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擔心美國大選可能發生暴亂,臉書準備調降爭議發文的觸及率

李忠謙
·7 分鐘 (閱讀時間)

我們有責任保護我們的民主。

臉書創辦人兼執行長祖克柏

川普四年前在世人的驚訝聲中贏得美國總統大選,這位「政治素人」為何能夠擊敗強敵希拉蕊,至今仍眾說紛紜。保守派認為自由派媒體只會貶低川普、做些不符事實的假新聞,連民調都嚴重失真,加上對於中下層民眾的困境置之不理,民主黨最後才會丟掉江山;自由派則抱怨俄羅斯透過社群媒體擴散假新聞、干預美國大選,加上川普陣營的「電郵門」、「披薩門」烏賊戰術奏效,才會讓這位充滿爭議的地產商人與電視咖後來居上、入主白宮。

無論你相信的是哪一個版本,在網路時代舉足輕重的臉書與推特,在大選期間成為假訊息發酵與散佈的溫床,幾乎是共和黨與民主黨的共識(雖然什麼才是假新聞,雙方的認定可能大不相同)。臉書為了擺脫「傳播錯誤訊息」的惡名,據稱已經投入了數十億美元進行改革,但美聯社認為,臉書的努力仍不足以防止問題發生。

手機、臉書、app。(美聯社)
手機、臉書、app。(美聯社)

手機、臉書、app。(美聯社)

其實在川普當選總統不久,臉書創辦人兼執行長祖克柏(Mark Zuckerberg)一開始並不認同「臉書上傳播的假新聞影響了大選結果」的說法,還公開表示「這個是一非常瘋狂的想法」。不過短短一週後,他就收回這個引來熱議的評斷,臉書也發表了一連串的道歉聲明,承諾對於應對大選威脅,未來將會做得更好。

具體來說,臉書的作法包括了聘請外部事實核查人員、對政治廣告增設限制,涉及「協同造假新聞」(coordinated inauthentic behavior)的臉書帳號,可能隨時遭到停權甚至刪除,臉書也為有關投票的錯誤訊息添加警告標籤,並且限制誤導性發文的傳播。各國的事實查核組織,也紛紛透過臉書在第一時間發佈查核結果。

2020年7月29日,臉書執行長祖克柏(Mark Zuckerberg)以視訊方式出席聯邦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聽證會(AP)
2020年7月29日,臉書執行長祖克柏(Mark Zuckerberg)以視訊方式出席聯邦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聽證會(AP)

2020年7月29日,臉書執行長祖克柏(Mark Zuckerberg)以視訊方式出席聯邦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聽證會(AP)

這些作法乍看之下沒有太大問題,但日前拜登次子杭特被《紐約郵報》揭發的「電郵門」醜聞,臉書當天就以「真實性可疑」為由(《紐時郵報》提供的電郵截圖,難以證明拜登父子與烏克蘭能源公司高層的不當關係),限制使用者分享此篇文章;推特也以「不當來源」等理由,禁止用戶轉發該則新聞。但這次打擊「錯誤訊息」的努力,卻被川普支持者批評「偏袒拜登」,推特第二天就決定道歉、取消轉發禁令。

在「打擊錯誤消息」與「維持政治中立」之間,社群媒體似乎顯得有些進退失據,但美聯社指出,臉書確實仍是網路時代影響最大的社群媒體,尤其與四年前相比,臉書用戶從18億人成長為27億人,今年的收入更上看800億美元,淨利預計可達232億美元。雖有推特、Tiktok、Reddit、Instagram等競爭者,但臉書顯然還是社群時代的王者,避免傳播錯誤訊息的責任也依舊重大。

仇恨言論成為社群媒體平台的頭痛對象。臉書被控未盡力打擊仇恨言論,遭全球上百家知名企業撤除廣告抵制。(AP)
仇恨言論成為社群媒體平台的頭痛對象。臉書被控未盡力打擊仇恨言論,遭全球上百家知名企業撤除廣告抵制。(AP)

仇恨言論成為社群媒體平台的頭痛對象。臉書被控未盡力打擊仇恨言論,遭全球上百家知名企業撤除廣告抵制。(AP)

