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影一二》桃園新屋無水稻田 稻穀乾癟稻葉焦黑 死寂景象怵目驚心

新頭殼newtalk |張良一 桃園新屋報導
·3 分鐘 (閱讀時間)
今年十月中旬農委會宣布,因水情吃緊,桃竹苗部分農田停止供給灌溉用水,由於當時正值二期稻作的抽穗期,正需要大量的水份,但是,經過一個多月,位在桃園新屋區西濱沿線的稻田無水灌溉,正在結穗的稻子變成乾癟的空包彈,整株稻子枯死,稻田龜裂,呈現一片令人怵驚心的死寂狀態。   圖:張良一/攝
今年十月中旬農委會宣布,因水情吃緊,桃竹苗部分農田停止供給灌溉用水,由於當時正值二期稻作的抽穗期,正需要大量的水份,但是,經過一個多月,位在桃園新屋區西濱沿線的稻田無水灌溉,正在結穗的稻子變成乾癟的空包彈,整株稻子枯死,稻田龜裂,呈現一片令人怵驚心的死寂狀態。 圖:張良一/攝

[新頭殼newtalk] 今年10月中旬農委會以水情嚴峻為由,宣布桃竹苗地區1.9萬公頃的農田停止供給灌溉,由於正值二期稻作的抽穗期,引起許多農民的錯愕,認為再過一個多月就可以割稻,為何此刻要停止供灌?一個多月來,桃園觀音、新屋地區的稻田,因為水圳沒有灌溉用水,正在抽穗的稻子沒有水份而變成變成乾癟的『空包彈』,連續一個多月的陽光曝曬,稻穀枯黃、稻葉焦黑、水田龜裂,西濱公路沿線廣闊的農田,看不見巡田水的農人,連麻雀也不來,死寂一片,令人怵目驚心,這是台灣幾十年來未曾出現過的現象。

今年台灣首度面臨汛期期間沒有颱風過境,沒有颱風沒有大量降雨,水庫蓄水量沒有進帳,還逐日往下探底,水情嚴峻,導致56年未曾出現過的旱象。桃園觀音、新屋沿海,西濱公路兩側的稻田本來就位在灌溉水圳的末端,附近也沒有溪水可以抽取,當地農民表示,農委會宣布停止供灌的同一時間,水圳再也看不到一滴水,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正在抽穗的稻子變成空包彈焦黃枯死。

一位在新屋種植三分多地稻子的農民表示,農政單位在宣布停止供灌後派空拍機來拍攝確認田裡種植的是水稻後,大約兩週就領到補償金。他覺得今年沒有颱風,缺水是天意,能領到補償金,不至於虧錢,也沒有什麼怨言。他在枯黃的稻田旁種了一些冬季蔬菜,靠著稻田旁的一口水井澆菜,他說就種到無水可澆為止。

劃分台中市與苗栗縣的大安溪是台中與苗栗地區的農田的主要灌溉水源之一,灌溉面積達一萬公頃,入冬後降雨稀少的大安溪,溪水只剩下涓涓細流,更遑論供水給鄰近的農田。大安溪河床呈現一片乾涸狀態,芒草因缺水而枯黃。苗栗縣苑裡的稻農邵清敏說,他看到中南部一期春耕也要停止供灌的新聞時,就有心理準備,桃竹苗停止供灌可能會持續到明春的一期稻作,可能無法再種稻,他打算種植耐旱的玉米、花生和甘藷,因應這一波缺水危機。

台灣近年來極端氣候頻繁出現,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日前也提出因應氣候變遷的調適策略,包括:輔導農民利用更省水資源的農業技術、增設引水蓄水設施、加強大區輪作制度以及長期性的加強涵養山坡地水源、佈建智慧灌溉系統、研發耐旱品種……等措施,以面對未來更嚴峻的自然挑戰。

