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的政治酬庸

徐勉生
·3 分鐘 (閱讀時間)

媒體報導,兩年多前鬧得滿城風雨,派任駐美國代表處政治組長的「口譯哥」趙怡翔,準備辭職返國參選台北市議員。消息一出,輿論譁然,也再次凸顯蔡政府以外交職位做政治酬庸的荒謬。

趙怡翔沒通過外交特考,不具駐外人員任用資格,派駐華府誠屬政治任命。當時蔡政府辯護此任命的「正當性」,聲稱趙怡翔是不可多得的外交人才。同為政治任命的駐德國代表謝志偉也在臉書為口譯哥背書,強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吳部長在為台灣培養一位「萬中難得取一」的對美外交人才。

事實上,「口譯哥」在外交部工作不到兩年,只因英語流利,又擔任外交部吳釗燮部長的機要秘書,於是獲得重用。日前民進黨中執委鄭宏輝在媒體投書,聲稱蕭美琴可能是「台美建交」前最關鍵的駐美代表。既然趙怡翔是不可多得的對美外交人才,如今拜登新政府就任,豈不是「口譯哥」一展長才,協助蕭美琴一舉完成「台美建交」歷史大業的大好時機?可是趙怡翔說來就來,想走就走,華府之行宛如兒戲,能不令國人尤其是職業外交人員為之氣結嗎?

蔡政府為了政治酬庸,大量政治任命外交職位,以外行領導內行,且不尊重職業外交人員的專業判斷,以致經常發生種種有違外交常軌的事件。駐日代表謝長廷的諸多表現便是典型案例。

政治任命外交職位,並非不可,但必須有特定宗旨及任務,尤須以維護國家利益為己任。2018年九合一選舉之前,謝長廷請假回台為民進黨候選人助選。此事在法規上沒有問題,但在政治責任及道德標準上卻有可議之處。駐日代表的首要工作是強化台日關係,回台助選與對日工作毫不相干,顯然是把政黨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

4月13日日本政府宣布2年後將福島第一核電廠內含氚廢水排放入海,引起鄰近國家強烈抗議。謝長廷則僅表示「關切」,甚至還說台灣自己也排核廢水,以致出現「秘雕魚」,很難指責日本。事實上,中研院早已證實「秘雕魚」肇因於高水溫,而非核汙染。謝長廷即使想「助日」發言,也該事先做功課。

歐洲地區多為自由民主國家,因此成為蔡政府政治酬庸的最佳去處。目前我駐歐洲21個國家的代表,政治任命者高達8位,超過總數1/3。其中包括歐盟主要國家法國、德國及歐盟代表。但是國人完全沒有看到這些政治任命者有傑出的表現,以至於歐盟迄今不願與我洽談自由貿易協定。

政治任命外交人員的重要意義,在於借重這些政治人物的聲望及人脈,促進我與駐在國的雙邊關係。反之,若無法增進雙邊實質關係,這種政治任命只能算是酬庸,而非拓展外交。蔡政府政治酬庸外交職位,根本是把外交當內交,不但打擊職業外交人員的士氣,更拿國人的福利做賭注。對此,蔡政府恐怕不是一句「對不起」就能向國人交代了事的。(作者為退休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