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世隔絕23天 客服也盼望快離開

許依晨/北京直擊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為境外人員在北京隔離長達23天後「出關」,恢復自由身。(許依晨攝)
圖為境外人員在北京隔離長達23天後「出關」,恢復自由身。(許依晨攝)

「出關」後回想,還是難以想像,竟然能在一個房間裡足不出戶地待上21天,期間還得強制進行5次核酸檢測,無奈之餘,也深刻體驗北京對防疫「一刀切」的強勢做法。

記者這次赴北京駐點的時間點,正好碰上大陸全國兩會召開前夕,無論如何首都北京絕對不能出任何一絲差錯,對境外進京人員祭出史無前例的隔離防控措施。

隔離期間,北京方面對境外人員如何管控?首先,北京將14天的強制隔離於防疫所的隔離時間,再展延7天為21天。此外,這21天的時間均需待在同一個房間,三餐由隔離所配送,不能叫外賣,也不能接收親友送來的任何外來飲食,食物被嚴格控管,毫無「飲食自由」可言。

實際上待在房間隔離的時間超過「說好的」21天,不僅入住當天不計算,出關前夕為了等待核酸採檢出爐,又再加碼1天,前後長達23天22夜。

這一段與世隔絕的日子,考驗著每個人的身心狀態。隔離所規定,入住後的第3、第7、第14和第21天,都必須接受核酸檢測,最後一次檢測時,一天內得接受兩家不同機構的檢驗。

換言之,每隔幾天,就得開門讓檢疫人員以細長的棉棒探進鼻腔採樣,過程很不舒服,鼻腔深處既酸且脹,讓人不自覺流眼淚。但是,流眼淚並不算什麼,「肛測」才是令人感到難以接受且不解。

北京此前石破天驚推出「肛拭子」檢測,約莫於2月和3月間入境北京的境外人員都有可能被檢測,眾人在隔離期間每天提心弔膽,好在,兩會結束,或許是疫情防控繳出好成績,肛測便也莫名其妙地隨之取消。

另一方面,隔離期間一定要「找事做」。若有工作在身是最好不過,藉由忙碌的工作暫時忘卻處於「隔離模式」,若無正事好做,只能不停的追劇、簡單的健身等打發時間,讓自己不無聊。

這時候,來自親友的關懷顯得格外重要,收到的每一通電話、每一封訊息,都讓人備感溫馨,也能稍稍緩減焦慮不安的心情。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一群來自台灣熱心的「隔離群義工」創建許多「隔離群組」,提供最新隔離資訊給自台灣飛往大陸的台灣人,眾人在群組中分享各自的隔離生活,雖然互不相識,但有難同當,彼此打氣,在在都讓隔離小日子沒那麼難熬。

其實,不僅房客無聊,隔離所的服務人員也一道被關著隔離,期滿前皆被禁止離開。一名「客服」人員已一個月無法回家了,笑嘆「我們也很盼望你們離開」。

大陸多地近日已陸續放寬隔離政策,期盼疫情早日消失,讓眾人能自由出行。在北京隔離的這21天,成為難忘的一段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