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和法國的漁業爭端:「打漁殺家」背後的英國歐盟貿易政治問題

·7 分鐘 (閱讀時間)
Fish on a conveyer belt on a ship in the North Sea
海洋漁業資源日益減少,英法在英吉利海峽地區漁業爭議不斷。

2021年下半年,英國和法國為捕魚權的爭議愈演愈烈。英國人連歐盟都放棄了,為什麼會為了幾條魚擺出不惜要和近鄰法國「魚死網破」的架勢?

英國脫歐前就存在的漁業矛盾,折射出多年來英國與歐盟錯綜複雜的關係和矛盾,可謂剪不斷,理還亂。

英國和法國的業內人士和政府高官就最新的漁業爭端事件不斷升級,不僅發出針鋒相對的尖銳言辭,還出動海警、扣船、抓人、罰款,打漁爭議甚至被提高到威脅能源供應、影響英國北愛爾蘭問題談判的高度。英國指責法國違反國際法,雙方一度似乎走到了大打規模貿易戰的邊緣。

雖然之後雙方領導人借法國總統馬克龍出席在英國舉行的COP26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之機進行溝通,漁業爭端略顯降溫,但這個問題並末從根本上消除。

事實上,不論是對英國還是對法國來說,在英吉利海峽等地漁業爭端涉及的經濟價值,相對於這兩個世界重要經濟體的國內生產總值來說,都不是大數字。所以,何必真要為此上演一齣「打漁殺家」呢?

BBC中文在此重點梳理英國與歐盟在漁業方面的內政、經濟和外交矛盾。

英歐貿易爭端焦點之一

捕魚權是英國與歐盟就新貿易協定談判的關鍵問題之一。

英國與歐盟就新貿易協定早已於2021年1月1日生效,雖然英國脫歐了,但該協定仍然允許歐盟船隻在未來幾年內在英國水域捕魚,不過它給予英國船隻更大的捕撈份額(或配額)。

誰有權在英國水域捕魚的問題更加複雜,因為英國捕魚配額的很大一部分已經出售給外國(包括歐盟)擁有的船隻,這些船隻懸掛著英國國旗航行。

而英國的英格蘭、蘇格蘭、愛爾蘭與威爾士四大不同地區情況也各不同。

歐盟共同漁業政策

為了保護海洋水產資源可持續發展,協調各地共同發展,歐洲(包括歐盟)很早就制定了共同漁業政策,規定了不同地區或國家的捕撈配額。

許多國家都使用配額來管理共享魚類種群。它們決定每個物種的魚群允許捕獲多少條。

歐盟的共同漁業政策(CFP)在歐盟成員國之間設定配額,並與鄰國談判達成類似協議。英國早在1973年加入歐洲共同體後,就納入了《共同漁業政策》體系。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研究,英國1.6億英鎊的捕魚配額掌握在冰島、西班牙和荷蘭的公司擁有的船隻手中。

這相當於每年13萬噸魚,佔2019年配額年產值的55%。

Fish on a boat in the North Sea
英國脫歐派漁民團體要求政府「維護國家主權」。

英格蘭一半配額掌握在外國手中

當英國還在歐盟之內的時候,這些配額也由各地可以根據自己經濟需要自由買賣。但英國一旦脫歐,有關問題立即出現矛盾。

2021年秋季的英法漁業爭端事件,主要集中在英格蘭與法國之間的英吉利海峽、傑西島、根西島等水域。這與過去幾十年全球化浪潮下英國國內英格蘭地方漁業變遷有直接關係。

上世紀90年代,因為歐盟大幅削減捕魚權,英國特別是英格蘭的漁民出售了許多自己的配額。例如,鱈魚捕撈幾乎完全停止了好幾年。

而外國公司隨後將其作為長期投資收購了這些配額。專家們認為,自那以後,配額市場一直被允許以不受監管的方式發展。

諾丁漢特倫特大學的艾瑪· 卡德威爾博士是漁業市場的專家。她表示,英國脫歐後捕魚權的法律地位還不清楚,這意味著如果英國政府試圖重新分配配額,就很容易受到訴訟。

她指出,任何善意投資購買英國配額的外國漁業公司,如果現在從他們手中奪走這些配額,後者都很有可能提起訴訟。

漁業國境線怎麼劃?

