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毓蘭》達陣!政府終於把毒品納入客運駕駛檢驗

·3 分鐘 (閱讀時間)
葉毓蘭》達陣!政府終於把毒品納入客運駕駛檢驗
葉毓蘭》達陣!政府終於把毒品納入客運駕駛檢驗

看到這則即時新聞,感慨很多,就在我突然罹患急性耳聾,許多朋友不斷提醒我放慢腳步、不要這麼拚,而我也再思考是否要多愛自己一點,不要像個拼命三娘之際,居然傳來交通部【近期將提出「陸運特定人員尿液採驗實施要點」修正草案,將「抽檢」改為全面採檢,公車司機每人每年至少抽檢1次。另刪除現行「應於4小時前通知受檢人」的規定,受檢人到場後立即採驗,達到不定期檢驗的目的。修正草案也將具體規範採驗毒物項目,將嗎啡類、安非他命類列為基本項目,並得增加檢驗項目,例如愷他命。】

這可是我在立法院第一個達陣,就像是我懷胎十月所生的孩子!

今年9月21日,剛好是921地震的21周年,傍晚時分我專程到位於內湖成功路與民權東路口的台北市防災科學教育館,與三位消防巨擘:921時的消防署長陳弘毅、全國退休消防總會總會長唐雲明博士,與防災教育科學館莊啟忠館長進行直播,回顧當年921大地震時的災變,與21年來在防災法制與設備的進展。

晚上才回到大安會館,就看到新聞快報,就在防災館附近,一輛三重客運突然失控衝上人行道,連環追撞,造成1死1傷,公車上的影片錄到許姓駕駛開車時打瞌睡,懷疑他是疲勞駕駛釀禍。

當晚,我接到一通電話,告訴我,這個駕駛有吸毒前科,朋友告訴我他有可能是毒駕。

在收到這個線報後,我緊急連絡法務部與警政署的連絡人,請他們轉達內湖分局偵查隊與士林地檢署檢察官,建議應對駕駛驗尿,果然駕駛坦承在不久前曾吸食過安非他命。

國內的法制在防制酒駕上有比較明確的做法,所有交通事故,對雙方都會進行酒測,所有公車總站對駕駛在出車前都會進行酒測。

但是對毒駕缺乏定期或不定期抽測,因此駕駛使用毒品提神者越來越多。於是我在10月12日以內湖公車司機毒駕為例,向交通部長林佳龍提出質詢,建議對陸運特定人士實施毒物檢驗,當時林佳龍允諾研究。

一周後,我又在交通委員會提案,凍結該部道路交通安全預算1900萬元,要求交通部對酒後駕車及使用毒品駕車肇事的防治必須積極研議,因為【酒後駕車及使用毒品駕車均為高危險違規,極易發生交通事故,造成無辜死傷,應嚴格採取有效防制措施,交通部雖有逐次修法提高罰責,但仍無法達到嚇阻作用,宜參考先進國家做法,累犯加重處罰或採必要的保安處分、查扣、沒入車輛、追究提供車輛者責任、對涉嫌毒駕者強制採驗尿、嚴禁駕駛職業車輛等有效之做法以達到防制效果】凍結的1,900萬元,俟交通部研擬改善計畫,提報立法院交通委員會,經同意後始得動支。

果然前輩指導的是。身為渺小的在野黨立委,平常不管多努力寫文章、跑委員會質詢,多半是狗吠火車,說者諄諄,聽者藐藐;只有在善用凍結運算的手段,逼政府相關部門正視我所關心的議題,果然,政府原來是會辦事的!

作者為立委、前警大教授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