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來談一張廁所告示?!

蔡詩萍/來談一張廁所告示?!
蔡詩萍/來談一張廁所告示?!

 

啊,有時,單從上廁所,你便能觀察一家企業的文化。有些時候,人會在某些極為意外,不甚起眼的地方,突然靈光乍現!我是指,尿尿,上廁所的時候。

     隔了一個多月,沒有固定週一早上到「周玉蔻嗆新聞」的節目了。今天來了。上節目前,一貫知道蔻蔻的嗆辣,一定是要先上廁所,清理乾淨,免得一怒,或,一激之下,膀胱受不了。今天上廁所時,突然看到馬桶後,一張提醒,主要是提醒男士:尿尿要對準,如果不行,也請尿完後擦乾淨,以免讓後續使用者不便。

男士們尿尿對準與否,不是一個什麼特別的問題。一般男生廁所,在小便斗前,也會有這類提醒,有些還非常幽默,或者,極有創意,比方說,在小便池裡放樟腦丸,讓你瞄準它;或,有些會畫一些小圖案,我看過小蜜蜂之類的,讓你射擊它。總而言之,就是用心良苦,要男士們,舉槍,射擊,對準靶心,就對了。但我今天上的廁所,男士小便,直接就是馬桶!所以,才會有馬桶後,貼著提醒,要男士尿尿對準,不然事後須擦拭乾淨的建議。你覺得奇怪,或有趣嗎?來,讓我告訴你一個關於這家電台的經營者,甚為用心的視野。

這電台是hitFM,在台北的叫台北之音。我們老闆,江湖人稱廖姊。她在規劃電台的洗手間時,乾脆打破傳統,不在同一樓層分設男女廁所。而是,一樓基本男士用,二樓主要女士用。有沒有注意我的修辭,「基本」、「主要」,意思是雖然有男女之分,但實際上,卻常常沒有刻意男女之別。而且,我們電台的廁所,妳/你若進去,女生沒問題,直接就推門坐馬桶,但男生初來乍到,一定會猶豫一下,哦,走錯了嗎?怎麼一排看似女生廁所的格局,通通要推門,是看見馬桶,但小便斗呢?

你沒走錯。在廖姊的規劃下,男士,女士的洗手間,格局統統一樣,都是一排小隔間,推門進去,馬桶侍候!沒有男士小便斗!我們的男性副董事長進來,一樣,乖乖進小隔間,面對馬桶,再來思考,你,採取那種姿勢,放尿!為什麼這樣設計呢?我猜,節省空間,應該是一個考量。但,電台陰盛陽衰,其實女士們使用之多,是超過男士的,這樣設計,比較符合實際。再來,就是我要提的重點了,我猜想,廖姊是要打破男女慣有的格局,讓上廁所這件日常工作環境裡的必要之事,在不知不覺中,建立一種兩性尊重,學習互動的文化。

我猜得對不對呢?我告訴各位,百分百,對!為何?比方說吧,我來上周玉蔻的節目,結束後,去洗手間,周玉蔻接著跑進來,我們寒暄兩句,她進一間,我進一間,說不定還會隔著門板,再聊幾句!又或者,我有時進電台,去上廁所,一進去,看到一位優雅女士,正對著鏡子補妝,看到我,笑眯眯的說,不好意思啊,台長,我一下就好!

反倒是我,堆著笑臉,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看到妳素顏了,罪該萬死罪該萬死,然後退出廁所。你看,就是這樣,在電台裡,進進出出,上廁所是日常,在廁所遇見男士女士是日常,在日常裡日常久了,不會漸漸打破一些陳規,凝聚一些跨性別的價值嗎?你不能不佩服,廖姊,打破廁所之男女分別的巧思吧!好了,現在可以回到那張馬桶之後,提醒男士尿尿對準的告示了。你有注意關鍵點在哪嗎?其實,在一般家庭,應該沒有專屬男士的小便斗了。的確,我偶爾也會在一些家庭看到,但真的不多。絕大多數,是馬桶,男女通用。但男士站著尿尿,既是本能,也有數千年傳統吧!面對馬桶,你是站著尿,還是坐著尿?

我是非常馴化的男人,家中都是女性,坐馬桶,是常態。也唯有採取坐姿,才可確保尿液不會濺出!不會被太座K!你知道,這習慣一旦建立,一旦內化,尿尿遇見馬桶,多半是本能坐下的。就算,有時基於時間考量,必須站著尿尿(畢竟鬆褲帶,脫褲子,坐下,尿尿,要比站著,拉拉鍊,尿尿,費時多了。由此可知,女性上廁所尿尿遠比男士費時費勁,因而在廁所數量上,不能只求男女形式的公平,應該女廁多於男廁,很合理。)由於我們採坐姿尿尿,已成內化價值,所以,就算我站姿尿尿,也一定會尿完後,用衛生紙,把馬桶邊緣擦一擦,讓可能的尿液,不會明顯滴在上面。我自覺,這習慣很好。

這便是,何以我會特別留意這張提醒字條的原因啊!因為,台北之音,太特別了,男士也一樣,必須在馬桶上尿尿。由於,這廁所不知不覺,變成男女通用,因而,在提醒男士採取坐姿時,不得不兼顧有些男士喜歡站著尿,所以提醒他們,必須要擦拭乾淨。

一間廁所的告示,往往反映了這家企業的某種文化。你/妳不覺得,我們台北之音,很特別,很好玩,很幸福嗎?呵呵,歡迎你,歡迎妳,有空來我們台北之音,上廁所。啊,最好是上廣告,上通告,也趁便上個廁所,你會體會我告訴你的,關於這家電台的文化氛圍。

 

作者為知名作家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