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跛腳恐慌症

·3 分鐘 (閱讀時間)

日前民進黨全代會工作小組會議討論初選提名規範時,黨祕書長林錫耀竟然表示蔡總統想跳過初選程序,直接協調徵召6都參選人。此言一出,立即引發黨內正國會系統的反彈,甚至質疑祕書長假傳聖旨。黨中央雖澄清只是尚待討論的提案,但恐怕更真實地反映出蔡總統內心對於權力失去的恐懼。

一般而言,民主國家第二任總統因無法連任,都會面對逐漸失去權力的跛腳困境。這種情況在黨內派系競爭文化濃厚的民進黨更是如此。總統無不擔心繼任者太早浮出檯面,會因權力重心的移轉而加速弱化自身的主導性。雖然地方首長的選舉看似與中央並不直接,但是由於台灣幅員小,地方首長就如同諸侯一般,各有分量。尤其轄下人口眾多的直轄市長,更是可以直接對中央嗆聲叫陣的大諸侯。

台灣現在6都人口超過1600萬人,占台灣人口總數超過7成,如能有效主導6都繼任人選,對於鞏固中央權威的重要性不言可喻。如果加上正在醞釀升格第7都的大新竹市,涵蓋人口更達台灣3/4,直接影響總統是否可能提前跛腳。

由於距離2022地方選舉只剩1年,民進黨內各派系早已蠢動,日前蘇揆堅持民眾掏錢的五倍券政策遭黨內圍剿,除顯示派系競爭已經白熱化,也不難看出派系間脆弱的恐怖平衡即將崩解。但放任派系亂鬥,不僅可能讓蔡總統權力加速弱化,內鬥更可能重傷政黨形象,而2022選舉民進黨一旦重挫,只會加深蔡總統的跛腳危機,且不利2024大選布局。這或許是蔡總統必須出手的理由之一。

然而這些擔憂都是出於鞏固總統個人權力的視角,但對於黨內的民主,卻是嚴重的倒退。民主政治正是因為擔憂絕對權力帶來的腐化,因此特別重視掌權者的任期限制,避免權力過久且過度集中於特定個人。蔡總統未來任滿下台,裸退其實是最受推崇的選擇,然而她對於後續地方首長的繼任安排絲毫不願鬆手,動機可疑;排除最民主的黨內初選方法,毫不遮掩地想直接欽定繼任人選,手法更是粗暴可議。

蔡總統大剌剌表態插手後蔡時代的權力布局,真正原因當然讓人好奇。避免執政晚期的跛腳或地方可能的勒索,應該只是表面,擔心權力失去後可能被黨內黨外清算,可能性更高。因此,必須先行布局介入6都繼任人選,甚至欽定總統大位繼任人選,以構築自己的黨衛軍;這樣才能像阿扁一樣,在面對貪腐究責時,能有聲援自己的政治力量。

蔡總統本人厭惡初選,此好惡在與賴清德競爭黨內總統提名過程中已不斷顯露。不論這段舊恨,以及與各派系對現在資源分配不均的新仇,都不免讓人擔心蔡總統失去權力後的處境。尤其蔡英文的博士論文疑雲,疫苗採購解不開的黑箱陰影,更是許多人想揭密之處。這些蔡總統的痛腳,都可能在其失去權力的那一天起,重新成為焦點。

至於她會不會效法當完總統當總理的普丁、沒有任期限制的習主席,還是當完總統準備選副總統的杜特蒂?權力使人腐化,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