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價值」是比「價格」更令人動容的!有感於「瑪莎青年」的荒蕪,有感於《宜花東鹿》的感人!

·5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價值」是比「價格」更令人動容的!有感於「瑪莎青年」的荒蕪,有感於《宜花東鹿》的感人!
蔡詩萍》「價值」是比「價格」更令人動容的!有感於「瑪莎青年」的荒蕪,有感於《宜花東鹿》的感人!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開名車瑪莎拉蒂的「富二代」,圍毆與之發生車禍事故的大學生,導致命危,而案情又從非現行犯,演變至有蓄意殺人之嫌疑的急轉彎!?

我確實按捺不住了,是警方對開名車的富少總是公權力自我退讓?還是,一貫的辦案漫不經心呢?

但,才起手開了個頭了,便急著趕去松菸誠品,看羅大佑與他的音樂團隊,在去年疫情爆發後,趁空檔完成「宜花東鹿」系列演唱會,總結成一支紀錄片。

放映中,我不時溼潤了眼眶,一路跟著大佑的歌聲走。原來,大佑也要六十七歲了!當年一頭捲髮,黑衣黑褲黑墨鏡的年輕人,如今,還在台上,還抱著吉他,訴說他的音樂夢!

在一堆人擠向台前跟大佑打招呼時,我悄悄離開戲院,但我的眼神不時望向人堆中的大佑,少了四十年前,眼神的迷惘,憤怒與挑釁,多了做爸爸的和藹,多了音樂風格隨歲月而輕輕浮盪的溫柔與多情。

我遠遠的說了聲:祝福你啊,大佑,繼續寫歌繼續唱,在這塊島嶼上,你具備回顧人生的智慧了!

走出戲院,我在松菸的一角坐下,要完成我已經起了頭的這篇文章。新聞一直在動態的發展。法院裁定肇事三人收押,案情直轉極下,這是台中市警方最不能服人的地方。

如果案情這麼嚴重,為何第一時間,縱放?如果是因為事情大條了,輿論嘩然了,那不是又顯得「司法判斷」有問題嗎?案情的部分,我不想多猜測,但我尤其關心的是,這幾位「所謂的富二代」,他們的心態與價值,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隨著案情的曝光,毆人的三位,背景也一一曝光。說真的,看起來,他們離「真正的富二代」,大概還很遠。不過,他們的成長歷程,與生活的樣態,倒是意外的,讓我們看到了台灣社會的「某一些面向」。

比方說,當年最早的一批外籍新娘,她們嫁到台灣後是不是婚姻幸福?是不是不少早就自食其力了?而她們辛苦適應的過程中,她們的孩子很多已經年紀不小了,這些孩子有的相當爭氣,但是不是有的,也在自我的認知上還在摸索掙扎?

持球棒露出狠勁的「瑪莎青年」,據他父親說不是壞小孩,可是卻又多次惹事,讓爸媽有了不少次「出面道歉」的前科,我在他父母親的身上,看到了「上一代」胼手胝足創業的「台灣打拚典型」,可是卻也在這肇事青年的身上,看到了「這一代」似乎沒什麼目標的懸浮人生!這到底怎麼回事呢?

媒體披露的訊息若沒錯,這兩部擦撞的車,一部很平民,車上是正在求學中的幾個大學生,另一部名車(登記在媽媽名下)上的三位,雖非大富大貴的二代,不過看來起碼都不是要打工,要省吃儉用的年輕人,才會閒來無事,喝酒吃飯,在酒興的推波助瀾下,因細故便持棒毆人,這至少顯示,這幾位「富二代」,是沒有基本的禮貌與修養的,換言之,他們也許已經過慣這樣的日子,而他們的爸媽,也習慣了要不斷替他們的兒子,道歉賠不是擦屁股,如果真是這樣,不叫溺愛不叫媽寶,又叫什麼呢?

我在看完《宜花東鹿》的紀錄片之後,再重拾這篇評論的接續,心中是有不少感觸的。人不怕貧窮,人也不怕叛逆,苦悶,但怕的是,找不到人生可以努力的方向。

《宜花東鹿》裡,年輕的羅大佑,是不想跟著家人,世俗之期望,而非得當醫生不可的,他投入一條其實他當初也茫茫然在摸索的流行音樂之路,而後,更在這條路上,從台灣,香港到大陸,不斷的摸索,有沒有失意的時候呢,有沒有困頓的時候呢,想必都有過吧。

而紀錄片裡,那一群完成這趟《宜花東鹿》音樂旅程的老中青三代,不同的音樂位置,不同的人生歷程,但,總給我「無論多苦多悶」他們都在自己要的方向上,不停的往前摸索著,這不就是人生「一旦啟航了」,你就會往前一直走的「隱喻」嗎?

然而,類似「瑪莎青年」的這幾位,甚至,包括更多,可能比他們更有錢,更炫富,更讓律師,讓爸媽,讓有力人士出面幫忙擺平許多惹出麻煩事的,多金卻不知人生「下一步為何?」的年輕人,他們能為自己想想:人生「這樣揮霍」,到底有什麼意義嗎?

我們常說「價值」比「價格」重要,也許,在《宜花東鹿》裡,一群音樂人在疫情中想為這塊土地做點什麼的熱誠,叫價值,雖然他們不免要賠錢。

也許,當開著母親名下的名車出門嬉戲,卻無端肇事的年輕人,在持棒痛毆他人時,他內心是無比之荒蕪的,因為,除了名車,他其實也沒有其他可以「凸顯自我」之價值的長處了,這是他的悲哀,不也是打拚事業的爸媽,最大的悲哀嗎?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