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公投脫歐一周年得到什麽?

全球話視野

作者:尹子軒

 

風雨飄搖的保守黨政府,在本周正要開始和歐盟的脫歐談判。

照片來源:中央社
照片來源:中央社

英國脫歐從前首相卡梅倫舉行公投到今日已經接近一年,脫歐派聲稱帶來的益處不見蹤影,倒是英國經濟連帶英鎊一起下墜,脫離歐盟帶來的政治地震更是延綿至今,連帶英國政府脫歐談判的姿態亦放軟。

曾經被脫歐事務大臣稱之爲“夏天最大爭議” (“row of the summer”)的脫歐項目談判時間表,在談判的第一天英國便已經必須低頭,倫敦將無法如大選前保守黨承諾過一般,在和歐盟商談好脫歐的費用之前和歐盟談及任何有關於自由貿易協議的議題。

脫歐造成的經濟惡果漸顯,首相文翠珊的内閣在大選又未如預期比數勝出,被迫顧及到北愛民族統一黨(DUP)和歐盟的矛盾立場,英國本來已經充滿不穩定性的將來,將無可避免地更灰暗。

 

硬脫歐的雙刃難題

以剛剛由保守黨政府擬定,女皇發佈的演説爲準,英國將會順從首相文翠珊一直以來堅持的“硬脫歐”路綫,從歐盟單一市場以及關稅聯盟脫離。

在其他在競選時較具爭議性的議題,比如退休金以及冬季燃料補助等等都在這一次演説中未有提及,“硬脫歐”政綱路綫可以視爲本屆倫敦政府最為著重傳遞給選民的決策之一,大選後關於文翠珊會否因爲大選失利而調整脫歐路綫的議論亦隨之消失。

根據目前的下議院形勢,因爲下議院650個議席,扣除議會長,以及不宣誓就職的7名新芬黨議員之後,保守黨依然佔多數(317席)的關係,除非又一次舉行選舉,英國將會全面和歐盟割裂。

首先,歐盟單一市場對於英國經濟來説至關重要,恐怕不是新聞。但是,正如歐盟並不單止是一個貿易聯盟,脫離歐盟的後果亦絕不止會在經濟上體現。

無論是英國原本作爲美國和歐洲橋梁,曾經和美法德比肩處理蘇聯解體問題的地位大爲退步之外,脫歐後果首當其衝的莫過於聯合王國的團結。尤其是英倫三島境内對於歐盟向往,又存在獨立呼聲的蘇格蘭和北愛爾蘭等地。

雖然今次選舉蘇格蘭民族黨失去部分席位予工黨以及保守黨,但是在蘇格蘭的核心地帶依然是絕大多數,而且蘇格蘭不只在社會政策趨向上和歐陸更為接近,歐盟的共通農業政策(Common Agricultural Policy)以及地區融和政策(Regional policy and cohesion fund)對蘇格蘭農業以及經濟上的補助亦至關重要。

從蘇格蘭政府的數據可以看到,2002-2015年蘇格蘭對歐盟(不含聯合王國)的出口額都在90-120億英鎊上下浮動,佔總出口的15%左右。

當一旦脫歐,除了經濟上蘇格蘭向歐盟出口會遭受到衝擊之外,失去了歐洲市場作爲制衡砝碼和歐盟津貼的蘇格蘭出口品從一個同樣受脫歐打擊的聯合王國市場獲利亦不甚樂觀。

種種因素足以再次讓蘇格蘭獨立的公投呼聲再起,在硬脫歐的陰影下本次大選對於蘇格蘭民族黨不過是一次小挫折而已。

北愛爾蘭的問題則更爲複雜,目前和保守黨正在討論共組政府協議的北愛爾蘭統一民族黨(DUP)雖然是整個北愛爾蘭唯一的脫歐黨派,立場堅定,但是卻在脫歐之後北愛爾蘭和愛爾蘭之間應否樹立邊界的問題上和 “硬脫歐”路綫相衝—畢竟北愛爾蘭和愛爾蘭之間近百年的武裝衝突直到1998年的《受難節協議》才稍微止息,沒有任何一方希望觸動愛爾蘭邊界的平衡。

但是,同時間保守黨卻為英國選民許下了大幅減少歐盟移民的承諾,擁有英國對歐盟唯一陸地邊境的北愛,在脫歐商談中堪稱計時炸彈。

 

脫歐未至 通脹先行

脫離歐盟,除了在政治上會對於英國造成極大的分裂和麻煩之外,當然在經濟上亦有相當的衝擊。

如果依照首相文翠珊先前所講,“沒有協議比獲得一個對英國不利協議好” (”no deal is better than a bad deal”)的話,恐怕兩年脫歐協議商談期限過後,脫離單一市場會馬上對於英國作爲出口國的經濟造成極大衝擊。

英國要在沒有協議的情況下脫歐,以世界貿易組織協議為英國和歐盟的關稅基礎的話,根據英國工業聯合會(Confederation of British Industry)會長Paul Drechsler的估計,九成的英國出口將會受到影響。

而根據英國海關及稅務總處的數據,自06年起英國對歐盟的出口每年都穩定在1300億英鎊上下浮動,亦即出口總額一半左右,其中又以對歐盟規管條例非常敏感的重工業產品和化學加工品為大宗:2016年中的數據顯示由運輸工具,核工業部件,原油以及電子產品和醫療用品等的出口品佔英國對歐盟出口接近一半。

更嚴峻的是,根據前英國貿易特使,現任英聯邦企業及投資委員會會長(Commonwealth Enterprise and Investment Council)Marland男爵表示,英國賴以爲生的服務業,包括金融,幾乎肯定需要用比脫歐限期兩年更長的時間去商討一個過渡協議,如果談判不破裂的話。

這一切的不穩定性對於投資者的信心都反映在匯率裏,英鎊兌美元從脫歐公投前的1.48左右暴跌到接近一年之後的1.27, 預示了談判的艱難。

匯率的下跌直接導致了依賴入口的英國人生活,尤其是在食物價格以及燃料價格上:英國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從脫歐前的0.6%左右飆升到五月的2.9%,為G7内最高,亦是英國四年來最高的通脹率。

在英國平均工資增長緩慢的情況下,通脹率已經超過了許多英國市民加薪的幅度。

這還衹是英國尚未脫歐的情況,一旦英國脫歐而過渡協議條件不利英國,極爲依賴歐洲零件的英國工業出口,以及歐洲資金的英國金融業將會引發的漣漪效應將會更廣。

 

事到如今,脫歐已經成爲事實的情況下,英國必須抛棄對自己國家實力一些不切實際的想象,在談判桌上和布魯塞爾達成一個相補而非對立的協議。

早前法國總統馬克龍對於英國釋出的善意,可以解讀為一個不錯的起步,但是現在距離脫歐協議期限2019年春天不到兩年,剩下給雙方處理脫歐這個難題的時間不多了。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