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正元、黃國昌贏 韓國瑜、王浩宇為什麼輸?

李彥謀
·4 分鐘 (閱讀時間)

政客除了會選舉,以後也要學會如何不被罷免,從里長、議員到市長,都有可能因為做不好而被罷免。(攝影/趙世勳)

桃園市議員王浩宇被罷免後,國民黨喊出「中央拚來豬公投、地方拚萊委罷免」,而不論罷免案是否成立,連署罷免的活動恐會此起彼落,而罷免門檻從過去的高門檻修法降低至公民數的1/4,也有識者認為不合理,對於罷免成功直呼「荒唐」。

林濁水:保障少數而當選,封殺少數讓他落選

前立委林濁水在開票當晚就批評,「複數選區選出的議員,卻用等於單一候選人的方式予以罷免,這很荒唐。複數選區制度是保障少數,但是單一選區效應正好相反,等於用保障少數的方式讓他當選,然後用封殺少數的方式讓他落選。太荒唐了。這將演變成藍區綠議員被罷,綠區藍議員易被罷。」

林濁水說,「議員因言責被罷,違背言論免責原則」,他表示,「歐洲沒有議員被罷制度,台灣居然跟隨搞不清楚狀況的民粹社運教父,硬修法逆向而行,強化罷免制度」,他感嘆,「勸也沒用,真是可嘆」。

不過有人說,王浩宇被罷免的票數,比他當選的票數高出5倍,被罷免當然合理。事實上,不論是罷韓還是罷王,氣氛都已形成,能不能過關都是在於投票率,王浩宇案的投票率不到3成,韓國瑜案的投票率是4成,如此能否代表民意?如果綠軍也是傾巢而出,會讓罷王案失敗嗎?但罷韓案不論藍軍怎麼動員,還是無法逆轉。

蔡正元、黃國昌贏,韓國瑜、王浩宇輸

罷免門檻到底要高還是低,其實要看不同環境與不同對象。蔡正元、黃國昌的罷免案沒有過,還有一些地方的里長罷免也不過,然而大範圍的高雄市長,硬是以超過韓國瑜的得票數作結,讓泛藍啞口無言。民進黨把罷王成功歸結於藍大於綠的基本盤,以及黃復興黨部動員,恐怕不是結果的真正核心。

選罷法歷經多次修正,從最早不得宣傳罷免,到改為開放宣傳,門檻也從高門檻降到公民數的1/4,但何謂合理,就要看後續政治發展。如果國民黨遍地烽火式的進行連署、推動罷免,可以收到部分效果,但會不會全盤獲利,就很難說了。因為若是對立性或黨同伐異的罷免,可能也要承擔後座力。

重點是,選舉投票大家都很熟,怎麼爭取選票、開競選支票、如何賺大錢,都運用得熟能生巧,但是要怎麼打罷免戰,藍綠都很欠經驗。蔡正元、黃國昌、韓國瑜、王浩宇,都使採取低調策略,希望降低投票率以使罷免不成,只是前兩人成功,後兩人失敗,顯然制度是次要問題,主要「人」才是關鍵。

政客未來除了會選舉,也要學會不被罷免

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陳茂雄撰文指出,韓國瑜的罷免案本來是不可能過關,但是韓粉攻擊性太強,形成嚴重的藍綠對決,提升投票率,甚至有選民是為了反韓粉而投票。至於王浩宇,中壢眷村是王浩宇的死對頭,市議員一萬票就可以當選,而該區多數選民本來就反王浩宇,造成王浩宇只需少數選民支持就可以當選,被罷免時卻要面對強大的敵對勢力。

陳茂雄指出,選票可以分成組織性選票及意識型選票,依靠組織性的選票當選者,罷免期間只要低調就可逃過罷免;依賴意識型選票當選者,平時就相當高調,罷免時就算低調,敵對勢力還是不會輕易放過。王浩宇是靠意識形態吸引選票,雖然民進黨提醒王浩宇低調,然而深藍選民不容易放過他。

其實,從王浩宇、韓國瑜被罷免成功,他們的自家後院都失火,王浩宇是自己親戚都要罷免他,韓國瑜在最深藍的左楠軍眷區也失守。再者,中壢並不藍,甚至是民進黨在南桃園的主力區,它從黨外時代就已被民主啟蒙,鄭文燦兩次在中壢分別得到45%與48%選票;蔡英文兩次大選都是最高票。

如果蔡正元是靠港湖的藍軍大本營逃過一劫,黃國昌也能在偏藍的汐止區躲過罷免,韓國瑜在偏綠的高雄遭驅逐,王浩宇則在偏藍的中壢敗北,這些並沒有一致性的理性可以預先推論。重點是,政客們往後不但要會選舉,也要開始學會如何不被罷免,至於修法拉高門檻,最好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再下定論。

更多信傳媒報導
民進黨桃園少一席議員 王浩宇罷免案會連累鄭文燦?
20種口罩檢測結果出爐...3件含鉛!消基會教「簡單2方法」看口罩是否有溶出色料
科技巨頭推動「數位疫苗護照」 塞爾維亞「球王」喬科維奇拒打新冠肺炎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