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毓蘭》條子鴿事件澄清

·3 分鐘 (閱讀時間)
葉毓蘭》條子鴿事件澄清
葉毓蘭》條子鴿事件澄清

【愛傳媒葉毓蘭專欄】我與條子鴿只是單純的臉友,最近突然有不少激動的網友到我的臉書洗版霸凌,甚至還勞動名嘴、立委點名叫罵,說我沒有道德勇氣,說我蝦挺,我一直沒有時間回應,本想就讓新聞淡去,沒有想到這兩天的劇本是,台北市警察局廣傳條子鴿到侯漢廷議員處工作,是由我介紹,而條子鴿影射謝先生的文章,更是我們的合謀,這就扯遠了,且讓我做個說明。

我原本不認識條子鴿,他偶爾會在我臉書與警政相關的文章裡留言,文筆非常好。

去年六月,我先獲悉他要出書,也準備提早退休,我特別向一位共同朋友查證,也獲得這位我非常熟悉的學妹的推薦,告訴我條子鴿有很多基層的觀點,也很能寫,對我的問政和解決警察的問題會很有幫助。

去年九月,我已經買了條子鴿寫的新書,看完後曾經就聯合報上報導條子鴿為了出書要退休的事,問過台北市警察局人事室與萬華分局,希望了解他是否是因為出書得罪長官,不得不走?我當時這麼寫著:「謝謝,此人能寫,他的太太也在台北市刑大工作,對警察有感情。留下來對我們有幫助!」,此時,我只是純粹幫助警察、關心警察,與條子鴿從未謀面。

去年10月6日,我邀請條子鴿到我的辦公室來進行直播,那時我每周二中午都有個「警消說書人」,邀請出過書的警察、消防專家來直播。

那是我們唯一一次的見面。自此,我很少收到條子鴿的訊息,例如台北市某位所長,遇到什麼問題,希望我能協助;但是條子鴿的文章在警察群組中被大量轉傳。

9月5日上午,我在搭乘高鐵南下時,旅途中滑手機,讀到條子鴿這篇開罰單的文章。一開始,我覺得他當年與權貴互動的問話有趣,我只貼了HAHA,沒想到條子鴿立刻上來問好,說好久不見,我才會留下那句惹火黃光芹與網友的「真的不容易看出來,如果是那位領養的。」,後來轉貼到我的私人臉書(並非官網粉專),主要是因為我曾經寫過一篇非常類似的開罰單的文章,有時不開的罰單比開出對當事人影響更長久。

而稱這兩支申誡是光榮的印記,只是因為在我的轉貼版上,有許多網友在獵巫,要找出副分局長,我是希望條子鴿把這個當成是抗拒權貴施壓的印記。

至於條子鴿到侯漢廷議員處工作一事,我是到這個事件發生媒體報導後才知悉。侯漢廷和我是舊識,他在台北市議會常為警消發聲,會找條子鴿也是希望能有一個了解警察的人進入團隊。他們的認識,與我完全無關。

去年拉髮葉事件後,我說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打架,我是一個不說謊的人,說沒有打過架,就是沒有打過! 我和條子鴿的互動就是如此。

這次的條子鴿事件,雖然莫名其妙的炮火猛射,要求我切割,但是從來沒有什麼聯繫的臉友,是要我跟他defriend,LINE上封鎖嗎?

謠言止於智者,請不必自行編劇!

作者為立委、前警大教授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