更多新頭殼報導
良影一二》鰻魚苗大出 扒鰻苗人拼年終 無奈疫情攪局收入大減
良影一二》彩色魚寮幸福夢幻 扒鰻苗人風霜外露 交織成獨特的冬日海灘風景

正在抽穗的稻子正需要大量的水份與養份,但是沒有灌溉水引進田裡,稻穀只能面對夭折的厄運。   圖:張良一/攝
正在抽穗的稻子正需要大量的水份與養份,但是沒有灌溉水引進田裡,稻穀只能面對夭折的厄運。 圖:張良一/攝
這些剛抽穗不久卻遇上停止供給灌溉用水的措施,稻子呈現乾癟狀態,雖然結穗滿滿,稻殼內卻空無一物,連麻雀都不來吃。   圖:張良一/攝
這些剛抽穗不久卻遇上停止供給灌溉用水的措施,稻子呈現乾癟狀態,雖然結穗滿滿,稻殼內卻空無一物,連麻雀都不來吃。 圖:張良一/攝
桃園新屋地區的一處稻田,稻子還沒結穗就因沒有灌溉用水而枯死,田裡不再是青綠綠的稻葉,而是一片焦黃狀態。今年因沒有颱風進門,沒有大量降雨,終至出現旱象,一片枯黃的稻田,也是台灣幾十年來未曾出現的景象。   圖:張良一/攝
桃園新屋地區的一處稻田,稻子還沒結穗就因沒有灌溉用水而枯死,田裡不再是青綠綠的稻葉,而是一片焦黃狀態。今年因沒有颱風進門,沒有大量降雨,終至出現旱象,一片枯黃的稻田,也是台灣幾十年來未曾出現的景象。 圖:張良一/攝
一大片乾枯的稻田、焦黃的稻穗凸顯旱象的嚴重性。   圖:張良一/攝
一大片乾枯的稻田、焦黃的稻穗凸顯旱象的嚴重性。 圖:張良一/攝
桃園新屋地區的一處農田因無水灌溉,造成土地龜裂,稻田裡的田螺也因缺水而乾死。乾旱導致土地貧瘠與生長其中的昆蟲田螺等生物死亡,對環境生態的影響相當嚴重。   圖:張良一/攝
桃園新屋地區的一處農田因無水灌溉,造成土地龜裂,稻田裡的田螺也因缺水而乾死。乾旱導致土地貧瘠與生長其中的昆蟲田螺等生物死亡,對環境生態的影響相當嚴重。 圖:張良一/攝
枯黃的稻穀、焦黑的稻葉,蕭瑟的北風下,大地瀰漫著一股令人不安的氛圍。   圖:張良一/攝
枯黃的稻穀、焦黑的稻葉,蕭瑟的北風下,大地瀰漫著一股令人不安的氛圍。 圖:張良一/攝
一位農民看著她的菜園旁的一片焦黑的稻田。她的先生也在附近種了三分多的稻田,也是同樣的乾枯狀態。而他們的菜園因園裡有一口水井,尚能澆菜,她說,就種到無水可用為止。   圖:張良一/攝
一位農民看著她的菜園旁的一片焦黑的稻田。她的先生也在附近種了三分多的稻田,也是同樣的乾枯狀態。而他們的菜園因園裡有一口水井,尚能澆菜,她說,就種到無水可用為止。 圖:張良一/攝
桃園新屋西濱公路沿線的稻田位在灌溉水圳的末端,加以附近沒有溪水可以取用,當農委會宣布桃竹苗地區因水情吃緊停止供灌後,田裡的稻子就一天一天的枯死。在田頭田尾守護稻田的土地公,也只能徒呼負負的見證這幾十年來未曾出現過的旱象對稻田的衝擊。   圖:張良一/攝
桃園新屋西濱公路沿線的稻田位在灌溉水圳的末端,加以附近沒有溪水可以取用,當農委會宣布桃竹苗地區因水情吃緊停止供灌後,田裡的稻子就一天一天的枯死。在田頭田尾守護稻田的土地公,也只能徒呼負負的見證這幾十年來未曾出現過的旱象對稻田的衝擊。 圖:張良一/攝
苗栗明德水庫蓄水量持續下降,2日的水庫水位降到50.59公尺,距離滿水位的61公尺,已下降10公尺,蓄水量只有209萬立方公尺。大壩區的閘門下,一片乾旱,沙土龜裂。   圖:張良一/攝
苗栗明德水庫蓄水量持續下降,2日的水庫水位降到50.59公尺,距離滿水位的61公尺,已下降10公尺,蓄水量只有209萬立方公尺。大壩區的閘門下,一片乾旱,沙土龜裂。 圖:張良一/攝
兩隻白鷺絲站在明德水庫已然乾涸的沙洲上覓食,白鷺絲週遭的沙土因水位下降而龜裂,加上如白骨般的枯樹,猶如末世景象。   圖:張良一/攝
兩隻白鷺絲站在明德水庫已然乾涸的沙洲上覓食,白鷺絲週遭的沙土因水位下降而龜裂,加上如白骨般的枯樹,猶如末世景象。 圖:張良一/攝
劃分台中市與苗栗縣的大安溪是台中與苗栗地區的農田的主要灌溉水源之一,灌溉面積達一萬公頃,目前無水庫及調節池等水利措施,有鑒於旱象帶來的缺水風險越來越嚴重,農委會正研議加強引水蓄水設施。圖為入冬後降雨稀少的大安溪,河床呈現一片乾涸狀態,芒草因缺水而枯黃。   圖:張良一/攝
劃分台中市與苗栗縣的大安溪是台中與苗栗地區的農田的主要灌溉水源之一,灌溉面積達一萬公頃,目前無水庫及調節池等水利措施,有鑒於旱象帶來的缺水風險越來越嚴重,農委會正研議加強引水蓄水設施。圖為入冬後降雨稀少的大安溪,河床呈現一片乾涸狀態,芒草因缺水而枯黃。 圖:張良一/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