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法庭重判現役警察兇殺案 白領女子之死引發警隊信任危機

·5 分鐘 (閱讀時間)

英國法庭審訊判決今年3月發生的一起現役警察兇殺案,曝光兇手令人髮指的殘暴罪行同時,也引發社會各界對警隊的信任危機。

9月30日,英國刑事法庭判處罪犯懷恩·科曾斯(Wayne Couzens)最重的刑罰——終身監禁(WLO,whole-life order)。英國沒有死刑,WLO這一刑罰意謂著罪犯將永遠不得減刑或假釋,將坐牢至死。

33歲的被害人莎拉·艾弗拉德(Sarah Everard)長在英國約克郡,畢業於英國著名的杜倫大學,生前在倫敦一家電子媒體公司擔任營銷工作,住在倫敦南部的布里克斯頓(Brixton)。

宣判之後,被害人莎拉·艾弗拉德的家人表示,罪犯被判無期徒刑雖然能告慰全家在莎拉遇害後所受的折磨,但是無論如何重罰兇犯也不能讓莎拉重新回來。

在親友們的記憶中,莎拉「聰慧美麗、善良又善解人意、堅強、有原則,很有幽默感,是我們所有人的榜樣」。

閉路電視圖像,兇犯曾向受害者展示自己的警察證件
閉路電視圖像顯示,兇犯曾向受害者展示自己的警察證件。

法庭判決後,倫敦大都會警察局局長克雷西達·迪克(Dame Cressida Dick)表示,她認識到科曾斯破壞了公眾對警隊「寶貴的信任」,也給倫敦警察局帶來了恥辱。

她說,科曾斯是一個「懦夫」,他的罪行「徹底背叛了警察工作應盡的職責」。她說:「對此我深表歉意」,並保證將汲取這一案件中的教訓。

震動英國的兇殺案

案發時懷恩·科曾斯是倫敦警隊的一名警察。他在2018年9月加入倫敦警隊,2020年2月調入負責議會和外交保護工作的警察分隊,主要工作是在倫敦各外國領館周邊巡邏。

2021年3月3日晚,科曾斯在倫敦南部一條繁忙路邊,用警察名義攔截了探訪朋友後正在徒步回家的莎拉·艾弗拉德。

他以她違反了疫情隔離規定為由用手銬將她銬上了租來的汽車,隨後將她綁架到倫敦東南的肯特郡,強姦之後用他的警用皮帶勒死了莎拉,再焚燒屍體並將殘骸遺棄在他幾年前買下的一個樹林裏。

科曾斯的辯護律師在法庭上表示,他對罪行已經認罪並有悔意,請求法官從輕判處,但法官表示,科曾斯「儘管認罪,但我並沒有看到你有任何真正的懺悔,你所表現的不過是自怨自艾,企圖減輕甚至躲避你所做所為應該承擔的後果。」

法官表示,此案罪行「極為嚴重」,必須判處「終身監禁令」。

「本案中發生的濫用警察身份綁架、強姦和謀殺一名孤身受害者的行為,其嚴重惡劣程度等同於為推進政治、宗教或意識形態而進行的謀殺。所有這些罪行都是從不同的層面對我們民主生活方式發動攻擊。」

英國終身監禁令來歷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BBC內政和法律事務記者多米尼克·卡斯奇阿尼(Dominic Casciani)的介紹

50多年前,英國議會廢除了死刑,但向英國公眾承諾,犯下最嚴重罪行的最惡劣的罪犯將被關在監獄裏度過餘生。

從那時起,為了法官能判處「終身監禁令」(WLO)演化出一系列複雜的規則。

法律規定,通常只有在罪犯不止一次殺人、殺害警察或獄警、綁架和殘忍殺害兒童,或者出於意識形態動機殺人等情況下,才應考慮判處「終身監禁令」。

雖然議員在制定法律時沒有想到會有如此嚴重的罪行,但他們說,在其他不可想象的情況下,如果罪行的嚴重程度特別高,法官可以判處「終身監禁令」。

法官在判決時總結說,濫用警察的身份來欺騙、綁架、強姦和謀殺莎拉·埃弗拉德的行為與恐怖主義一樣惡劣。罪行不僅是令人髮指地折磨受害人,而且還破壞了公眾對警察的信任,這一構建安全社會的重要基石。

這就是為什麼法律允許法官可以判決科曾斯永遠不准被釋放出獄。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風暴刮向警隊

科曾斯以現役警察的身份犯下如此殘忍罪行,令輿論和社會提出一系列非常尖銳的問題拷問警隊:

  • 為什麼科曾斯能混入警察隊伍?

  • 為什麼警隊本該極為嚴格的用人查核制度未能及早發現問題?

  • 為什麼科曾斯多次被公眾舉報有露體癖嫌疑警隊卻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倫敦大都會警察局局長克雷西達·迪克(Dame Cressida Dick)
倫敦大都會警察局第一任女局長克雷西達·迪克(Dame Cressida Dick)面對引咎辭職的各方壓力。

據報道,科曾斯早在2015年就曾與一宗不雅露體案有關聯,但肯特警方沒有展開調查;另外在2021年2月,他又被指稱有兩宗露體嫌疑,然而倫敦警方也沒有採取行動。

英國執法事務部部長基特·莫爾豪斯(Kit Malthouse)周五(10月1日)向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英國上上下下的警隊成員都認識到這一事件帶來的嚴重破壞後果。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重建對警察隊伍的信任,特別是要在倫敦做好這一工作。」

倫敦大都會警察局局長克雷西達·迪克面對來自各方要求她辭職的呼聲。

為了平息民眾當中的恐慌情緒,倫敦警察局表示將加大警察的巡邏行動,對不雅露體指稱「嚴肅對待」,並向倫敦繁忙地區多派了650名警察巡邏。

然而,一場警隊內部的「整風運動」似乎才剛剛開始,有呼聲要求調查警察隊伍中是否有「官官相護」的作風和做法;另外,調查科曾斯是否與過往其他兇案有關的行動也已經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