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危受命 不負所託 胡宇方明年一月卸任智擎總經理 回歸台灣東洋

李盛雯
·5 分鐘 (閱讀時間)

匯流新聞網記者李盛雯/台北報導

智擎總經理胡宇方將在明年1月20日卸任,結束他一年七個月的借調,回到台灣東洋。台灣東洋表示,胡宇方過去長期在東洋服務,是負責微脂體及長效緩釋製劑兩大研發平台的最重要推手,也是東洋走向國際化的重要成員。對於他臨危授命,在過去一段時間接任智擎總經理,對智擎團隊的穩定、策略擬定及擘劃做出非常大的貢獻,身為智擎最大股東,台灣東洋對胡宇方表示感謝之意。

【CNEWS匯流新聞網】昨(16)日專訪胡宇方,談談他這一年七個月的心路歷程,從一開始的臨危受命、到穩定軍心、再為智擎招兵買馬、訂定未來目標,並延攬了和他自己背景相似、理念相通的新任總經理王宏仁,他為自己這一張智擎總經理的成績單,打了九十分。

以下是專訪紀要。

記:談談您當時臨危受命的過程?
胡:當時到智擎真的是臨危受命。我接手之前,董事會和經營團隊在理念上的摩擦及衝突非常大,我的第一個目標就是讓董事會和經營團隊能夠互相包容理解、共同合作,這一點,我自信做得還不差。

另一方面,過去的經營團隊,長達四、五年以上都沒有新的專案進來,整個團隊的士氣很挫折,也因此才有對董事會的怨氣;我盡量化解雙方歧見,讓兩邊能互相了解。

再下一步,我讓整個經營團隊和研發團隊重拾信心、重振智擎原來的專業。前三個月我深入了解,穩定軍心,接著全力衝刺,這期間處理也重整了很多的專案,讓公司真正在運作,真正往前走,而不像前幾年一直在動盪、一直在爭執。 這當中,董事會也給了我很多的支持。

接下來,就是要讓團隊有願景,而不只是有工作做而已,今年七月我提了十年工作計畫,先向董事會提出五年計畫。在那之前,我們先開了三天工作坊,集結了所有同仁的意見,我給出建議和引導,主軸都是來自同事們的共識;若非碰到疫情,智擎今年度是小有成就的,但疫情使整個發展往後延遲了一個季度,整體來說,還是相當程度地向前走。

現在東洋希望我回去,我認為我應該幫智擎把前一個階段給穩定下來,整個公司已經步上正軌,這段期間也為智擎招兵買馬,正準備要往前衝了。正在這個時候,有一個新的總經理要進來,我和他談過,我相信他能夠承襲我們基本的理念,而且能夠做得更好。

找尋新任總經理的過程我有參與,因為東洋要我回去,所以我必須幫忙找一個恰當的總經理,花了相當多功夫,終於找到王宏仁博士。他的背景和我相當像,他主要是化工化材方面,我是藥學系,但是我們做的工作很接近,都是製劑;他現在在波士頓工作,我回國之前也在波士頓工作,可以說我們背景相似、理念互通。

記:您回到東洋還是延續您過去的工作嗎?
胡:事實上,我原來東洋的工作並沒有停頓,東洋前面開發的微脂體和微球以及學名藥,已有相當程度的進展,再下去就是真正商業化:我們已經跟董事長和總經理報告過未來的十年計畫,這是我回去之後要衝刺的目標。

我過去在東洋已服務20年,東洋的研發團隊是我建立起來的。當初從零開始,如今有六十幾人,我現在回去,就是要重新衝刺了。就好像去當了救援投手,現在球隊有了新的投手,我也要回到我原來的團隊了。

記:您為您在智擎的工作打幾分呢?
胡:如果要為我自己打分數,我想我會給自己90分。我在東洋做了20年,在國外也待了10年,我認為我在研發方向和韻律上已經相對成熟;我去智擎的時候,智擎整個公司很不穏定,而我在大團隊和大方向上是有經驗的,處理起來還算沈穩、不急不緩。

我去的第一天,就公開跟智擎同事說:「我不會動任何一個人、我也不會改變任何規定,我們先磨合半年」,在這個過程中,平穩地度過半年,接著我就招募新人、衝刺新專案、提長程計畫,對於智擎的階段性調整,我應該有辦到,至於後面的衝刺,就交給下一棒了。

當時智擎狀況不穏,我算是在東洋相對被認為可以相信的人,在董事會中是可以跟大股東溝通的人;當時即使是其他在專業上有相當成就或能力的人,在2019年那個時候,應該也不太能夠承擔下來,剛好我有這個背景,我覺得我應該有達到智擎董事們的期許;先穩住陣腳,把內部組織調整好,等待下一棒的衝刺。

回想這一年七個月,我想我可以說我不負所託,相信下一棒接手之後,智擎一定會有很好的成績。球隊已經準備好了,新的投手也要上場了,期待智擎很快就能打出漂亮的安打。

新聞照來源:資料照片

《更多匯流新聞網CNEWS報導》

東洋代理新冠疫苗銷台破局是炒股? 陳時中最新回應「可以查」

台灣東洋代理BNT新冠疫苗破局! 指揮中心不埋單「兩大原因」曝光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