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視台語新聞雜誌】蝌蚪老師 翻轉生態教育 以大自然為師

華視
·8 分鐘 (閱讀時間)

台北市 / 陳沿佐 採訪/撰稿 文楷誠 攝影/剪輯

您喜歡上自然課嗎?蜘蛛或蠍子,對您來說,是可怕,還是可愛呢?台大昆蟲系畢業的「蝌蚪老師」呂軍逸,擅長用孩子能夠理解的語言,帶著他們探索自然知識,他上課時不必帶課本,而是請來動物小老師,跟學生近距離互動,讓小朋友學習感受和觀察。平時除了教學,蝌蚪老師還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打造了一間生態咖啡館,館中收容了許多被棄養的小動物,也意外成為、人們與動物互相交流的平台。

牆上貼滿稚氣的畫作,伴隨著此起彼落的笑鬧聲,來到台北市這處親子館,有一群孩子,即將要迎來人生中第一堂自然課。拉著媽媽的手,興奮地往教室衝,究竟是什麼樣的課,讓孩子們如此迫不及待?他是人稱「蝌蚪老師」的呂軍逸,帶著大家跟昆蟲近距離面對面,首先要請「助教」出場。

看到毛茸茸,跟巴掌一樣大的蜘蛛,小朋友接連倒退了好幾步,要如何讓孩子克服心中恐懼,蝌蚪老師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搞笑扮起蜘蛛人,用活潑逗趣的方式,帶著孩子探索未知的蟲蟲世界,喜歡動物又喜歡小朋友的蝌蚪老師,台大昆蟲系畢業後,2008年決定投身教育界,帶著小朋友邊玩邊學,翻轉生態教育。

呂軍逸生態講師說:「我就花了滿多功夫,去研究怎麼上小朋友的課,然後就看了很久的兒童台這樣子,然後發現教小朋友其實很有趣,比如說小朋友不知道什麼是交配,我們就會講結婚,比如說他們不知道什麼叫作產卵管,然後我們可能就會說,它是牠生蛋的一個地方,會是這樣子」。

短短一小時的自然課,即便是兩歲的孩子,也能聽得懂,蝌蚪老師就像是個魔法師,讓小朋友放下展現強烈好奇心,從動物到小小的昆蟲,都可以是觀察的對象。呂軍逸生態講師說:「教學對我來說,有個學長跟我講過一個很重要的話,他說就是等你教十年之後,你都不可以忘記,第一次上課的感覺這樣子,比如說我上刺蝟的課,我可能已經上了300次400次,可是對小朋友來說,他們可能就是第一次上這個課,所以我就覺得,這個是保有教學的熱情是很重要」。

用最初的熱情從事教學,蝌蚪老師的自然課、主要鎖定3到12歲的孩子,期待他們努力吸收養分,有朝一日飛向更廣闊的天空,從事教育十多年,學生人數累積超過萬人,蝌蚪老師在孩子心中撒下種籽,拉近大自然與人們的距離。蝌蚪老師VS吳庚樺小朋友說:「你喜歡甲蟲嗎,那你喜歡葉竹節蟲嗎,那你喜歡蛇嗎,那你喜歡烏龜嗎,你喜歡蠍子嗎,蜘蛛」。

小萱小朋友說:「我喜歡剛剛那個波波(狐獴),(波波你為什麼最喜歡波波),因為好活潑很可愛,很像貓咪對不對,很像貓咪」。

李惠伃家長說:「她不懂啊,不懂牠是什麼東西,像看那個講義她會不知道,對啊就是真正去接觸到生物寵物,對啊她才會知道她的感受是什麼,喜不喜歡」。

走的是體制外的自然教育,在蝌蚪老師的課堂上,看不到刻板生硬的教科書,取而代之的,是讓孩子主動探索觀察。來到新北市的姜子寮古道,這天蝌蚪老師正在帶小朋友,近距離觀察一場動物獵食戰。大台北地區超過100條步道,都有著蝌蚪老師和學生一同踏訪的足跡,讓孩子徒手抓蜥蜴,學習從叫聲分辨青蛙種類,讓孩子試著親近土地,就會發現這座大自然寶庫,處處都是知識,呂軍逸生態講師說:「我們在創造的是一個,他在戶外,或者是他跟動物接觸,一個快樂的經驗,他就會無形中,覺得這些動物是需要被關注的,然後他喜歡這些動物,進而就會保護牠們」。

