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律師返國探親 卻因隔離見嘸人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在美國執業的華裔律師薛良權,原先要返國探親,沒想到3個月以來反覆隔離,真正的自由時間只有2天。(圖/翻攝自紐約時報)
▲在美國執業的華裔律師薛良權,原先要返國探親,沒想到3個月以來反覆隔離,真正的自由時間只有2天。(圖/翻攝自紐約時報)

自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以來,入境中國之後必須經歷多次核酸檢測以及至少3個禮拜的隔離,嚴格的管制措施,也讓國際旅行幾乎停擺。一名在美國執業的華裔律師今年1月花了上千美元機票,從洛杉磯返回中國探親,沒想到在中國的3個月期間,反反覆覆進入醫院以及隔離旅館,在中國真正的自由時間僅有2天,連親人都沒見上一面。

綜合媒體報導,在美國執業的37歲華裔律師薛良權在微博文章《我在中國三個月的魔幻之旅》中表示,由於疫情關係,已經2年沒有回山東老家。今年1月他花了7600美元買了機票,打算探望住在山東省東部的父母。雖然在登上從洛杉磯飛往廣州的航班之前,他就知道這趟旅程會很麻煩,他必須按照入境要求向中國當局提交陰性檢測結果。抵達後,還得進行入境隔離。但即便如此,他也沒料到自己將在中國展開一場「百年不遇的魔幻之旅」。

薛良權在機場做完核酸檢測、填完各種表格之後,隨即被巴士拉到隔離旅館,進行14天的入境隔離。好不容易在旅館安頓下來後,一通電話到來,告知他「核酸檢測呈陽性」,將要被轉至醫院。在廣州第八人民醫院待了27天,他被轉至廣州南沙醫院繼續醫學觀察14天,終於在2022年2月16日解除隔離,他被一輛巴士送到白雲機場,還有一名解除隔離的人與他同車。

當天晚上,薛良權抵達上海,按照規定到居委會報備。居委會表示他只需做一次核酸,如果沒問題就自由了。2月17日,薛良權拿到核酸陰性報告;但是19日,上海接到廣州的通知,和薛良權乘坐同一輛巴士的人「復陽」了,薛良權成了密切接觸者。薛良權隨即被送往松江的一處旅館,展開另一個14天的隔離生活。

好不容易捱到隔離期快結束,薛良權卻在隔離的最後一天被通知「復陽」,必須再送到醫院觀察。他自3月10日開始「莫名其妙的復陽隔離」,出院之後又再度展開另一段隔離期。一直到3月底,薛良權終於出院並且解除隔離,沒想到當時,上海浦東已經封城,浦西還能自由行動,他趕緊離開隔離旅館,搭計程車去虹橋,因為只有那裡才能到浦東機場。

4月1日,薛良權從浦東搭上飛往洛杉磯的班機。回中國的3個月當中,薛良權在隔離中度過,輾轉於醫院以及旅館,在回程航班之前,他在中國的自由時間有2天左右。根本無法去見父母。

事後薛良權接受採訪表示,「對我來說這個像一場惡夢一樣,1月1號我在洛杉磯的床上做了個噩夢,我4月1號醒來還是在洛杉磯床上。好像這段時間沒有了一樣。」

▲自疫情爆發之後,中國的國際旅行幾乎停擺。圖為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圖/翻攝自新華社)
▲自疫情爆發之後,中國的國際旅行幾乎停擺。圖為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圖/翻攝自新華社)

但薛良權也表示,雖然對於中國防疫政策有一定了解,但因為當時中國疫情不算嚴重,原以為隔離14天就能回到老家,沒想到卻碰上Omicron變異株在中國傳播。

薛良權坦言,他對於中國的真實環境其實不是非常了解,還以為在美國這樣,在中國也沒有很大的問題。美國的大家都知道,就算確診也不需要太緊張,不用「談陽色變」,但是中國對於新冠肺炎的理解與美國很不一樣,2邊的宣傳也有一定偏差。

在疫情爆發的2年多來,中國一直堅持著世界上最嚴格的防疫隔離措施,並持續追求「清零」。當疫情大流行剛爆發時,武漢也曾被封鎖2個月,而目前則是上海正在實施封城,對抗該市最嚴重的新冠疫情。而在疫情大流行之後,來往中國的國際旅行也因此幾乎全都停擺。

undefined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中國防疫好假 檢驗單位竟編造確診數
科技巨頭槓上!馬斯克不滿比爾蓋茲做空特斯拉 對話曝光
拍板!外長公館當官邸需翻修 尹錫悅上任將暫從自宅通勤

全球疫情大流行
北京超市被掃光 上海網民開清單給「11教訓」
新加坡擴大解封 疫情穩拚常態生活不停歇
女3周內染2變種株 已知最短紀錄
英研究:新冠住院患者1年後 「完全康復者不到30%」
新冠疫情:「長新冠」患者的經歷和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