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史上第三位女首相!外交大臣特拉斯祭減稅贏得支持,嚴峻經濟問題將成上任後首要挑戰

英國執政黨保守黨的黨魁選舉結果將於5日公布,現任外交大臣特拉斯祭出藉減稅政見,贏得保守黨的黨員支持,有望成為英國史上第3位女首相。然而,特拉斯入主唐寧街10號後,前方等著她的是重重挑戰,包括迫在眉睫的嚴峻經濟問題,例如飆漲的能源費用及創下40年來新高的通膨率等。

從自由派到保守派

1975年7月26日,特拉斯(Liz Truss)生於英國牛津(Oxford),在左翼家庭長大,她的父親是里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的數學教授,母親是護理人員兼教師。特拉斯曾就讀里茲(Leeds)朗德黑中學(Roundhay School),後來進入牛津大學墨頓學院(Merton College, Oxford)攻讀哲學、政治學及經濟學。

大學時期的特拉斯是牛津大學中左翼「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s)的主席,1994年曾呼籲廢除君主制,「我們不認為人們生來就是要統治」。

然而,1996年,特拉斯大學畢業那年,她加入中間偏右的保守黨(Conservative Party),並表示王室對英國「不可或缺」。特拉斯將自己加入保守黨之前的政治立場解釋為「年輕人的輕率行為」。她向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我年輕時很擅長引起爭議,我喜歡探索想法及煽動事端。」

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美聯社)
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美聯社)

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美聯社)

她8月對保守黨的聽眾表示:「人們可能知道我,知道我的過去有點可疑……我們都會犯錯,我們都有青少年的不幸經歷,那就是我的不幸經歷。有些人是性、毒品、搖滾樂,而我是曾加入自由民主黨。我很抱歉。」

特拉斯的競爭對手是前財政大臣蘇納克(Rishi Sunak),而比起蘇納克,特拉斯的出身較為普通。蘇納克曾就讀貴族寄宿制學校「溫徹斯特公學」(Winchester College),特拉斯說這與她就讀的公立朗德黑中學形成鮮明對比,而這在階級意識強烈的英國是敏感話題。

特拉斯說朗德黑中學的學生「期望低、教育標準差、缺乏機會」,她說正是這種經歷最終讓她轉為右派,「這就是我成為保守黨黨員的原因」。

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右)將與前財政大臣蘇納克(左)角逐首相大位(美聯社)
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右)將與前財政大臣蘇納克(左)角逐首相大位(美聯社)

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右)將與前財政大臣蘇納克(左)角逐首相大位(美聯社)

曾就讀朗德黑中學的亨德利(Dave Hendry)則對特拉斯的描述提出質疑,他比特拉斯小一屆,目前住在里茲的富人區。他向《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表示他不認同她的描述:「我有完全相反的經歷,那裡的老師幫助了我。」他說很樂意讓自己的3個年幼孩子就讀朗德黑中學,「如果(朗德黑中學)那麼糟糕,他們怎麼為她提供額外輔導,讓她進入牛津?我認為她只是想在政治上得分。」

鐵娘子繼承者?牆頭草?

特拉斯現年47歲,個人色彩及政治色彩鮮明,被支持者視為是英國「鐵娘子」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的衣缽傳人。特拉斯其堅定的保守主義(Troyism,托利主義)立場及善於經營社群媒體的優勢,更讓她的黨內人氣扶搖直上。

自由民主黨議員福西特(Neil Fawcett)曾與特拉斯共事,他向《華盛頓郵報》表示:「在我共事過的人裡,她是非常難對付的其中一位。她的意志非常堅強,立場堅定,即使有明確證據表明她想要的事行不通,她也不會動搖。很難說她到底相信什麼,她採取堅定的立場,可以討好與她交談的觀眾。」

2022年8月23日,特拉斯(中)與支持者見面(美聯社)
2022年8月23日,特拉斯(中)與支持者見面(美聯社)

2022年8月23日,特拉斯(中)與支持者見面(美聯社)

特拉斯在牛津的導師、現任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政策實驗室主任史蒂爾斯(Marc Stears)在《泰晤士報》(The Times)上寫道:「特拉斯缺乏布萊爾(Tony Blair)及卡麥隆(David Cameron)的媒體活力,缺乏布朗(Gordon Brown)的頑強決心或柴契爾夫人耐心而長遠的眼光,她最顯著的特點是能毫不眨眼地從一種強烈的信念轉變為另一種信念。」

特拉斯曾在3位首相的內閣擔任6次部長級職務,其中包括11個月的外交大臣。

《華盛頓郵報》指出,特拉斯是變形者(shapeshifter):她曾經支持英國留在歐盟,後來卻成為堅定的脫歐捍衛者,一些批評者則說她是牆頭草。批評者說特拉斯「野心勃勃」,她說這就是他們對崛起的女性一貫的稱呼。