不過《臉書效應》(The Facebook Effect)一書的作者柯克派崔克(David Kirkpatrick)對美聯社表示,臉書的首要任務是「成長」而非「減少傷害」,因此透過臉書散步錯誤訊息的情況很難徹底改變。紐約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的傳播學教授葛利基爾(Jennifer Grygiel)則說,祖克柏其實不太把外界對臉書的批評放在心上,因為根本沒有人監督他,董事會裡反對祖克柏的成員與其他高層也已經離開,但臉書用戶確實看見了新冠肺炎的假訊息、看見了川普如何利用這些錯誤資訊。葛利基爾批評,所謂演算法是讓臉書更為極化的技術,警告標籤其實效果有限,臉書試圖改善的努力也來的太晚。

雖然學者對臉書多所有批評,不過《華爾街日報》25日報導,為了應對選舉暴力等極端狀況,臉書團隊已經計畫引入為斯里蘭卡、緬甸等「高風險國家」所設計的內部工具,希望能夠平息與大選有關的衝突。《華爾街日報》說,這些緊急措施包括減緩病毒式貼文內容的傳播速度、降低壓制煽動性貼文的門檻,但臉書也為今年的美國大選設計了更多應對策略與工具,像是調整新聞來源、改變用戶看到的內容類型,降低檢測軟體判定危險內容的門檻。

出現在川普造勢大會上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影片。(美聯社)
出現在川普造勢大會上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影片。(美聯社)

出現在川普造勢大會上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影片。(美聯社)

《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說法,表示如果臉書使用了這些應對策略與工具,將會改變數千萬美國人在臉書上看到的風景,減少他們暴露在嘩眾取寵、煽動暴力與錯誤資訊下的機會。不過就像阻止杭特「電郵門」報導的轉發引起爭議,臉書內部員工也有人擔心,放慢熱門內容的傳播速度,可能也會減少善意的政治討論。

其實臉書的演算法對外界來說一直是一個謎,祖克柏上個月確實對《Axios》表示:「我們必須盡一切努力,減少選後發生暴力與社會動亂的可能性。」臉書的全球溝通與政策主管克萊格(Nick Clegg,前英國副首相)雖然也對《今日美國報》(USA Today)證實,臉書已經創造了「擊碎玻璃工具」(break-glass tools),但他拒絕進一步說明細節,「因為這顯然會引發比我們所希望的更大的焦慮。」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美聯社)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美聯社)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美聯社)

《華爾街日報》稱,臉書從2018年起,在國際市場採取的更為積極的管制措施,因為國際社會對臉書施加了更多壓力。聯合國就指責臉書未能管制仇恨言論與煽動暴力,助長了緬甸對於羅興亞人的種族清洗,此後臉書也在緬甸採用了人道主義干預的程序;另外一個例子則是斯里蘭卡,臉書的一位人權顧問判定,臉書對於仇恨言論與虛假謠言的不作為,為該國2018年的暴力衝突埋下了伏筆。

臉書顧問波因頓(Chloe Poynton)表示,上述經歷讓臉書開始重新思考,在危險性很高或者法治力量薄弱的時刻,應該要如何行動。「有些內容需要被整個移除、有些內容需要禁絕接觸提高貼文擴散率的臉書工具」。《華爾街日報》說,臉書甚至組建了一個團隊,根據地緣政治分析來對各國的貼文進行分析,包括暴行發生的可能性以及臉書的市場擴散率。

不過臉書把國外經驗搬回國內似乎行不通,因為對內容的進一步監管已經招來了兩黨的批評。以杭特的「電郵門」為例,共和黨人批評臉書偏袒拜登,民主黨人則批評臉書「做得不夠」、「過於放任右翼」。雖然臉書發言人史東(Andy Stone)宣稱「我們吸取了以往選舉的教訓,聘請專家在不同領域建立了有經驗的新團隊,為各種情況做好準備」,但《華爾街日報》也說,臉書事實上關閉或淡化了許多減少言論極化的作法,因為這些措施會讓臉書被視為「帶有偏見」。因此,今年大選若真發生結果遲遲無法出爐、或者候選人不願接受敗選的意外情況,臉書是否真敢把這些應對策略與工具全都派上用場,又不致連自己都成為政治狂熱者的出征對象,其實誰也不敢打包票。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2020美國總統大選》紅色幻想?藍色移動? 專家提醒選票全開完才知真正贏家
相關報導》 華爾街日報》美中科技戰,讓電信業與半導體業付出哪些代價、未來又會造成什麼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