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唇顎裂寶寶 跨越百公里北上求醫

花蓮縣 / 綜合報導

花蓮豐濱鄉,一名才三個多月大的寶寶小傑,遺傳自爸爸,出生就患有唇顎裂,東部醫療資源有限、得靠台北的醫師團隊、深入偏鄉,才能幫他看診。不過唇顎裂寶寶,要把握手術黃金期,於是醫療團隊,帶著小兔子,跨越兩百多公里,從花蓮到台北進行手術。小兔子的奇幻旅程上集,一起來看!

2020年十月,在花蓮、靠海的豐濱鄉,我們遇見了才剛出生三個多月的寶寶、小傑,他遺傳自爸爸,出生就患有雙側性唇顎裂,他的爸媽都喊他小兔子。小傑的嘴巴,必須戴著牙蓋板,牙蓋板上的撐鼻器,則是用來改善他的鼻型。一開始,小傑媽媽在診所產檢,沒有發現異狀,生產前到門諾醫院檢查,才確認孩子患有唇顎裂,面對即將到來的小生命,這個家庭一度陷入煎熬。

小傑媽媽王富妹:「有的人會講說,為什麼不早點發現,然後就是不要生,就是沒辦法就是生命,如果拿掉也是很可憐。」小傑爸爸林志彬:「後來跟我的我家人講,小孩子跟我一樣,他們說要逼我說要拿掉,後來我說都有了,為什麼要拿,慢慢地安撫家裡的人,後來才慢慢想說要生下來。」

心疼孩子,小傑爸爸更回想起自己童年的遭遇,而命運會不會複製在孩子身上呢?小傑爸爸林志彬:「(小時候)我一回家我就不會出去了,因為人家以前都嘲笑我啊,我這個調整的時候,年紀已經比較慢了,後來像他這種還是可以,還可以補救回來。」

平時小傑爸爸在花蓮壽豐鄉工作,領有低收入補助,家中還有多個孩子,我們全程記錄發現,唇顎裂寶寶的誕生,弱勢家庭面臨就醫壓力,變得更弱勢。花蓮門諾醫院社工師陳筠錚:「從他們家裡到門諾醫院來這邊就診,車程就要一個多小時,像醫材包括他臉上需要用的,防水膠人工皮,都必須到花蓮市來採購才有辦法。」小傑媽媽王富妹:「因為坐公車的話,我還要帶小的,又要轉車,公車又很少,好像三班而已。」

花東醫療院所,沒有唇顎裂或顱顏專科,像小傑這樣的案例,得靠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的陳國鼎醫師團隊、深入偏鄉,才能幫他看診,不然就得北上就醫。

唇顎裂寶寶,第一期唇鼻修復手術黃金期,是滿三個月左右,2020年10月26日這一天,看完牙科,北醫團隊啟動醫療外接行動,要將小傑送往台北,進行第一次的重建手術。

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顱顏中心主任陳國鼎:「雙側裂手術的要求度,都比一個單側裂要大,(術後)恢復期他所需要的營養情況,也比單側裂要求要高,我們把他接來好好把他餵養,手術過程可以比較平順。」

暫時離開爸媽,也沒有家人陪伴,但小傑別怕,很多醫師護士、叔叔阿姨會守護著你。克服了城鄉與距離,小兔子的奇幻旅程正要開始,一段跨越兩百多公里的求醫之路,也是小傑能否改變人生的起點。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