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弗森專欄】先撇開政治正確,迪士尼真人版《花木蘭》到底值不值得觀看?

·7 分鐘 (閱讀時間)
《花木蘭》
《花木蘭》

(以下有雷,請斟酌閱讀)

經典動畫真人版勢不可擋

近幾年,迪士尼吹起經典電影改編成「真人版」的風潮,繼《黑魔女:沉睡魔咒》(Maleficent, 2014)、《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 2017)、《小飛象》(Dumbo, 2019)、《阿拉丁》(Aladdin, 2019)、《獅子王》(The Lion King, 2019)等真人版鉅片後,接著就是這部1998年紅透半邊天的迪士尼經典動畫的《花木蘭》(Mulan, 2020)。

而迪士尼目前已在著手《白雪公主》(Snow White and the Seven Dwarfs)、《小美人魚》(The Little Mermaid)、《小姐與流氓》(Lady and the Tramp)等這幾部經典電影真人版的進行。

一部命運乖舛的電影

《花木蘭》原訂於今(2020)年3月26日上映,不過卻因疫情延至8月21日,之後疫情越加失控,迪士尼甚至直接不在美國戲院上映,而選擇在自家影音平台Disney+上播出,不過台灣市場似乎沒有受到影響。但比起疫情與平台因素,《花木蘭》在港澳地區備受關注的理由,竟不是電影本身,卻是擔綱女主角的美籍華人劉亦菲的個人政治意識。劉亦菲的政治傾向硬是搶走港澳觀眾對於電影本身的關注。在台灣,尚未上映前,許多觀眾表示無法接受劉亦菲的政治表態,而寧可選擇不進電影院觀看,堅決表達不支持。但是詭異的是,《花木蘭》在台灣上映地一週,票房卻出奇的好,不僅不受影響,還熱度不減。於是,假若不考慮「政治正確」的疑慮,《花木蘭》到底值不值得觀看呢?

不同於動畫的設定

在這部真人版《花木蘭》中,有些設定不同於1998年的動畫版,包括:

1. 外敵的設定從匈奴人變成柔然人,首領單于則變成布利可汗(李截 飾)。

2. 原先單于身旁的老鷹,變成協助布利可汗奪取中原的女巫仙狼(鞏俐 飾)。

3. 花家祖先派來保佑木蘭(劉亦菲飾演)的木須龍和蟋蟀消失,鳳凰取而代之。

4. 動畫版木蘭為家中獨生女,電影版木蘭則有一個妹妹花秀(曾曉童 飾),而且動畫版裡的木蘭奶奶亦無出現於真人版中。

5. 李翔將軍的角色變成木蘭的軍中同袍陳宏輝(安柚鑫 飾)。

6.「真氣」的設定:真人版中添加了「氣」的元素,它源自於中國道教,類似武俠小說的「內功」(或是理解為動漫「查克拉」也可以),為一種體內流動的能量。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關於父權與賦權

《花木蘭》這個女中豪傑的故事太過於深植人心,不論是哪個版本,這個故事的核心都在於——賦予生存於父權社會底下的女性,更多的權力。

對性別職責的要求

花周(木蘭父親,馬泰 飾):「我是個父親,我的工作是在戰場上為我的家族帶來榮耀;你是女兒,做好你的職責。」(I’m the father. It’s my place to bring honor to our family on the battlefield. You are the daughter. Learn your place.)

這是木蘭選擇秘密代父從軍的前一晚,父親訓她的一席話,讓人想起孔子所謂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概念——你是什麼身分,就該做什麼事、盡什麼樣的責任。保家衛國是男人的責任,而嫁得好、照顧家庭的責任,則落到了女人身上。

塑型「理想女性」的形象

木蘭自忖:「你必須把你的氣藏起來。」(You must hide your chi.)

這是木蘭在軍中和同袍比劃時,因不小心嶄露過人的身手而感到自責的一句獨白。看似簡單的一句話,其實背後可能也是大有深義,你有想過,為什麼能力強的女人,多數時候可能要裝傻裝笨、不能太過鋒芒畢露呢?

因為在父權體制下,除了對於女性性別有制式的期許外,更致力於將女性塑造成男人心中的「理想模樣」——女子無才便是德、三從四德等等。這些對女人的規範多不勝數,背後都隱藏著一個以男人為重心的脈絡,試圖全面矮化女人。

同時,若是某個女性的形象,與整個社會的主流意識相抵觸,就會被視為異類異端,女性往往只有兩種選擇:

第一:選擇委屈自己,把真實的自我隱藏於內心深處,並把自己雕塑成社會期許的模樣。

第二:忠於自我,活成自己心中真實的樣貌;不過,代價往往會是孤獨而不容於社會。女巫仙狼就是終於自我的實例,她空有一身武功絕活,卻飽受無容身之處的孤寂。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而《花木蘭》的故事之所以能夠流傳千古並且讓人如此著迷,就是因為她在父權體制下不只打破性別規範,證明「男人做得到,女人也可以,甚至還更好」之外,更勇敢且成功地活出自己真誠且喜歡的模樣。花木蘭作為一個偶像,呈現在父權的社會體制之下,女人也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選擇成為自己期待的模樣。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做回你真實的模樣,活成你喜歡的面貌

片中對於「真」有不少的著墨。值得特別一提的是木蘭和仙狼首度交手卻落敗的對白。

仙狼:「你是誰?」(Who are you?)

木蘭:「我是花軍,帝國軍隊的士兵。」(I’m Hua Jun. Solider in the emperor’s Imperial Army )

仙狼:「你會在假裝成另一個人的身分下死去。」(Then you will die pretending to be something you are not.)

剛開始木蘭之所以會戰敗,那是因為木蘭在女扮男裝之時,隱藏自己的真實身分,同時壓抑自己的真氣,以至於搏鬥不過仙狼。

但是木蘭在大難不死之後,選擇面對最真實的自我,才能讓真氣得以發揮。打鬥的輸贏或是真氣的發揮,都不是重點,更重要的關鍵是——唯有活出自己喜歡且真實的樣貌,自我的天賦才有機會發光發熱。

換個角度來看,如果一個人至死之前都不曾活出自己喜歡的劇本,這條人生道路,不就白走一遭了嗎?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撇除政治正確的話題不談,單從故事結構、演員演技、氣氛營造和畫面構圖,整體內容與技術,都相當整齊一致。劉亦菲確實將智勇雙全的花木蘭,詮釋得很到位,並且將這老掉牙的故事,演繹得活靈活現。客觀來說,《花木蘭》真的不難看呀!若說要有可惜之處,就是有些歷史元素的考究不甚到位,雖然觀眾可以感受到迪士尼在片中,刻意想要營造中國文化的氣氛,但卻始終圍繞著一股奇怪又揮之不去的美國味。

這部真人版《花木蘭》雖不如當年動畫般經典,但卻也不是糟糕至極的作品。仔細觀察,還是能見電影創作背後的深意和用心。

【關於作者】

艾弗森

從事數位行銷數年,曾在科技業服務也做過金融媒體領域,待過上市公司也做過新創事業,對於文字的熱愛卻始終未減。喜歡攝影及創作,更熱愛用電影說故事,用深度影評帶你看見不一樣的人生思維。

臉書專頁「艾弗森的蚊輕電影院

個人網站「艾弗森的蚊輕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