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東人的哀愁?為何搭火車也不安全

·4 分鐘 (閱讀時間)

台鐵70年來最嚴重的交通事故,再度掀開了東部民眾心中的傷疤,從台北到台東,400公里的歸鄉之路,尖峰時期的火車票永遠不夠,讓北漂的東部人必須冒險買站票回家,這次408太魯閣車次就賣出了120張站票。有人說台鐵應該盡速民營化以改善體質,但這真的是釜底抽薪的辦法嗎?

在橄欖樹下自己搭建的樹屋唱著流浪的歌曲,他是北漂30幾年的台東人。每次講到故鄉,都會流下男兒淚。

北漂台東人 許宴國:「在台東工作的話,大部分的話都是從農啦,但是從農,你有時候閒暇之餘的時候,真的是很不好找工作。」

雖然在台北經營工程,工作有成,許宴國為了不跟家鄉的親友競爭,不願意將事業移轉回池上。而旅居台北的日子,一晃眼就來到了中年。

北漂台東人 許宴國:「我在這裡就是,把我現在賺的積蓄去投資我的故鄉,能讓我的故鄉更好更美麗。」

因為不太會使用台鐵的訂票系統,這台工程車也變成許宴國往返故鄉的交通工具;但是,工程車無法走雪山隧道,一趟返鄉之旅,400公里的路程,往往得開上八小時。這次清明節他沒有返鄉,台鐵發生事故後,他接到許多問候電話。

北漂台東人 許宴國:「很感慨也很遺憾,不是我們住台東的人,還是住花蓮的人一定是該死,我講不好聽一點,我們的車已經開到100、110(公里)了,我們必須還要繫安全帶,那你站票的人,一事故的時候,它的衝擊力是多少。」

這次事故當中,衝擊最大的就是買站票回鄉的年輕人。台鐵統計,站票總共賣出了120張。

台鐵太魯閣號408車次列車長 李維綱:「激烈的錯動,停下來,後來我打開車門,發現前面這邊都出軌,每一節車廂都是大概52個人左右,今天是滿座,還有站票。」

而會買站票的,大多是年輕人。

太魯閣號408車次乘客家屬 黃媽媽:「打電話也不通,我們也知道他坐那班,所以就一直尋找他。」

早在2008年,一群北漂讀書的大學生就組成了「花東青年要車票聯盟」,向交通部要求釋出更多火車票。當時,參與抗爭的蔡中岳,還在台北讀大學。

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 蔡中岳:「過年要訂票都是要兩周前要訂票,那時候是早上六點就可以訂票,我們就五點多開記者會,在台鐵門口連網路現場給大家看,現場幾秒鐘票會搶完,差不多就是6:02就會買不到票。」

2012年,花東青年再度向政府提出「過年返鄉不要站火車」的訴求。

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 蔡中岳:「2013、14年的時候,那時候每天在吵的是陸客搶我們的車票,那後來陸客沒有了,是島內的觀光客,然後所以開始推出實名制,所以其實認真說來,從我們2008年出來爭車票到現在,制度上面一直有在做一些調整。」

從2008年到現在,台鐵已經在東部火車的單日座位數增加了一萬個左右,但是碰到連假的尖峰時期,還是一票難求。車速快的太魯閣號或普悠瑪號,因為不能加掛車廂,只好出售站票,不少人都願意一路站回家。

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 蔡中岳:「某種程度的根本之道是,如果人的離鄉的人潮永遠都是那麼多的時候,那當然就是返鄉會有這麼多人要回來嘛,再加上觀光的發展跟期待,那這個東西如何把這個陸網建構好,它確實就滿關鍵的。」

在這個當口,台鐵是否應該民營化以改善體質,也再度引起討論。

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 蔡中岳:「工程是由鐵路工程局來執行的,所以很顯然的是鐵工局的SOP(標準流程)出了問題,如果今天所謂的台鐵民營化,沒有要處理鐵路工程這一段的時候,那很抱歉,這個問題也還是存在。」

東部工作人口南北漂移的社會結構,背後充滿無奈。台鐵70年來最嚴重的交通事故,掀起的不但是民眾的集體傷痛,還有對台鐵改善品質的殷切期望。這次到底能不能讓主管機關痛定思痛,恐怕還會是個問號。

採訪撰文:許斐莉

更多 大愛新聞 報導:
同體大悲虔誠祈禱 藝術治療弭平不安
嘉義新港為單親爸找回生活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