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毓蘭》右耳嚴重聽損 依舊重心放國家!

·4 分鐘 (閱讀時間)
葉毓蘭》右耳嚴重聽損 依舊重心放國家!
葉毓蘭》右耳嚴重聽損 依舊重心放國家!

11月1日的星期天,突然發現右耳聽不到電話,有點心慌,但是心裡還是幻想著,睡一覺起來就會好了,免煩惱。但是護理專業的二嫂,卻連夜傳來許多突發性耳聾的醫學訊息,要我千萬不能輕忽。

11月2日星期一,是立法院最忙碌的一天。我在內政、國防外交、司法法制、交通委員會,分別有質詢、法案審查、預算提案。

一早七點半到各委員會簽到,八點排質詢後,去開了黨團會議,九點就先趕往台大耳鼻喉科門診,做聽力檢測,那時我的助理還抱著厚厚的一疊預算提案到診間去讓我簽名,以便完成聯署,十點前送案。

聽力檢測時,醫檢師露出的神情讓我開始覺得不安,她告訴我右耳的中低頻很差,很像梅尼爾氏症的症狀,「醫生可能會要求你住院」,還好,門診醫師只告訴我嚴重性,開給我最高劑量的膽固醇,要我認真服藥,一周再來回診。

回到立法院,先到國防外交委員會質詢,也順道請教老友,也是耳鼻喉科醫師的高雄榮總院長,「趕快去三總找王智弘院長,用高壓氧」林院長做了這個建議。

但是當時想到已經到台大門診,下午我又找了另位耳鼻喉科名醫梁家光醫師幫我做耳內注射,已經把握黃金治療時期作最可靠的治療了。

且戰且走吧!

發病的第一周,立法院的杯葛仍在進行,各委員會的質詢也盡量配合,但耳鳴嚴重,就像右邊腦袋裡經常有共機擾台,吵到深夜難眠。

但在梁醫師的悉心治療下,耳鳴稍緩,偶有空檔,有難得的清靜片刻。只是連梁醫師也不解為什麼聽力持續惡化。周一到台大回診時,臺大醫院已經幫我轉掛至突發性耳聾的名醫楊庭華醫師,聽檢的結果太差,楊醫師要求我立刻住院。

經過台大做了MRI,排除是腦瘤、腦血管病變,也使用類固醇、促進血液循環為主要療法。

但是隨著聽力的持續惡化,醫護們開始對我做心理建設,可能要接受永久性聽損的可能,「當然,出院後耐心治療,定期回診,可能可以恢復部分聽力,你目前左耳可以聽到20分貝,右耳90分貝,幾乎是什麼都聽不到。耐心治療,可以嘗試其他的配套:高壓氧、中醫針灸,或許可以回到50分貝,至少可以聽到講話了。」

至於為何會得這種怪病,醫生推估是工作壓力太大、太忙,免疫下降,引起病毒攻擊。

雖然國內有些醫院也有高壓氧艙的治療,但是台大楊庭華醫師告訴我「三總應該是最好的,因為空軍、海軍、砲兵聽損病患較多,在這部分的發展與成就可能領先全台」。

聽到最初林曜祥院長向我建議的高壓氧,腦中立即噹了一下。於是在周五從台大辦理出院後,立即飛奔三軍總醫院。

果然王智弘院長和三總的耳鼻喉科團隊已經準備好了。

我星期五下午住院後,立即進行第一次的高壓氧艙的治療,住進病房後,中醫部的林大夫已經來會診,為我施針開藥;同時又繼續台大給我的高劑量類固醇、促進血液循環的治療,還每天為我打耳內注射。

在三總住院以來,已經做了五次的高壓氧,從第一次在適應壓力時不舒服,到尋求出嚼口香糖進艙的因應之道,完全無礙,在高壓氧的助力下,我的臉色出現難得的紅潤,彷彿上了腮紅,打了蘋果光。

謝謝三軍總醫院給我的全方位治療。雖然我還不知道復原是否可及,但是我很放心把自己交給三總的團隊,畢竟軍警一家,回家受到最好的照顧了!

我也要謝謝蘇貞昌院長、嚴德發部長、軍醫局陳局長贈花鼓勵我,我會努力配合治療,希望11月22日我站上凱道反萊豬,為全民顧健康時,不會聽不到站在我右邊民眾的怒吼!

作者為立委、前警大教授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