瑞芳長大的呂軍逸,外公開水族館兼營飼料行,也搭起了他與昆蟲動物的緣分。呂軍逸生態講師說:「我們以前早期的水族館,裡面真的是什麼都有,有海水魚魚蝦子啊,螃蟹啊烏龜啊,然後那時候也有賣飼料,有雞啊鴨啊,所以這些小動物,就變成是我寒暑假作業,飼養上面很重要的一個觀察的對象」。

愛動物如癡,現在蝌蚪老師不只身邊養了上百隻動物,還跟生態夥伴們創立了一間咖啡店,打造成生態交流平台。

陳沿佐記者說:「來到這間生態咖啡館,就可以跟各種各樣的動物,近距離面對面,像我現在可以跟這隻鸚鵡聊聊天說說話,牠還可以陪你一起喝咖啡」。

呂軍逸生態講師說:「我身上這隻BUDDY,牠已經今年第11歲了,牠已經養牠11年了,那當初其實我們是撿到的,那BUDDY牠其實是一隻很聰明的鸚鵡,牠叫非洲灰鸚鵡,那牠們大概是5歲小朋友的智商,然後牠平常牠非常愛講話,會講吃飯啦掰掰,會叫我家的狗過來,然後說好乖這樣子對對對」。

身長近一公尺的蘇卡達象龜,在庭院悠閒漫步,甚至連罕見的箭毒蛙也看得到,從兩棲類到哺乳類,從爬蟲類到昆蟲類通通都有,但這座小型動物園,卻沒有任何一隻動物是特地被買來展示的,全都有著不為人知的身世。被蝌蚪老師抱在懷裡的這隻綠鬣蜥,叫做「大媽」,個性溫馴,過去曾在野外流浪,現在則是來到這裡,等待下一個被疼愛的機會。

呂軍逸生態講師說:「像最近不是天竺鼠車車也是,然後很多小朋友會去養天竺鼠,所以我就想說有如果一個空間,它是可以讓小朋友,正確認識這個動物的時候,就飼養這件事情,它其實是可以被教育的」。

透過近距離觀察互動,實際了解動物習性,不少人才發現,原來照顧動物,沒那麼簡單。呂軍逸生態講師說:「透過一個講師,講師就像一個媒介這樣子,所以我很信任我的蛇,然後你願意信任我,那你就會對我的動物多一點了解,喜歡這個動作,它是可以被慢慢地被教育的,透過一個小人數大家的互動,他也可以知道說,我要怎麼跟動物,保持一個安全的方式接觸方式,然後未來我遇到這個動物的時候,或是我真的想要養這個動物的時候,我該怎麼辦」。

蔡小姐民眾說:「因為我平常就是還滿喜歡這些小東西,然後因為我們自己家裡,都不太有機會可以去飼養這些寵物,所以今天來這邊,可以跟老師跟這些動物互動,我覺得就是真的還滿開心的,尤其像蟒蛇,就是我自己就是從來沒有接觸過,然後今天碰到就發現,其實就沒有像想像中,就是那麼讓人覺得很害怕」。

把這裡的動物都稱為小老師,蝌蚪老師說,人類該心懷敬重,以自然為師,這裡不只兼具教育及療癒功能,更是一座動物中繼站。 這隻活潑好動,被收養者取名為「HOPE」的刺蝟,當初是從刺蝟繁殖場中被救出來的,現在頭好壯壯的模樣,跟當初瘦弱模樣截然不同,就像牠的名字,展現生命韌性,也為自己帶來一絲希望。

呂軍逸生態講師說:「比如說我們遇過,有一個他養了一隻烏龜,他就覺得這個烏龜,看這個比如說大湖公園,他覺得大湖公園是一個很棒的環境,這個湖面很大,然後烏龜也可以在裡面自在地生活,他覺得這樣是沒有問題的,可是他沒有外來種的概念,所以其實有時候,也不能怪飼主,但是確實飼主在養之前,其實應該要建立好他的概念,但是如果有一個,好的尋求問題的管道,我覺得那會是不錯的」。

從兒童生態教育,到動物收容保育,蝌蚪老師心裡還有個很酷的夢想,想要成為一本百科全書,引領孩子探索無盡的知識,還想打造一台巡迴車,帶著他在大自然認識的動物夥伴深入偏鄉,就像外公最初那座的水族館,為生態教育激盪出更不一樣的火花。

原始連結



更多華視新聞報導
蝌蚪老師 翻轉生態教育 |以大自然為師|華視新聞雜誌
參訪線上音樂串流平台 賴清德開金嗓
【華視台語新聞雜誌】煙囪下 蘆竹湳聚落的蛻變 許家鄉一個未來
嚴控疫情!澳洲總理:不著急開放邊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