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伯仲》只是「接地氣」,別把蘇院長當中共同路人

·6 分鐘 (閱讀時間)
莊伯仲》只是「接地氣」,別把蘇院長當中共同路人
莊伯仲》只是「接地氣」,別把蘇院長當中共同路人

莊伯仲》只是「接地氣」,別把蘇院長當成中共同路人

【愛傳媒莊伯仲專欄】某些人士擔心本地網路社群充斥大陸流行語,是文化霸權入侵的象徵,會影響臺灣下一代思維,甚至還有人將之解讀為中共統戰操作。有感於此,一位自詡「愛臺派」的晚輩也在臉書呼應,對網紅這樣的跟風很不以為然,不使用本土語言,要如何愛臺灣?一笑後我私訊給他,網紅可正是大陸用語。或許尷尬,他默默刪文了。

漢字雖源於中華,但屬於全世界。以清朝末葉為例,固然從日本借用了製糖、觸媒、機能、電話、海拔等西化運動詞彙,但日本也沿用中方先前翻譯的內閣、選舉、文法、天主、電報等詞,可謂互蒙其利,雙方都能充分吸收新文明的養份,不會計較誰用多或用少了。

至於本地網路社群是否充斥大陸流行語?除了上述的網紅、有人認為天菜、套路、奇葩、打臉、樓主、河蟹、立馬、閨蜜、學霸、好評、C位、BL、小鮮肉、接地氣、高富帥、姨母笑、正能量、老司機、顏值擔當、不要不要的、賤人就是矯情等都是,甚至連之前藍綠立委爽玩接龍的「像極了愛情」也是,可謂詞繁不及備載。

那麼大陸用語日益流行是否就代表文化入侵或統戰操作?一來臺灣用語也會「反攻大陸」,常見於對岸影視節目或網路論壇就有小三(還有外加一根棒子的小王)、吐嘈、很機車、碎碎唸、來喬一下、留香跟拜、事情大條了等。二來所謂的大陸流行語,本身定義就有問題。例如有人主張打臉其實是臺灣先採用(當然,也有大陸人爭論小三是他們發明的)。立馬更是在幾百年前的文言文章回小說就曾登場。顏值擔當的擔當其實是來自日本的和製漢字(担当);好評日本人也在用,是相對於惡評的名詞。而姨母笑則源於韓國,是飯圈(粉絲圈)的用語。至於套路、奇葩,至少筆者三十年前唸大學時就曾用過,何時變成大陸用語了?此外,有些是單純英文縮寫,如C位的C是center,意指舞台中央的位置;而Boy’s Love不講BL,要講什麼?三來語文使用也會互動交流,以被列為「十大網路流行語」之一的94狂來說,係本土的「94」(就是)與對岸的「狂」所合成,現在兩岸都有人用,很難說誰影響誰。更何況,平平是漢字,誰規定大陸先用了,臺灣就不能用?

總的來說,由於大陸的改革開放較晚,早先是臺灣用語跟隨影劇作品,強勢輸入。但隨著大陸影視與網路產業的發達,市場逐漸做大,近年流入臺灣的反而變多了。不過以兩岸人口數量和社群規模的差距來看,在流行語輸出比率上,佔有優勢的仍是臺方。

依筆者觀察,網路流行語就是一種自然而然的流行現象,不是槍桿子、師長教誨、或政府命令勉強得來的。試想,成千上萬的大陸流行語,能在臺灣存活的不過數十個,可見這跟淘金一樣,是經歷網友無數次篩選而留下的好用詞語。而且生命週期有限,不合時宜的就會被汰除,留也留不住。因此年輕人雖然接受大陸用語,並不意味被中共統戰,更不必無限上綱到意識形態的洗腦。就好比筆者在校園沒見過學生向我說早上好,只有早安;沒也見過學生自稱九零後,只有八年級生(陸生除外)。基本上,年輕人有自己的判斷力,而且多數人頭腦其實比政客清楚,這一點就不勞外人費心了。

就像衛福部長陳時中在疫情記者會上,說明有些康復返家的新冠肺炎患者「復陽」了;而行政院長蘇貞昌在為不用花1000元也能領五倍券的政策急轉彎辯護時,也講了這才是「接地氣」的作法,這些名詞都是不折不扣的大陸用語,國人應該還是會接受陳部長和蘇院長的遣詞用字,而不會無聊到把他們當成是「中共同路人」吧!

更重要的是,與其恐懼文化入侵或統戰操作,要關切的反而是自己有無足夠的底蘊來消化這些外來詞語。友人本田善彥是旅臺的日本資深媒體人,他在著作中有這樣的生動描述:「過去二、三十年,日本經濟長期低迷期間,電視台一窩蜂地製作『日本多厲害』、『日本好棒棒』的節目。內容多半是誇大介紹喜愛日本文化的少數外國人,或者回味日本過去的成功往事,試圖打消觀眾的失落心和焦慮感。有趣的是,在經濟蓬勃發展的一九六零到八零年代,反而日本輿論積極接納外來觀念和批判性言論,不僅是心目中的歐美先進國家,還有亞洲或第三世界的意見也願意傾聽。甚至韓國人檢討日本的著作在知識界也大受矚目…」看看別人,想想自己,臺灣社會這幾年的氛圍和生態不也近乎如此?

開放與國力通常呈正比;而國民愈包容,也代表愈自信。臺灣人自認有滿滿的海洋精神,具廣闊胸襟,有多元氣度,隨時可以迎向蔚藍色大海的挑戰,豈能面對區區幾十個大陸流行語就懷憂喪志。筆者幾年前造訪廈門市政府,就看過四處張貼著「愛拚才會贏」標語,專制的大陸用得很自在,反而民主的臺灣自己糾結了,這是什麼道理?

註一、「糾結」不是大陸流行語,古書裡早就有了。

註二、筆者服務於軍方的學生表示,早年《莒光園地》節目訪問學者,一 講到「接地氣」,就被上級檢討說是大陸用語,必須把那段話拿掉。結果現在聽大官們講慣了,軍方也就順勢接受了。可謂「彼一時,此一時也。」

作者莊伯仲為文化大學新聞系教授、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

照片取自蘇院長臉書粉絲專頁

●原刊於《獨家報導》2021年8月11日「獨家筆陣」,經授權刊登。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