對許多英國漁業界支持脫歐的人士來說,英國政府在漁業問題上對歐盟的鬥爭力度還不夠。

英國漁業界支持英國脫歐的一個團體「捕魚脫歐」的成員保羅·萊恩斯說,如果政府允許外國公司繼續擁有英格蘭一半以上的配額,那將是一場災難。

「捕魚脫歐」組織希望改變規則,要求所有的英國漁船必須是「60%英國擁有;60% 是英國人;(而且必須)60%的捕獲量的卸貨、加工和出售都要在英國」。

萊恩斯對英國政府與歐盟的貿易協定或磋商中沒有提到終止外國人所有權感到失望。

一位歐盟消息人士透露表示,英國脫歐談判代表曾經一度堅稱,船隻必須由英國擁有,才能在英國水域獲得更大捕獲量,但這一提議並未出現在英歐協議的最後文本中。

卡德威爾博士認為,英國政府有可能(儘管在行政上很困難)將任何新獲得的配額重新分配給英國擁有的船隻。

英國中央權力下放後的地區政策

那英國政府為何不能爽快地自己搞個國家政策呢?這是因為英國各地情況不同。

由於漁業政策在英國是一項權力下放的政策,因此英國各地的配額管理方式各不相同。

英格蘭和威爾士有支持英國脫歐的多數票,它們兩地都允許外國擁有超過一半的捕魚配額;在只佔英國配額很小一部分的威爾士,問題也相對簡單,大部分捕魚配額由一艘大型工業化拖網漁船持有。

但在佔英國擁有的捕魚配額60%左右的蘇格蘭,2019年只有4%的年行業價值掌握在外國手中;在北愛爾蘭,這一數字更低,為2%。

蘇格蘭漁民聯合會的埃爾斯佩斯·麥克唐納指出,蘇格蘭漁業主要由家族企業組成。這些企業在經濟形勢好的時候發展了捕魚行業,並且有願望和決心在經濟形勢不佳的的時候堅持守住這個行業的發展。

歐盟其他國家和地區漁業的外企

在歐洲其他國家和地區,漁業的外企所有權比例水平各不相同。

以不同國家的角度看,目前比利時漁業外企比例最高,約為25.2%。丹麥18.5%。英國總體是13.4%。

在法國和愛爾蘭,外國擁有的漁船很少。

而歐盟以外的兩個擁有大型捕魚船隊的國家冰島和挪威漁業根本沒有外國所有權。

魚與國內政治的密切關係

French President Emmanuel Macron and UK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on
英法兩國領導人各自有和各自對本國漁民的承諾。

英國廣播公司(BBC)與新經濟基金會聯合研究獲得的數字顯示,英國總配額的年收益價值約1/5由外資企業持有,總價值略高於9億英鎊。

不論是對英國來說還是對法國來說,在英吉利海峽等地漁業爭端涉及的經濟價值,相對於這兩個世界重要經濟體的國內生產總值來說,都不是大數字。所以,何必真要為此上演一齣「打漁殺家」呢?

路透社分析認為,英法就捕魚權的爭端並非緣於漁業在經濟上的重要性,更多意義是在政治層面。

對英國約翰遜政府而言,收回對本國漁場的控制權曾是他競選承諾。而法國總統馬克龍面臨2022年總統選舉,為法國漁民挺身而出爭取利益,是其無法避免的政治手段。

分析人士預計,在英國歐盟最終解決包括北愛爾蘭貿易安排之前貿易問題之前,英吉利海峽「打漁殺家」的戲恐怕還難以謝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