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陽孜狂草詩經 兩廳院解謎

李欣恬/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台北國家音樂廳大廳掛著書法家董陽孜的巨幅草書墨寶「瑟兮僩兮,赫兮咺兮」,令人印象深刻。(陳君瑋攝)
台北國家音樂廳大廳掛著書法家董陽孜的巨幅草書墨寶「瑟兮僩兮,赫兮咺兮」,令人印象深刻。(陳君瑋攝)

常到台北國家音樂廳看節目的觀眾,會發現大廳掛著一幅書法家董陽孜的巨幅草書墨寶,令人深刻印象,但上頭究竟寫了什麼?有人認為是「八方雲集」、「金石堂」,有人看到「琴瑟和鳴」、「嚇死寶寶」,成為兩廳院最大的「迷因」圖。

線條頓點 就像音符

原來答案是「瑟兮僩兮,赫兮咺兮」,來自中國最古老的詩歌經典《詩經》。國家兩廳院導覽員張詠晶解釋,「瑟兮僩兮,赫兮咺兮」的意思是「那樣悠閑,那樣雅致,那樣磊落,那樣威儀」,是春秋時代衛國人讚頌衛武公的話,形容他神態莊嚴保有威儀,「這幅書法作品的線條、頓點,有不一樣的輕重感,就像是音符。」

董陽孜過去曾為雲門舞集、台北車站和金石堂文化廣場題字,2003年,她和建築師陳瑞憲在兩廳院舉辦展覽,長364公分、寬837公分的「瑟兮僩兮,赫兮咺兮」,就是其中一幅作品。最初於2003年至2004年在音樂廳展覽,之後續展到2006年,並由兩廳院買下。

樂滿人間 兩相對望

國家音樂廳除了這幅重量級作品,還有與這幅墨寶兩相對望的陳景容溼壁畫《樂滿人間》,陳景容在兩廳院開幕前每天畫15小時,畫了近3個月,於1987年完成。畫面裡站在圖中央的女子,手拿鑼鼓,面對5號門,如同敲鑼打鼓迎賓客。

特別的是,畫面裡的女子們皆手拿國樂器,有嗩吶、三弦、胡琴、蕭、月琴、柳葉琴、小鈸等樂器,為了讓演奏的動作更逼真,陳景容特別請國樂演奏家作為模特兒,依樣繪製,遠遠看來,女子們或坐或站,錯落有致,也像音符高高低低,頗有動態感。

值得一提的是,遠方的群山與湖泊,畫的是日月潭,人物身上穿的淺綠色、藍色、紫色,也與外圍的紅色畫框相互映襯。據了解,現在陳景容每年也會定期修補畫作,讓畫面永遠保持新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