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為何不提中華民國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蔡英文總統的元旦文告「終於」隻字未提「中華民國」了,改以「台灣」兩字替代!

根據總統府方面表示,元旦文告的初稿是由蔡英文自己寫擬,而理所當然最終定稿也由她裁決,在元旦升旗典禮之後,對著麥克風逐字念出。

在一個國家、政府與歷史年份的「民國111年」的最初紀錄中,如今正式消失在總統最高權力位階的言語和文字裡的「中華民國」,究竟意味著蔡英文的性格思路出現何種結構性的「偏差」或「抉擇」?特別是蔡英文並沒有忽視「兩岸」,文告對於北京的喊話依舊篇幅吃重,稿中的定位與謀略盡顯出她陸委會出身的渾厚積澱。

只是,研究蔡英文的政治人物心理,都不會忽視去年「論文門」對她造成的潛在影響。一個兩三下就可透明公開的博士學位與論文,最終竟是由總統府各種充滿瑕疵的「證據」,挾帶著司法、教育部會介入了「提起訴訟」與「列入機密」,採取權力覆蓋式的極端掩護。這些都鋪顯出蔡英文「政治心理」的微妙變化。

政治領袖一旦來到連任的末段,往往會進入某種「歷史定位」的自我思判!這既是一種政治理想的抽象追求,有時也往往成為脫離政治現實、劍走偏鋒的導火線。

蔡英文的最大麻煩,確實在於「論文門」引發出某種權力不安,原本遠離派系紛爭的她到了「權力晚年」,必須建構自己的防禦體系以力求捍衛,或者遮蔽。

政治權力的本質,除了放大,確實就是「遮蔽」。歷經2021年的新冠疫情洗禮,蔡英文的聲望沒有太大傷損,主因也是她走「遮蔽路線」,這讓她決心更為「遠離媒體、遠離大眾」!一邊豎立「輿論防火牆」,另一邊全力加強「網路社群的貼文擴散」,不得不說「網路總統」如今已成為蔡英文的正式標籤。蔡英文如今確實遁入一種「網路形象訴求」為主導的韜晦或隱藏!

整個政府說來,真正麻煩的唯有民進黨內部「派系勢力的崢嶸需要費心調節」;除此之外,身為「宅女、缺乏民間友人、對基層毫無興趣」的蔡英文,究其這1年多來的所言所思,幾乎沒有任何「放行郭董疫苗」之外值得「政治掛齒」的代表作,她唯一有興趣的,只有「策略性也實質的渴求、討好年輕族群的話題支持」!

這些都使得骨子裡壓根對「科技、經濟、文化、藝術」毫無真正興趣的蔡英文,人生價值最終只有傾心於「台灣」為主體的國際戰略、中美台關係,乃至兩岸大陸,成為她無論日以繼夜「運籌帷幄、細思極恐」乃至「任性放縱」的唯一領域!

特別是一旦她心目中認為兩岸進程「應當推進」,無論從政治戰略結構、思路意義、語法邏輯上,2022年終於來到某一個她在辦公桌上初擬時,一時靈機一動,認定「再也不提中華民國」的元旦文告時刻來到了!

就如同101大樓的跨年煙火,今年底的台灣地方大選,恰是蔡英文繼續「一手壓制國民黨勢力、另一手緊抓民進黨內部」的權力綻放時刻!但另方面卻也是她被「台灣本土的歷史定位」質問、同時被「論文門的陰魂不散」繼續追討的度日如年!

蔡英文當然在權力現實上已經開始「倒數計時」,賴清德待在身邊隨時發動撕咬,捉襟見肘的她當然早就顧不得「中華民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