減稅政策贏得保守黨黨員支持

英國7月通膨率飆升至10.1%,創下40年來新高。面對英國的通膨陰霾,特拉斯主張自由市場、市場競爭、解除管制、減稅的政策,承諾勝選後將立即終止提高公司稅稅率及國民保險供款比率的政策,並推遲降低國債規模的期限,以對應稅收減少情況,被認為頗有「柴契爾主義(Thatcherism)」傳人的架勢。

特拉斯認為增稅會使英國經濟衰退,因此承諾修改蘇納克擔任財相期間所實施或計畫的增稅政策。英國期刊《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估計若其承諾兌現,英國政府預計將損失價值約2%的GDP。

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將與前財政大臣蘇納克角逐首相大位(美聯社)
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將與前財政大臣蘇納克角逐首相大位(美聯社)

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將與前財政大臣蘇納克角逐首相大位(美聯社)

特拉斯的弟弟法蘭西斯(Francis Truss)2017年向英國廣播公司表示,特拉斯總是充滿自信而且固執己見,討厭失敗,即使連玩大富翁也是如此。法蘭西斯說:「她這個人一定要贏,她會創造一些特殊的辦法來取勝。」

英國利物浦大學(University of Liverpool)政治學教授通格(Jonathan Tonge)表示:「她會贏,因為她說了保守黨成員喜歡聽的話。」特拉斯承諾減稅,通格說「這就像向保守黨成員扔紅肉」。

《華盛頓郵報》指出,關於特拉斯能不能穩住英國的局勢,外界評價好壞參半。英國國防大臣華萊士(Ben Wallace)表示,他支持特拉斯「不是因為她是狡猾的業務員,而是因為她很真誠。她堅持自己的立場,個性直率,心口如一。」

英國看守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前首席顧問康明斯(Dominic Cummings)稱特拉斯為「強迫性洩密者」、「人形手榴彈」。他向中右翼網路媒體《UnHerd》表示,特拉斯將成為比強森「更糟糕」的首相。

不受俄羅斯及歐盟歡迎

特拉斯支持北約及烏克蘭,對俄羅斯及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態度強硬,還帶頭制裁那些在倫敦過著豪華生活的俄羅斯寡頭。

特拉絲不受俄羅斯歡迎,而她也不受歐盟歡迎。她去年接下後脫歐時期(post-Brexit)英國與歐盟談判首席代表的工作,不但主張取消英國與歐盟之間的條約義務,亦曾公開支持強森的脫歐立場。她被歐盟視為煽動者、反歐洲的機會主義者,可能會讓英國與歐盟之間的不穩定關係變得更糟。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美國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歐洲總監拉曼(Mujtaba Rahman)表示,特拉斯1年前成為外交大臣時,歐盟希望她能成為公平的合作夥伴。然而,她卻推動了單方面重寫英國脫歐後協議的關鍵部分「北愛爾蘭協議」(Northern Ireland Protocol)的計畫,這激怒了歐洲官員。拉曼表示:「歐盟感覺被特拉斯弄得焦頭爛額,從第一天起,她就為這段關係帶來了巨大的信任赤字(trust deficit)。」

上任後的首要挑戰

英國7月通膨率飆升至10.1%,創下40年來新高,《美聯社》25日報導,雪上加霜的是,預計從10月開始,數百萬人的家用能源費用將每年將增加約80%,近3分之1家庭將在今年冬天陷入「燃料貧困」(fuel poverty)。

美國花旗銀行(Citi)預測,能源成本飆漲可能會讓英國明年的通膨率高達18%。英格蘭銀行(Bank of England)預測今年晚些時候英國經濟將開始衰退。此外,英國的實際薪資正以20年來最快的速度減少,而英格蘭銀行以1990年以來最快的速度升息。

英國新首相將面對成堆的「緊急」經濟問題,而這也意味著政治麻煩。保守黨的支持度落後最大在野黨「工黨」(Labour Party)10個百分點,這是1970年以來的最大差距。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經濟學人》指出,隨著能源費用飆升,民眾的現實生活變得更痛苦,保守黨與工黨的民調支持度差距可能擴大。如果英格蘭銀行悲觀的經濟預測被證明正確,那麼到了明年秋天,保守黨的民調支持度將落後工黨15個百分點,屆時保守黨可能在下一次國會大選失利。

英國首相是由國會下議院最大黨黨魁出任,在下議院650席占358席的保守黨,即是當前的國會最大黨。強森7月宣布辭去黨魁/首相一職後,保守黨籍國會議員針對新黨魁進行多輪投票,選出最受支持的2位候選人,接著再由全體黨員(約20萬人)從兩人選出新任黨魁,最終勝出者即能出任首相。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凜冬將至》英國家庭能源費用將飆漲80%、年度費用超過13萬 近3分之1家庭將陷入「燃料貧困」
相關報導》 英國首相爭奪戰》蘇納克、特拉斯出線角逐大位,兩人經濟外交政策有何不同?
相關報導》 唐寧街10號新主人會是他嗎?英國史上最年輕財相,印度裔移民第二代蘇納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