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界罷工不稀奇 國際案例顯示罷工時間拖越久民眾支持度越低....

楊涵之

從歐洲到南美洲,各國的航空業者皆有罷工的前例。(圖片來源/pixabay)

華航罷工邁入第6天,勞資經過數次協商後,在疲勞駕駛的部分已有共識,預計將於明(14日)針對其他訴求談判;這次罷工引來高度的關注與討論,台灣航空企業罷工事件並不多,但若放眼國際便能發現,其實航空罷工一點也不稀奇。

歐洲最大廉航多次多國罷工

歐洲最大的廉價航空「瑞安航空」(Ryanair)機組人員於去年多次發起大規模的罷工,包括德國、義大利、西班牙、比利時、荷蘭等歐洲國家皆參與行動,主要目的是改善職員的工作條件。

去年夏天開始,不同國家的瑞安機組斷斷續續都有罷工行動,前後取消了逾600班航班,影響超過10萬名乘客,不過因爲有提前預告罷工,旅客大多有收到航班停駛的通知、又或是得到航空的補償方案;只不過連續罷工已讓瑞安的名譽重挫,喪失消費者的信賴。

由於瑞安是跨國航空,協商的情況又更為複雜,最終瑞安與不同國家的工會談出不同的條件,基本上資方都做出一定的妥協,提升機組成員的工作待遇;值得注意的是,該罷工的損失也明顯地呈現於有參與罷工國家的財務報表上。

阿航罷工9天,機場一度有2萬多名旅客滯留

除了歐洲外,阿根廷航空(Aerolineas Argentinas)也在去年曾有多次罷工活動,其中最受矚目的是於G20高峰會前的24小時罷工,當時的抗爭的主因是為了避免通膨導致實質薪資下降,員工要求加薪26%,但公司只同意16%。

阿航為阿根廷國營企業,也是國內最大的航空公司,佔國內客運9成以上的市場,該罷工導致阿根廷空運幾乎陷入停運,影響超過9萬名乘客,甚至造成約2萬5千人滯留機場的情景;罷工僵持9天以後,由於阿根廷各界強烈的不滿,讓勞資各退一步,達成協議。

不過阿根廷今年又再次面臨罷工危機,阿根廷航空機師協會(The Argentine Association of Airline Pilots,APLA)為了抗議政府有意開放阿航聘用外國機師的政策,揚言要罷工48小時;在官方召開緊急會議後,APLA表示,官方已經撤回相關規定,因此一切工作將照常進行,避免再一次罷工的經濟損失。

社會支持度通常隨罷工時間延續而下降

其實,由於機師養成不易,並不是隨便找個人就可以來開飛機,所以機師罷工在國際上不算新鮮事,不管是針對薪資、待遇、或是限制外國機師等,都是常見的訴求,造成的損失通常也都頗可觀,合不合理,則見仁見智;不過罷工時間拖得越久,民眾的支持度通常都會下降,而在多數罷工行動中,社會輿論都有一定影響力。

就華航罷工目前的談判而言,至少在疲勞駕駛的部分已有共識,機師的福利確定會提升;後續談判的關鍵就在於罷工合理性與福利追求間取得平衡,工會目標應為在反彈罷工聲浪擴大前,盡力為勞工爭取保障,避免衍生更多的損失與社會分歧。

更多信傳媒文章

華航機師罷飛!
工會鬧分歧 79人拿回檢定證
暫緩招聘洋機師 學者批歧視
今戰「撤換高層」 華航取消航班有變動
工會失言次長怒 疲勞談判狀況多
1家6口滯留瑞士 砸12萬搶別航頭等艙返台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