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枉活在這個特別的數位年代

·4 分鐘 (閱讀時間)

疫情升溫,宅在家中,無意間看到一些過往的歷史趣事,覺得頗值得拿來探討一下。

在我年輕時代曾紅極一時的音樂團體Milli Vanilli,是由德國模特舞者Rob Pilatus和來自法國的Fab Morvan所組成,兩人酷帥有型的外型和極具感染力的舞技,搭上90年代流行的R&B曲風,在80末90初,大賣3000萬張專輯,卻在一場「現場演唱」中,因為硬體設備故障讓歌曲不斷跳針,不斷重複著歌詞幾十遍,才被人們發現他們是假唱。由於質疑聲浪變大,製作人Frank Farian承認兩人其實一首也沒唱過,他倆只是他找來負責對嘴和跳舞的「擺設品」。

對嘴唱歌在現今樂壇已司空見慣,如果一開始製作人便對外宣稱唱歌與表演是不同的兩路人馬,唱片是否仍能熱銷?撇開道德問題先不談,表演者五音不全卻「長袖善舞」,歌手不適合舞台但歌聲卻能迷倒眾生,製作人有將其特色組合的創意,三元素造就一成功商品,拿到今日的時空來說,肯定仍是美事一樁。

這世上,有人渴於創造出被世人迷戀的成功角色,不惜造假,卻也有人急於卸下名利雙收的角色,寧願回歸那個自然的本性。

傑伊‧戴維森是一位在美國出生的英國退休演員,1994年他拍了一部名為《亂世浮生》的電影,飾演一個男扮女裝的「黛兒」角色,得到奧斯卡金像獎6項提名,而他也被提名最佳男配角。之後,因為錢的原因,有導演找他拍《星際奇兵》電影,飾演埃及太陽神的角色,算是生平第2部商業電影,然而,他卻急流勇退,隱暱起來,從娛樂圈消失,繼續做回他時裝助理的工作,過著平凡的生活。根據他的說法,他並不喜歡這些成功角色所帶來的聲名,寧願做回自己。

數位時代的我們,比起那個年代的人,真是幸運太多了,無論是想忠實做自己,或是展現自己的多元人格,都有許多選擇。

好友最近跟我閒聊,因為對於社會、人文觀察十分迷戀,他常特意製造另一個人設來與網友互動。最近他在臉書上刻意在不同粉絲頁上利用幾個不同的人設來與這些社群互動。有趣的是,經過幾天對社群的觀察,他竟然可以模仿類似其社群品味的貼文,更讓他意想不到的是,其單篇文章按讚數,居然可達4000次以上。這讓他又驚喜,又困惑。驚喜的是,他已經可以在很短時間內,體會某些社群的文化內核,包括文字的調性、描述事物的手法、獲得大量認同的技巧等等。困惑的是,他在臉書化名帳號的世界裡,遠比在實名帳號受歡迎得多。他居然在演一個現實社會中不存在的自己,卻似乎更了解在那些群體中的角色扮演,實體或化名帳號裡的他,究竟哪一個更真實,真的把他搞糊塗了。

根據日媒報導,1個多月前,一位名為「宗谷蒼氷」的重機金髮美女騎士,在推特上分享她自拍和騎重機的照片,由於沒透露真實年齡,也沒人看過她本尊,卻吸引眾多粉絲關注,引發觀眾委託電視台邀請「她」上節目。節目製作人與其聯繫後,依約前往,只見她一身重機勁裝露面,外貌長髮飄逸,看來「婀娜多姿」,可是,當她一脫下安全帽,才發現他居然是位大叔,真實面貌讓許多日本男網友心碎。

其實,可能這位大叔內心本來就住著一個少女,大叔及少女本來就是同一人,只是她的心靈無法契合他的外貌。要說他欺騙,拿現今一張張80%都不像本尊的修圖照片與大叔的長髮美女照相比,哪一個騙較大還很難說。

平心而論,只要這位大叔不做違法之事,讀者也享受美女、重機的組合,又有何問題?這讓我想起在數位時代之前,許多作家不也一樣利用多個筆名,發表屬性不同的文章?數位時代應該大大鼓勵這樣的行為,也不枉我們生在這個可以自由選擇角色扮演的特別時空啊。

(作者為科技媒體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