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男友虐童致死 狠保母改重判

袁庭堯/高雄報導
·1 分鐘 (閱讀時間)
無照保母杜苡彤2015年與男友高嘉華聯手虐死2歲男童,一二審僅依傷害罪輕判3年6月,26日更一審逆轉,認定杜女為傷害致死共犯,重判11年10月,可上訴。(本報資料照/袁庭堯高雄傳真)
無照保母杜苡彤2015年與男友高嘉華聯手虐死2歲男童,一二審僅依傷害罪輕判3年6月,26日更一審逆轉,認定杜女為傷害致死共犯,重判11年10月,可上訴。(本報資料照/袁庭堯高雄傳真)

高雄狠心無照保母杜苡彤2015年與男友高嘉華涉嫌聯手虐死2歲許姓男童,一二審僅認定高男傷害致死,杜女僅犯傷害罪輕判3年6月,26日更一審逆轉,法官認定杜女對男友惡行不加阻止、造成悲劇亦是共犯,重判11年10月,可上訴。高男部分,一審遭判12年,二審改判11年10月,上訴至最高法院時遭駁回定讞。

判決指出,2015年9月杜女受託每周五天、全天候照顧男童,疑似因為男童常哭鬧、吵醒杜女同時照顧的2名幼童,高男竟提議施暴懲罰,以毆打、罰站罰跪,嘴巴塞布綁雙手,甚至故意抽菸、將濃煙強灌至男童口中。

杜女常用Line提醒高男「不要留下疤痕」、「我今天不小心失手打了兩次了哈哈」,高男也曾回「我在想今天要怎麼玩他」。

不到一個月,男童某日全身癱軟、陷入昏迷,送醫搶救6天無效。高男及杜女雙雙否認虐童,但法官根據對話紀錄、解剖報告及監視器畫面,認定男童死亡是高男多次大力掌摑所致,杜女僅「傷害」罪。上訴至最高法院時,法官質疑杜女是共犯,原審有調查未盡之處,撤銷發回更審。

更一審合議庭認為,縱使男童死亡結果並非由杜女直接出手傷害造成,但以她當保母知識、經驗,應知道高男對男童的傷害行為部位若在頭部恐會致死,卻未作防範,仍與高男共同施暴,認定她跟男友都是傷害致死共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