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看天下-美國智庫緬懷李潔明

傅建中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傅建中】

國父孫中山誕辰那天(11月12日),華府的美國企業研究所(AEI)舉行了一場研討會,主題是「李潔明的一生及其所處的時代」(The Life and Times of James R. Lilley),在李潔明逝世周年後,AEI邀請美國政學界的菁英以研討會的方式如此隆重的紀念李,是極為罕見的,不過卻可看出李潔明無論搞情報或辦外交的過人之處和他與眾不同的風格。

曾在小布希政府第二任內從普林斯頓大學借調到國務院亞太局擔任主管中國及台灣事務的副助卿柯慶生在會中說,他從李潔明那兒受教最難忘的是:「不再視台灣為問題(problem)或議題(issue)」,曾任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主席現任布魯京斯研究所東北亞主任的卜睿哲也有同樣的經驗,現在卜睿哲極其肯定李潔明對台灣的正面態度,李對美台關係的貢獻很大,台灣能在老布希時代獲得F-16高性能戰機,李潔明功不可沒。

出席紀念會的前國防部副部長伍夫維茲完全同意卜睿哲的評價,伍回憶說,他在國務院和國防部兩度與李潔明同事,表面上他是李的上司,好像李替他做事,實際上恰好相反,伍說他是為李服務的,特別是在台灣事務方面。一九九二年老布希尋求連任時,李對伍說台灣獲得高性能戰機的時機到了,乍聽之下,伍覺得難以置信,但最終李說服了伍,國防部同意出售F-16給台灣。

傳統上美國政府,尤其國務院是把台灣當做問題看待的,處理的方式不外乎解決問題,而台灣問題難解,就只能慎重處理(manage),使其不致失控。柯慶生副助卿任內吃足了陳水扁給他製造的麻煩的苦頭,也就更加深了他視台灣為問題的認知,是李潔明開導他,糾正了他的錯誤看法,讓他受惠良多,連帶的影響了國務卿鮑爾對台灣的看法,鮑爾對紐約的亞洲協會做政策演說時,不是說台灣不是problem(問題),而是a success story(成功的故事)嗎?回想起來,這都拜李潔明之賜。其實我們自己也常把台灣當作問題來談的,在這點上我們應自愧不如李潔明。

紀念會上有不少李潔明中情局的老同事,這些被美國新聞界稱作spooks(特務,有貶意)的諜報員,有的人終其一生都不願曝光或暴露身分,現在為緬懷老戰友、老同事,紛紛拋頭露面,有的還現身說法呢,像當過國防部副次長的勞萊士(Richard P. Lawless)、和以大使銜參與「六方會談」的狄塔尼(Joseph R. DeTrani,曾任CIA北韓主管)等都是,他們異口同聲的讚揚李潔明是獨一無二(one of a kind)的情報員和外交官,他們問:是什麼成就了李潔明如此傑出的表現,並為雷根及老布希賞識,派他去台北當代表,南韓和北京當大使?答案是他的中國背景,幼年時目睹日本對中國的侵略,而二戰後美蘇冷戰及韓戰強化了李的愛國意識與競勝心,此一時代背景,加上他過人的智慧與努力成就了李潔明的畢生功業,但李的時代已是「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就像台灣已走出兩蔣的威權時代,邁入馬英九的開放與談判時代,不管時代如何演變,Life goes on。

對李有知遇之恩的老布希最後以錄影方式向李氏家屬和出席研討會的人們,以充滿感情的語氣追思李潔明,頌揚他是一位愛國者和偉大的美國人,當然他也是真誠關懷台灣的美國友人,他生前所預言的兩岸密切的經貿關係和人員往來已在過去兩年實現,兩岸的政治談判遲早也要來臨的。

七十年代後期派駐華府的洪健昭先生(曾任駐義大利代表)對台灣的前途相當悲觀,有一天和我閒談時吐露心聲說:「總有一天台灣會被中共拿去,不過我那時已蒙主恩召,管不得那麼多了」。我不像洪博士那樣悲觀,我寧可相信法國人喜歡說的那句話:C’est la vie(人生就是如此!)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