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中興TikTok:被特朗普打壓的中國公司境遇迥異

·8 分鐘 (閱讀時間)
Huawei
Huawei

特朗普離開白宮,但是他在任時針對中國企業的多項制裁政策依然在發揮作用。

回顧過去一年,多家中國科技企業被特朗普政府密集打壓,其中被打擊力度最大的當屬華為、TikTok和中興。

三月和四月是大企業紛紛發佈上一年財報,通過數據不難發現,這些公司都保持正增長,但禁令帶來的「後遺症」依然為企業的未來發展投下陰影。

華為現狀:靠中國市場撐住短期業績 長期風險依然巨大

所有受到美國打壓的中國企業中,華為面臨的制裁,從烈度到頻率,無出其右。

美國聲稱華為的業務構成安全風險,因而採取一系列行動,這種影響還擴展到美國的盟友中——比如去年7月英國表示將在其5G網絡建設中排除華為。

對華為更為致命的是美國的全面禁令,使這家科技巨頭被排除在全球芯片採購鏈之外。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告訴BBC,「這對我們傷害很大」。

3月底公布的華為2020年財務報告透露出兩個看似矛盾的信息——一方面,制裁下華為收入嚴重受損;與此同時,去年營收卻仍然保持了增長。

在美國打壓下,2020年是華為近十年來增長率最低的一年。

胡厚崑將2020年描述為充滿挑戰的一年,手機業務受到重大打擊,收入增長放緩,「我們的日子不容易」。

整體上看,去年華為銷售收入 8914 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 3.8%,淨利潤 646 億元,同比增長 3.2%,雙雙實現正增長,在疫情肆虐的年景並不容易。

但仔細分析不難發現,華為利潤同比萎縮超過10%,不過由於華為上繳稅收大幅降低一半,才使淨利潤不減反增。

另外一個支撐華為業績的力量來源於中國市場的強勁表現——從美洲、歐洲,到中東、非洲,華為的業務都經歷兩位數跌幅,甚至亞太區也下跌8.7%,不過最大的中國市場逆勢上漲15.4%,此消彼長下,中國市場已佔華為總業務的65.6%。

雖然華為的財務並沒有「崩塌」,但不代表華為的危機結束了。

美國的禁令依然高懸在華為頭上——對於152家與華為關聯公司,世界上任何公司未經許可都不得向其出售用美國軟件或設備製造的芯片。

這條禁令意味著,芯片產業鏈上的企業理論上無法再向華為銷售,華為難以再從商業途徑獲得芯片。

對於華為的手機業務而言,行業知名的天風國際分析師郭明錤表示,這一禁令打擊力度之大,最好情境為華為市佔份額降低,最壞情境為華為退出手機市場。

策略分析公司(Strategy Analytics)的報告也稱,如果禁令延續,華為芯片庫存用盡後手機業務將呈現崩跌狀態,市佔率將從最高時全球第一,大幅降低至4.3%,相當於退出領導廠商之列。

過去半年來華為業務還能堅持,源於禁令生效前的突擊囤貨。上述報告認為,華為芯片庫存將在2021年用盡。

一旦囤貨用盡,禁令又沒有放鬆,不僅是佔華為總營收54.4%的消費者業務受損,其5G等業務也面臨全面收縮的風險。因為華為旗下海思設計的服務器芯片鯤鵬系列、5G基站芯片天罡系列、5G終端芯片巴龍系列,以及人工智能芯片昇騰系列都因禁令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因此,中美關係交惡的態勢長期持續下去,華為想生存下去,就只能自建"去美國化"的芯片產能。

Chinese smartphone-maker Huawei is selling its youth-focused budget brand Honor.
Chinese smartphone-maker Huawei is selling its youth-focused budget brand Honor.

