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黃捷沒有落跑…」

王尚智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資料照片)
(圖/本報資料照片)

罷捷失敗,投出的「不同意票」高出「同意票」甚多,當晚打給鳳山一位政治立場非藍非綠的好友堪稱在地中間選民,問他投了啥、怎麼看?他說:「想想一個小女生搞政治還是很辛苦啦!」話鋒一轉他接著說:「而且至少她人還在,她並沒有落跑!」

「落跑」兩字聽來有些回音懸盪,語氣依然聽得出在地人對韓國瑜至今的怨與恨。說來「罷捷」的最初起點確實是對「罷韓」的一種反制,雖說後來輾轉添上了萊豬風波與對民進黨的諸多不滿,但在傳出蔡英文力挺黃捷且「罷韓」打手wecare介入之後,韓國瑜的魂魄也在地方口耳閒聊間,再次被同時印入了選票。

朋友說他原本「沒興趣」也無心出門投票,但在投票前趙少康重回國民黨的旋風中,「韓國瑜」三個字頻頻出現,連同李佳芬、韓冰也多次被提及。「不爽!於是那個怨氣還是被拉起來了,」他形容說:「你們不會懂,那個高雄人眼睜睜看他落跑的恨啦!才1年而已,怎麼會以為大家都忘了?」

如此「在地心聲」不免令人咋舌,各種罷捷失敗的政治分析都鮮少提到鳳山在地對韓國瑜的「餘恨未消」。儘管主導罷免的清捷隊舉出了眾多黃捷年輕從政的失禮、失當,尤其對議長許崑源的「忘恩負義」,但顯然貼上這個嚴厲標籤的已經另有他人。韓國瑜在高雄的失敗,並非藍營可輕易忘卻不提的黃粱一夢,這是個關於「落跑」的深刻烙痕!而且即使萊豬等眾多民怨,也無法掩蓋或替代。

如此深刻的「烙痕」從罷韓到挺捷,當然不只是民進黨搞大內宣,或者長期高雄執政的教化、薰陶、催眠所致。相較於民進黨或小英外圍的介入力挺,主其事的陳其邁與高雄市府這回確實明顯保持了中立。對比著國民黨真正帶動著輪番有力攻擊,企圖槓桿撬動「萊豬民怨」混入罷捷的動機!甚至在媒體的聲勢也確實瀰漫了「一摘即落」的可能性。

對於罷捷的「可能失敗」雖說也並非沒有預期,但一張張「不同意票」在地湧出且最終遠遠勝出,背後的民心「思路」或至少「情緒」是什麼?顯然值得深深三思!在野黨唯一依存的政治能量,僅有「執政黨造成的民怨」,過去民進黨擅長操弄破碎民怨、無限放大直至巧奪政權,如今的國民黨面對民進黨執政明明眾多錯誤罄竹難書,卻始終難以順利「添柴加薪、燒聚成怨」,究竟原因何在?

不得不說國民黨即使落敗在野,自始至終仍有一股「原罪」般的民怨如同鬼魅纏身,此刻再多基層對綠營不滿,也無法直接轉化成對國民黨的支持。那正是因為國民黨的一種「辜負民心」已經成為深刻烙印!過去執政時官僚拖延且軟弱,黨內則爭權內鬥此刻依然不止,乃至2018年地方大選一度翻轉態勢雄起,卻因為韓國瑜「落跑」參選總統,徹底又將此「辜負民心」十倍百倍烙印於廣泛人心。

政治日夜紛紛,一向有「容易健忘」與「永誌不忘」之分。容易健忘的是「議題」,但永誌不忘的是「人格」!黃捷在高雄政壇的各種小扯小蠢,在她「一個小女生騎著摩托車」的宣傳片畫面中即使刻意美化,終究呼喚了民意中對「政治犯錯」容忍與原諒的人性尺度。「至少她沒有落跑」!一語道盡了眾多基層民心的界線與藩籬,訴說著韓國瑜被高雄封存的恩斷義絕,提醒著國民黨不該遺忘忽視的政治原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