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毓蘭》酒駕頻傳 壓力成警察最大職業傷害

·1 分鐘 (閱讀時間)
葉毓蘭》酒駕頻傳 壓力成警察最大職業傷害
葉毓蘭》酒駕頻傳 壓力成警察最大職業傷害

員警酒駕頻傳,但並沒有因為嚴懲、拔官、連坐而匿跡。

這個問題困擾警界許久,雖然我們不能全部以勤務的特性、壓力當作唯一藉口或理由,但是管理層級是不是應該要設法去了解背後原因從根本上去解決,當員警的後盾。

壓力,幾乎已經成為警察最大的職業傷害,有人以酗酒因應,也有人選擇壓抑,最後憂鬱症上身而不知。

去年7月16日台南羅姓員警被發現輕生,離世前還在用手機交代未辦完的業務。去年12月4日桃園的鐘大隊長(孝平)被發現在家輕生,一直以來他都是大家的開心果,但也有很多關卡難過,不為外人所道!

甚至高雄市張巡佐因為被抓到第三次酒駕,實在不知怎麼面對要被連坐記過的長官,竟決定輕生離世。其實警備隊也有掌握,張巡佐因家庭因素常藉酒澆愁,但只靠警局派員到家中關懷,仍阻止不了憾事。

每次員警輕生的消息見報,我們看到官方都是說感情糾紛、債務糾紛等,何時才要承認工作壓力太大是主因?

不要再以鋸箭法來面對這些問題與質疑,請深入的探討原因,解決問題,為這些不當的壓力找到出口!

作者為立委、前警大教授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