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2022大選:聚焦南海爭議、美中角力中心?

·8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菲律賓與中國的關系最近因南海爭端愈趨緊張,雙方聚焦在南海「仁愛礁」的主權上。菲律賓國防部長上周拒絕中國提出「拖走在仁愛礁擱淺軍艦」的要求,並稱從未有過承諾。

中國外交部則回應稱,仁愛礁是中國南沙群島的一部分,要求菲律賓信守承諾,拖走在仁愛礁非法「坐灘」的軍艦。

名為「馬德雷山號」(Sierra Madre)的軍艦為是二戰期間為美國海軍所建,1999年起菲律賓刻意將船艦擱淺在仁愛礁周邊,作為主權象徵。位於南海的仁愛礁的主權一直存在爭議。

在這之前,中國海岸警衛隊的船11月中,攔截了菲律賓補給船並發射水炮。雖然過程無人受傷,但導致補給船無法運送物資給駐守仁愛礁的菲國軍人。

延伸閱讀:菲律賓控中國海警「非法」驅逐菲國船只

菲律賓總統候選人、現任參議員班斐洛·拉克森(Panfilo Lacson)在爭端發生後幾天,登上與中國有主權爭議的中業島,途中除了收到中國海軍的警告,手機還接到「歡迎來到中國」的短信。他此行目的是要宣示主權,在島上插上了菲律賓國旗。

選舉中的「南海議題」

「南海議題」是上屆菲律賓大選中的焦點之一。杜特爾特2016年競選期間,揚言要騎水上摩托車到與北京有軍事沖突的黃岩島並在島上插旗,但隨著菲中關系改善,杜特爾特隔年改口稱無需冒險登島。過去幾年執政期間,杜特爾特在南海主權上不夠強硬的態度飽受反對黨批評。

明年菲律賓總統選舉的候選人大致底定,「南海議題」再度受到關注,目前幾乎所有候選人都已經對南海主權爭議表明立場。

剛登上中業島的總統候選人拉克森在被中國海警警告後,在推特指中國海軍無權驅逐他們的飛機。另一名候選人、菲律賓拳王帕奎奧(Manny Pacquiao)則曾表示,在與中國成為「朋友」的同時,希望能保護菲律賓在南海的主權。

延伸閱讀:曾批政府親中的菲律賓拳王:明年選總統

同樣將角逐大選的馬尼拉市長伊斯科·莫雷諾(Isko Moreno)則說,將利用海牙仲裁機構對南海爭端的裁決,作為與中國談判的籌碼。杜特爾特的親信克裡斯多福.吳(Christopher Bong Go)也已登記參選,雖未明確對「南海議題」表態,但外界認為其立場將會與杜特爾特一致。

至於目前民調最高的小費迪南德·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在南海爭議上認同杜特爾特的作法,不應與中國發生沖突,稱「菲律賓無法承受與這個亞洲巨人開戰」。現任副總統羅貝多(Leni Robredo)也將參選下屆大選,她表示若中國不承認海牙仲裁則無法談,但在貿易、投資合作上持開放態度。

今年6月一份民調顯示,大約47%的菲律賓人認為政府在維護國家在南海主權方面做得不夠。「南海議題」與菲中關系常是菲律賓政壇及媒體討論焦點,選前更是明顯。菲律賓前海軍副司令裘德·王(Rommel Jude Ong)引述一份民調指出,對菲律賓人而言,南海議題的重要性排在第四,僅次於疫情丶經濟和貪腐。

內政優先於外交

菲律賓馬尼拉智庫「亞太進步之路基金會」(Asia Pacific Pathways to Progress)研究員瑞傑龍(Aaron Jed Rabena)向德國之聲指出,面對中國及南海爭端的態度,將決定一名總統候選人的愛國程度,以及會大多大程度上願意為菲律賓的主權站出來。

但他強調,南海問題的嚴重度也取決於該區域的情勢,如果南海局勢在競選期間升溫,那就會在選戰中扮演重要角色,不過在這之前,當然「會有更緊迫的(菲律賓)國內問題」。

長期研究菲律賓選舉的菲律賓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安天浩(Enrico Gloria)認為 ,比起南海爭議等外交政策,菲律賓人更重視選候選人的人格特質以及對於個人的期待。

