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其昌、陳柏惟 中火護航隊

施威全
·4 分鐘 (閱讀時間)

蔡其昌的中火主張,盧秀燕批是護航中火,清楚點出問題癥結。蔡其昌提議「中火燃煤機組除役不拆除」,與民進黨一貫主張相反,只為選下屆台中市長布局,高喊中火除役,可信度極低。

問題不在蔡其昌,是政府背叛中部民眾,違法護航中火燃煤機組,劣跡斑斑,現在任何來自民進黨的中火主張,都沒公信力。

前科一:台中市政府本來已經廢止中火兩部燃煤機組,中央政府違法介入,硬是重新啟動,讓民眾見識到了民進黨讓僵屍復活的蠻橫手段。面對燃煤機組,民眾當然希望拆除,唯有拿十字架戳向僵屍的心臟,加以焚屍,才能確保僵屍永遠安息,否則以民進黨的背信前科,燃煤僵屍可以輕易地掀棺而出,活蹦亂跳。

前科二:台電企圖蒙混過關。台電說,在空氣品質好,中部AQI低於100時,被廢止的燃煤機組才會啟動。AQI100不是空氣品質良好,是空氣品質普通,與空氣品質橘色警戒的AQI101,僅僅一線之隔。前台中市長林佳龍曾說,中火排放的PM2.5占全台中總量的14.5%。依此數字推論,兩部燃煤機組一開就可能使空氣品質從普通變成警戒。

台電的AQI100如同說,水淹到3/4鼻孔高度,不算淹水,就算人已經嗆水連咳了,還是要等整個鼻孔都浸入水裡了,才算溺水。台電若真有誠意,應該以AQI50為標準,那才是真正的空氣品質良好指標。

前科三:行政院顯然與中部的天空有仇,乾脆出面砍斷台中市的手腳,把市議會立法通過的《生煤自治條例》這套整治空汙的利器,連根拔起。行政院的護航違反自治條例保留原則,違反大法官738號解釋。大法官說,為了公益,地方自治條例可以制定比中央法律更為嚴厲的管制標準。但行政院說,台中市政府管制太嚴格,不行,民進黨內閣就是要放水。

民進黨為了選舉不擇手段,一再設局騙選票,現在又說中火要除役,當然沒人信。

蔡其昌或許真想出汙泥而不染。他提議中火燃煤「除役不拆除」,理由是天然氣靠進口,大陸容易封鎖,基於國安考量,天然氣不完全可靠。但民進黨的能源願景裡,不可靠的天然氣將占全台發電的5成。蔡其昌對天然氣的表態,不該只表一半,應該挑戰民進黨的整個能源政策。

蔡其昌不只陷入空汙困局,而是陷入了根本無解的政策困局。中火會成為焦點,因為民進黨提不出行得通的能源路徑圖,民進黨的路線是先增煤,然後增碳;先增加燃煤,然後增加燃氣。

減核是台灣該走的路,但要走得通,而不是在減核的路上先用空汙犧牲台灣人的健康。民進黨不同意國民黨的漸進減核,那就該提出民進黨版,兼顧健康與減核的路線。加強發展儲能,拉大離尖峰的電價差距,擴大節電,加速風電,寧可用國產化的比率來框住風電外商,而不是拿國產化項目來綁風電,這些都是可以著重的項目。可惜,如同黃士修等年輕人說的,民進黨的路徑圖就是燒好燒滿,增加空汙,增加碳排放量,為了減核先殺人。

想談中火,卻不批評民進黨的能源路徑圖;自以為提出中火問題的解方,卻不面對民進黨錯誤的能源政策,蔡其昌的提議,就是護航中火。有人中了箭,請傷科治療,醫生鋸下箭杆就收錢。問他為何不治理源頭、取出箭頭?傷科醫師說那是內科的事。

傷科醫師蔡其昌陷入無解的政策困境,但政治上,是成功的操作。聲量低於盧秀燕與林佳龍,唯一的作法,就是蹭盧秀燕;提出中火解方再怎麼荒唐,政治聲量不可能再低,最糟也是這樣。只要纏住盧秀燕,就能往上攀。

同樣來自台中,蔡其昌自動自發站進護航中火的隊伍裡,是聰明的作法;陳柏惟傻傻地,也跟著排隊,愚蠢一以貫之。陳柏惟說中火議題不是打假球,且看看行政院這個裁判,吹黑哨,把台中市政府隊的前鋒、後衛和守門員都舉紅牌趕出場,還命令場邊裁判下場幫台電隊踢球,陳柏惟說這不叫打假球,那就罷免他。(作者為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律學校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