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毓蘭》婦幼保護承辦同仁責重權輕、員額短編

·3 分鐘 (閱讀時間)
葉毓蘭》婦幼保護承辦同仁責重權輕、員額短編
葉毓蘭》婦幼保護承辦同仁責重權輕、員額短編

【愛傳媒葉毓蘭專欄】11月9日國民黨黨團召開「狼蹤處處,跟騷法刻不容緩」記者會後,警政署當日發了回應新聞稿,但我們非常失望,對民間即時介入、快速防治、有效回應的訴求毫無回應,內政部對增加警察負擔疑慮很深。

11月19日內政委員會舉辦「跟蹤騷擾行為防制相關法制立法」公聽會,我再度向醫院請假出席發言,希望政府擁抱解決問題的機會,完成防治性別暴力的最後一哩路。

1997年性侵害犯罪防治法通過、1998年家庭暴力防治法,當時對所有警察來說都是全新的挑戰。

我時任警大推廣部主任,調了全國所有女警來訓練,跟時任刑事警察局承辦人女警官的王珮玲教授,篳路藍縷,與高鳳仙法官、黃怡君檢察官、現代婦女、婦女救援、勵馨等基金會,設計全新課程,訓練警察因應執行新的法律、新的觀念。

雖然壓力從四面八方而來,長官、基層都說法不入家門,家暴法是害人家破人亡的惡法,甚至許多女警哀哀求告,認為會害得女警沒有辦法兼顧家庭,但是最後我們都撐過來了!

當時對新觀念的抗拒和警察資源的不足,比現在更惡劣更千百倍,但是我們挺過來了,中華民國成為亞洲性別權力測度最高的國家,擁有最周延的婦幼保護,其中,我的警察弟兄姊妹們居功最為厥偉,這也是國家給予人民最基本的人權:免於恐懼的自由。

但是時空環境會改變,問題也像病毒一樣會變形,現有的防暴三法不足以涵蓋所有造成弱勢恐懼威脅的態樣,警察也需要新的工具:法律、觀念、知識、資源,更要強化現有的網絡合作機制。我們希望內政部、警政署不要錯過機會。

政策分析上說的「機會之窗」已經打開,長年存在跟蹤騷擾的政策問題,因為長榮女大生命案造成的政治氛圍,已經被看見,在內政部徐國勇部長承諾下,政策程序又走到行政院版草案審議。

萬事俱備,如果主事者不能即時掌握,機會之窗很快會關上,那麼警察將白白蒙受吃案質疑之冤,失去眼前調整法律和政策的機會。

今天民間團體,跨黨派立委包含范雲、賴香伶、張其祿、王婉諭都表達對跟騷問題的重視,乃至於期盼內政部聽進民間共識的建言,警政署若不抓住機會爭取國會支持、賦予工具資源,警政署的代表在公聽會上哭訴加班到十一點,我聽了很心疼。

因為長期以來警政署在婦幼保護承辦同仁責重權輕、員額短編,但與婦幼性平業務如排山倒海增加,動輒得咎成為媒體焦點,豈止中央如此,地方又何嘗不是;幾年前新竹縣警察局婦幼隊葉志雄組長也是以癌末病人硬撐所有壓力,鞠躬盡瘁英年早逝。

前幾年我曾經為了警察的婦幼保護業務做了一個很辛苦的研究案,希望能夠幫忙警察解決人力、資源困境,也回應人民日益高漲的聲音。

但是我看到的是警政高層只想以拖待變、保官為重,有些學者不能體察民隱,聆聽民意,曲意逢迎上意護航,對受糾纏、騷擾、跟蹤威脅之害的暗夜哭聲充耳不聞,這樣不但不能解決自己的問題,更不能回應民意,解決民怨!

內政部切勿錯估民意,切勿自誤誤人!

作者為立委、前警大教授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