他向德國之聲說:「候選人捍衛主權的行為或立場,可以增加自身名氣,但不見得能反映在支持度上。」他並說,雖然南海爭端及對中國的態度是個選舉議題之一,在總統候選人的辯論上也會是個題目,但並非影響選情的重要因素。

安天浩舉例,參選人羅貝多反中立場鮮明,捍衛南海主權態度強硬,但民調支持度仍落後於小馬科斯。根據菲律賓社會氣象站(SWS)11月中的民調顯示,小馬科斯的支持率47%,其遙遙領先反對陣營領袖羅貝多的18%,接著才是馬尼拉市長莫雷諾13%。

杜特爾特對中國態度轉強?

正因南海爭議態度並非動搖選情關鍵,安天浩認為,最近杜特爾特在南海議題上的對中國態度轉為強硬與選舉應該無關,比較像是在結束任期前要展現成果。

最近,杜特爾特在一場習近平參與的峰會上表示,他對近期菲中在南海的爭端感到「厭惡」。安天浩向德國之聲指出:「杜特爾特剩下幾個月就要下台了,他想讓菲律賓人看到他做了哪些事情,這也是他對選民的承諾。」

不過,菲律賓研究員瑞傑龍則稱,這的確有可能是為了選舉才改變態度,但這也是基於公眾壓力,畢竟杜特爾特過去也曾對中國發表過類似的聲明,因此必須繼續觀察。

美中角力中心?

明年五月將舉行的菲國大選,攸關馬尼拉未來是否繼續與北京繼續友好,又或是回到杜特爾特上任前的菲美的緊密關系。

安天浩指出,「中國議題」在杜特爾特上任後與中國建立友好關系才開始成為焦點。他認為,目前呼聲最高的小馬科斯對中國的態度,可能和杜特爾特差不多,也就是和中國保持友好關系,這是因為「中國仍能為菲律賓帶來一些經濟利益,這也代表捍衛南海主權上較弱的態度」。

但他表示,小馬科斯的外交政策可能和杜特爾特些微不同,像是與菲律賓與美國的關系就不會太差。他說:「小馬科斯不會像杜特爾特那樣,威脅要廢除「軍隊互訪協定」(VFA),因為大部分的菲律賓人仍是比較喜歡美國。」

延伸閱讀:美國副總統將訪東南亞 尋求支持抗衡中國

香港媒體《南華早報》日前曾引述菲律賓分析人士認指出,中國希望小馬科斯擔任下任菲律賓總統,因為他的父親斐迪南·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在46年前與中國建交。瑞傑龍向德國之聲表示,他同意這樣的看法,並說:「這可能是真的,因為馬科斯家族也一直與中國人非常友好。」

不過他也強調,當年也是小馬科斯的父親要求菲律賓在南沙群島的的主權要合法化,並在該島上部署菲律賓軍隊。馬可仕執政期間,佔領南沙群島多個島嶼並設立「卡拉延市」,但一直不被中國及越南所承認。

中國大使館10月19日邀請小馬科斯作為「榮譽嘉賓」,參加一場「中菲高層交往照片牆」揭幕儀式,牆上掛有他父親的照片。小馬科斯和中國駐菲大使黃溪連各自坐在其國旗下,宛如正式的外交會議,顯示中國與小馬科的關系密切。

「仍以菲律賓國家利益為主」

瑞傑龍指出,「對自己友好的候選人當選,符合每個大國的國家利益,但更重要的是,選舉將由菲律賓人民的意志來決定,這將首先考慮到菲律賓的國家利益。」

菲律賓前海軍副司令裘德·王向德國之聲指出,競選活動要在明年年初才正式開始,目前說誰會贏得明年的選舉為時過早。不過他說:「美中競爭將會影響所有總統候選人各自的外交政策,以及公共討論。」

菲律賓專欄作家奧斯汀·王(Austin Ong)則認為,菲國大選並非美中角力的中心,「特別是習近平與拜登團隊已直接溝通」。他強調,比起中美博弈,菲律賓大選的重要性更關乎當地的復蘇和發展,特別是面對東盟鄰國也在加速發展,挑戰之大。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李宗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