去年底,華為果斷「棄卒」——出售子品牌榮耀,成為開啟求存之路的第一步。而被剝離的榮耀,或許可以不受禁令影響而生存,而且為華為帶來大量現金,允許其布局自己的求生之路。

中國媒體財新引用一名買方渠道商之一稱,這筆交易在400億美元左右。

華為也確實需要這筆錢。去年美國禁令生效後的一場發佈會上,華為曾表示已在芯片領域投資200億美元。

中興:逐漸恢復元氣 依然在美國打擊視線之內

中興是最早進入特朗普政府制裁範圍內的中國科技企業之一。

2018年4月,美國就發佈禁令,七年內禁止美國公司向中興銷售零部件。禁令導致擁有近8萬名員工的中興「主要經營活動無法進行」——中興通訊約有20%至30%元器件,包括基帶芯片、射頻芯片、存儲等從美國採購,這些核心元器件幾乎找不到替代品。

為了使美國撤掉這一禁令,中興付出了巨大代價。禁令發佈後的兩個月,中興稱已與美國商務部達成《替代的和解協議》,中興支付14億美元民事罰款,不僅如此,中興還必須在30天內更換董事會和管理層,並允許由美國選擇的合規小組入駐檢查,成本由中興承擔。

禁令的影響也立即提現在財報上。2018年中興營業收入大幅下降超過20%,淨利潤也直接從上一年的45.7億元,跌成虧損69.8億元。

此後兩年,中興似乎逐漸恢復元氣。

不久前公布的2020年財報顯示,中興通訊實現營業收入1014.5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普通股股東的淨利潤42.6億元。相比禁令前2017年的1088億元營收和45.7億元利潤,已經基本持平。

然而,中興依然在美國的打擊範圍之內。今年3月,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發佈了一份「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設備和服務清單」,中興赫然在列。FCC稱這份清單將「確保全國各地下一代網絡不會重覆過去的錯誤」。

這也意味著,在美國和其盟國的5G建設中,中興可能會繼續錯失不少國際市場。比如,這份禁令下,從前使用中興通信設備和服務的美國小型運營商,也不得不更換設備,停止與中興的業務往來。

對於中興而言,規避國際市場大風險的答案是——政企業務。中興通訊高級副總裁、首席戰略官王翔在公開場合表示,2021年中興把政企業務列為戰略核心。

這種轉型在財報上也有體現。去年,中興在政企業務上的營收112.72億元,同比增長23.12%,而中國政企業務更是實現超過30%的增長。

TikTok:「雷聲大,雨點小」

相比華為和中興,TikTok的境遇可以形容為「雷聲大,雨點小」——禁令來得有嚴又急,但都沒有真正實施。

針對TikTok,特朗普政府總共發出兩條行政命令。

第一條是去年8月發出的,分為兩個時間點:2020年9月27日起禁止TikTok在美國境內的下載和更新;11月12日起禁止美國互聯網運營商為TikTok提供服務。如果全部實施,將意味著TikTok在美國被完全禁止使用。

不過,TikTok隨即向華盛頓特區聯邦法院提起訴訟,挑戰行政令中關於禁止下載和更新的部分,去年9月27日晚禁令生效的最後時刻,該法院發出禁制令;在費城的訴訟又成功挑戰該行政命令中關於禁止互聯網運營商提供服務的部分。

至此,特朗普針對TikTok發出的第一條行政命令被法院全部叫停。

TikTok"s logo is displayed on the smartphone while standing on the U.S. flag in this illustration picture taken, November 8, 2019.
TikTok在美國市場面臨的威脅還未完全解除。

第二條行政命令則在去年8月14日發出,依據是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提供的建議。該禁令要求字節跳動在90天內剝離TikTok。不過這項禁令的最終期限,一延再延,至今也沒有執行。

而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該計劃隨著特朗普離任,已經無限期擱置。

由於這些禁令都沒有真正實施,TikTok的經營狀況受影響較小。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稱,去年TikTok母公司營收增長超過1倍,達到350億美元;利潤也由40億美元上漲到70億美元。

Sensor Tower發佈的最新情報數據顯示,2021年第一季度,非遊戲類應用中,TikTok仍霸佔全球第一季度收入和下載量榜首。

TikTok雖然在美國法院中屢屢獲勝,但在其他國家,這家近年來發展最快的社交媒體則面臨多重法律挑戰。

TikTok已經在印度被禁
TikTok已經在印度被禁

比如,今年2月,TikTok遭到歐盟消費者團體的多項投訴,指責其涉嫌違反歐盟的消費者法律,並且未能保護兒童免受隱藏廣告和不當內容的侵害,在處理用戶個人資料的作法也具有誤導效果。此外,15個國家的消費者組織也向當地監管機關提出警示,呼籲採取行動。

而在法國、美國、英國,也出現用戶起訴TikTok的現象。最極端的案例發生在印度,印度不僅直接"一刀切"封禁TikTok,而且印度當局以逃稅為由凍結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的銀行賬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