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首相前軍師爆猛料:抗疫「七宗罪」內情和衝擊波

·7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冠疫情持續一年多,英國大部分人已經接種了至少一劑疫苗,政府凖備全面解封之際,英國議會一場聽證會上爆出的內幕轟動全國上下。

英國下議院健康、科技專責委員會5月26日舉行的聽證會上,首相鮑裏·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前首席顧問多米尼克·卡明斯(Dominic Cummings)對首相和衛生大臣在2020年疫情初期的決策提出尖銳批評和指責。

卡明斯的爆料,在英國引發輿論的巨大分裂:支持者認為他的內幕消息證實了政府抗疫失敗的原因;反對者認為他是借機反咬一口,既為自己開脫,也報了從首相府離職的「一箭之仇」。

在長達七個小時的聽證會上,卡明斯透露的內幕消息涉及到哪些人與事?這番爆料對英國政壇會造成什麼影響?他又是一個怎樣的人物,為何能有如此震撼的爆炸力?

BBC中文梳理以下三個看點:

卡明斯的七大指稱

1.英國政府抗疫「失敗」。

他說,數以萬計的人因新冠去世,他們的死「毫無必要」。「在公眾最需要我們的時候,政府卻失敗了」。

在去年1月、2月病毒出現時,政府「沒有進入戰爭狀態」,「許多關鍵人物還在度假滑雪」。

2. 首相約翰遜「不稱職」。

卡明斯對約翰遜提出了一系列的指陳,其中包括,約翰遜對新出現的冠狀病毒不夠重視,認為不過是「一種新的豬流感」,還宣稱新冠病毒「只是一個嚇人的故事」;曾承諾「在電視上現場注射新冠病毒,好讓大家意識到它沒什麼好害怕的。」

卡明斯宣稱首相曾說過,寧願看到「屍體堆積如山」、也不願在2020年秋天下令第二次封城。這似乎證實了BBC此前的報道,也與首相對報道的否認相左。

聽證會上,英國主要反對黨工黨議員問卡明斯,首相約翰遜「是不是帶領我們抗擊疫情的稱職恰當人選」,卡明斯回答說:「不是」。

英國首相府否認卡明斯的很多指稱,首相約翰遜堅持表示,他領導的政府「在每個階段都竭盡全力盡量減少死亡人數」。

3. 衛生大臣漢考克「早就該解職」

卡明斯對英國衛生大臣邁特·漢考克提出的批評最為尖銳。卡明斯說,漢考克「至少有15到20件事做錯了,該被炒魷魚」。

他指稱,衛生大臣「行為可恥形同犯罪」:拖延新冠病毒的檢測,阻撓建立大規模檢測系統,目的就是要兌現自己許下的"愚蠢"承諾--要在2020年4月每天測試10萬次。

卡明斯還指稱,漢考克在首相府內閣會議上撒謊。

卡明斯宣稱,他和英國當時最高級別的公務員曾向首相建議,在2020年4月解除漢考克的職務。但是首相沒有聽取他們的建議,因為有人認為,一旦有公開調查,把漢考克推出來「背鍋」當替罪羊很方便。

衛生大臣漢考克周四(5月27日)在議會作證時,否認了卡明斯所有的指稱。

4. 第一次封城時間被推遲

卡明斯說,2020年3月14日首相就已經被告知感染峰值時間測算有誤,但首相等到3月23日才宣佈封城。

5.「亂成一團」

卡明斯透露,在2020年3月,首相府內原本計劃討論是否應該封城隔離,但外有美國總統特朗普要求英國參加「轟炸」伊拉克的壓力,內有首相女朋友的寵物狗搗亂的「雞毛蒜皮」。

6. 「群體免疫」

卡明斯指稱,英國當時最高級別的公務員——內閣府負責人馬克·塞德維爾爵士曾向首相建議,「你明天應該上電視,解釋群體免疫計劃,就像以前開水痘派對一樣。我們需要人們感染這種病毒,這是9月前達到群體免疫的好辦法。」

7. 首相對第二次封城建議「置若罔聞」

卡明斯指稱,首相約翰遜2020年9月拒絶了英格蘭第二次短暫封城的建議。

他說,首相相信第一次宣佈封城就是被逼無奈,封城造成的經濟損失比新冠造成的破壞更惡劣。

卡明斯其人其事

多米尼克·卡明斯,1971年11月25日生於英國杜倫,牛津大學畢業。

2019年-2020年,卡明斯被任命為首相約翰遜的首席顧問。這個職位的特殊之處在於既非民選也非公務員,卻使他成為首相以外對英國政治最舉足輕重的人物。

卡明斯的特殊地位,被認為源於他的「政績」:普遍認為他是促成英國「脫歐」與約翰遜在2019年選舉中大勝的幕後首腦和功臣。

卡明斯作為首相的首席顧問,他在首相幕後出點子、謀劃細節與付諸實行。

2020年5月英國舉國封城抗疫期間,他違反規定長途開車離開倫敦前往杜倫探望父母成為眾矢之的。2020年11月,在首相府內的權力鬥爭中,他辭去了首相首席顧問的職務。

離開英國權力核心後的卡明斯並沒有銷聲匿跡,對英國政府和官員的抗疫作為一直提出批評。而最近約翰遜的首相府「裝修門」事件,被指也與他的爆料有關。

卡明斯指稱的影響

BBC政治事務編輯昆斯伯格(Laura Kuenssberg)分析

在議會的聽證會上,無論是首相、衛生大臣、政府首席科學家們、英國政府系統以及卡明斯本人,都沒有躲過尖銳的指責和批評。

幾個小時的聽證觸目驚心,讓人感覺到英國政府在去年年初新冠疫情席捲之時措手不及疲於應對,在很多戰線上都無法跟進。

鑒於新冠疫情與近代歷史上的任何其他事件都不同,有這樣的感覺並不出人意外。

隨著疫苗接種計劃的成功,沒有跡象表明現在大部分公眾強烈要求對那些早期的錯誤問罪於首相。

但是,問題的嚴重性現在以血淋淋的悲劇色彩展現在所有人面前:官方計劃嚴重低估了疫情的規模、首相私下對加速封城猶豫不決、卡明斯聲稱他曾提出由(政府首席科學家)克里斯·惠蒂在電視上給他現場注射(病毒)、檢測政策中的失誤、將新冠病人送回老人護理院的決定......所犯的錯誤可以一直開列下去。

這個失誤表證實了那些最尖銳批評唐寧街十號的人一直以來對首相的看法。

這是第一次有曾在那幾個月高風險日子裏參與決策的人在公開場合承認犯了這麼多錯誤。

這是第一次首相鮑里斯·約翰遜有關新冠病毒所說的一些最具爭議性的話被記錄在案,儘管他本人完全不承認。

最重要的也許是,這是第一次有大權在握的人公開表示,我們這個國家有數以萬計的人無謂地失去了生命。

你能想象那些痛失親人的家庭對此作何感想嗎?你能想象在老人護理院的工作人員聽到這樣的話是什麼感受嗎?

現在政府官員們說要到明年才開始對疫情處理的啟動公開調查。

但是,總有一天,他們要對這樣的說法給出一個完完全全的回答。

在短期內,政府不太可能做任何事情,而只是將這些指稱輕描淡寫一筆帶過。

但是,不管卡明斯爆料的動機是什麼,對抗疫失敗所提出的多個非常公開的指責都無法一駁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