脫歐與疫情積累不滿 北愛昔日動盪隱憂浮現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倫敦8日綜合外電報導)英國的北愛爾蘭近日有巴士遭劫持,街頭出現亂石紛飛與縱火,蒙面的暴動青年投擲汽油彈,攝影記者當街被攻擊…種種騷動顯示,英國脫歐與疫情,讓潛藏已久的不滿浮上檯面。

1921年愛爾蘭獨立戰爭結束後,北愛爾蘭選擇留在英國,但支持留在英國的聯合派與主張加入愛爾蘭的民族派在1960到1990年代的鬥爭武裝化,引發長年動亂。1998年,英國與愛爾蘭政府簽署「耶穌受難節協議」(Good Friday Agreement),推動北愛和平進程。

「紐約時報」報導,北愛近一週來的暴力場面彷彿重現往昔的動盪,凸顯23年來的和平進程有多脆弱。

英國脫歐後,諸多問題浮現,政壇認為北愛爾蘭新教徒(通常屬聯合派或保王派)怒火爆發有各種不同原因,但分析師都同意,迄今連續6晚的暴動已造成10人被捕、55名員警受傷,標誌著令人憂心的趨勢。

近日暴動中,不乏年僅13歲少年參與,震撼英國政壇,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與北愛分權政府今天都譴責暴力,呼籲冷靜並恢復秩序。

另外還令人擔心的是,最新一波暴力事件發生於北愛首府貝爾法斯特(Belfast)的敏感地區,地點位於新教徒社區與羅馬天主教徒社區的交界,恐怕引發報復。一般來說,聯合派多為新教徒,民族派主要是天主教徒。

部分人相信,有幕後組織利用教派之間的糾葛,以及對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防疫限制的不滿來生事、給警方找麻煩。雖然最近幾週緊張升溫,但近日的暴動可能早在數月前就已埋下種子。

去年6月,防疫措施雖禁止大型集會,北愛警方卻允許愛爾蘭共和軍(IRA)情報首腦史托瑞(Bobby Storey)的葬禮舉行;爭取北愛脫離英國加入愛爾蘭的IRA,正是當年發起暴力活動對抗英國政府的武裝團體。

當時約有2000人出席葬禮,其中不乏民族主義政黨「新芬黨」(Sinn Fein)高層;新芬黨曾被視為愛爾蘭共和軍的政治組織,現為北愛民主分權體系要角,支持者多為羅馬天主教派。

執法單位上週決定不對出席葬禮的賓客訴究違反防疫規定一事,這讓聯合派大為光火,抨擊獨厚新芬黨,並引發示威,要負責的警局局長下台。

紐時還指出,英國今年1月1日完成脫歐之後,北愛的緊張氣氛就已在醞釀。各方在脫歐談判期間,花了不少精力在防止北愛與愛爾蘭之間須實施貨物檢查。根據強生與歐盟達成的方案,北愛獲得特殊經濟地位,得以在英國與歐盟的貿易體系之間遊走。

然而,方案裡仍實施一些新的檢查措施,尤其是針對從英國本土運往北愛的貨品。希望與英國其他地方享有平等待遇的聯合派視這些措施為肉中刺,強生政府也未在北愛善盡溝通之責。

英國上議院保守黨成員、曾任6位英國政府北愛事務大臣幕僚的凱恩(Jonathan Caine)說:「聯合派內部瀰漫深層焦慮,感覺被遺棄,並認為這一切應該衝著共和主義者來,而不是他們」。愛爾蘭共和主義是一種政治運動,主張愛爾蘭在共和制度下是一個獨立的整體,視英國在愛爾蘭島任何地方的統治均屬非法。

凱恩表示,自英國與愛爾蘭於1998年簽署和平協議以來,一些聯合派分子始終不滿,「他們覺得共和主義者才是真正贏家,對方(共和派)好處占盡,自家(聯合派)一無所有」。

貝爾法斯特女王大學(Queen's University Belfast)政治系教授海華德(Katy Hayward)說:「我覺得(暴動發展趨勢)非常嚴重,因為我們可以看到情勢升溫容易、降溫卻難。」

她還說,脫歐震盪讓聯合派「覺得遭英國政府背叛,也感覺北愛在大英聯合王國內處境艱難,這股不安肯定會提高風險」。(譯者:陳亦偉/核稿:曾依璇)110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