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二十一

·5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二十一
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二十一

〈一幅〈夜宴圖〉,訴盡了韓熙載的秘密,道盡了南唐的風華〉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李後主身陷大宋的國都汴京,屈辱的接下「違命侯」,吃喝穿用,所有開銷都要看皇帝的臉色。可以想像,他的苦悶。除了喝酒,填詞,或者讀書,發呆之外,他能做什麼呢?

最自由的,莫過於回想往事了。只要想在腦袋裡,不說出來,或不寫出來,誰知道呢?

當然李後主最終死於非命,還是因為他把心思念頭寫出來了!

他會想到韓熙載,很合理。他一度是考慮讓韓熙載拜相的。讓他來挽救南唐越來越衰弱的國勢。而韓熙載也曾經是抱負滿滿的。可是,李後主身旁的人,力勸他不可。

他們說,韓熙載奢靡,荒唐,已經老了,不堪大用了。

李後主怎會不知韓熙載老了,但年齡不是問題,老臣謀國,重點在,他必須志在千里,不是嗎?於是,李後主想到一個辦法,找一位畫師顧閎中,去韓府探探底。看看這韓熙載到底是怎樣奢靡虛華度日的。

顧閎中用了多久時間,不詳。但他畫出了一幅了不得的大畫,這是真的。這是一副絹畫。畫在絹帛上。全長是335.5公分,寬是28.7公分。畫上,分五個場景。

由於這是一副卷軸,我們必須從卷軸的概念入手,才容易理解這畫的邏輯。顧閎中為了把韓熙載的夜生活,鉅細靡遺的報告給李後主,可謂費了相當的心思。

卷軸,是傳統中國繪畫的一門獨特表現手法。把卷軸一一舒展開來時,它本身就是一個時間軸。甚至,是不同場景的切換,轉場。

不了解這,我們看卷軸便會納悶:怎麼時空這麼混亂?怎麼有些人一再重複出現?顧閎中是不是很厲害的密探,不得而知。

但,他畫出來的〈夜宴圖〉,超厲害。這圖有五個場景。

第一個場景,賓客們或站或立,樂伎彈奏琵琶。畫面上,看得出,南唐的官服,保留了唐朝的樣式,也等於說明南唐是以繼承「大唐」做為政治號召的。

韓熙載在現場。

他坐在坐榻上,視線投向表演琵琶的女子。但,引人好奇的是,他的臉,很淡漠。琵琶演奏什麼樂曲?我們不得而知。但推測,既然迎賓,總不會是哀怨曲目吧!韓熙載幹嘛一副漫不經心的神態呢?

做主人的,沒必要裝酷吧!我賣個關子,我們慢慢沿著卷軸,慢慢看。一幅畫,伏筆了南唐的國運。一幅卷軸上,說一整晚韓熙載的豪門宴。如果是西畫的畫風,會從單一視角,縱貫宴會全貌,遠近大小,有清楚的視差。

可是,你看〈韓熙載夜宴圖〉,無法從現在我們接受的西洋繪畫觀點切入。一幅平行的卷軸,是時間序列的推陳,是空間結構的並立。

〈夜宴圖〉第一景,韓熙載陪賓客一塊欣賞琵琶演奏。他一臉茫然。

第二景呢?他換了件寬容袍子,幹嘛呢?他的寵妓王屋山上場了。韓熙載非常寵愛她。畫面上,她擺了一個舞姿,後人考證,她跳的是〈六么〉,也就是,唐詩裡常見的〈綠腰〉。

韓熙載親自為她擊羯鼓。賓客有人在一旁起鬨,擊掌助興,我們固然無法從畫面上,聽到現場的擊鼓聲,助興叫喊聲,但畫面之生動,千百年後,依然可以讓我們聯想到現場的激動。

但,要注意,韓熙載的表情,還是很漠然。

第二景裡,有一位僧人。這僧人在南唐蠻有名氣的,叫德明和尚。日後,南唐要亡國前,宋軍兵臨城下時,李後主還在聽這位和尚講經,來撫平自己的恐懼。

第一景到第二景,是用一張床榻做區隔。跳到第二景,空間換了,時間也往夜裡移動了。第三景,是隔了一道屏風。

舞蹈,擊鼓,表演告一段落。韓熙載入內更衣,休憩。他坐在榻上,畫面上,數一數有七位女侍在服侍他。

你不必驚訝,歷史記載,韓熙載最多時,府內蓄養的伎妾超過百餘人!一間內室,七位女侍服侍他,看來非常寫實。這一方面顯示韓熙載的奢華,又何嘗不顯示南唐的繁榮呢!

休息過後,晚宴另一段高峰開始。

第四景,韓熙載換了更為輕鬆的服裝出場。他袒露肚子,輕搖方扇,在跟一位女侍說話。

但畫面上,五位美麗的管樂手,組成的室內管樂團,正神情愉悅的吹奏。旁邊坐著一位男士手執拍板,顯然在指揮這支女子管樂團。他就是南唐有名的樂師,教坊副使李家明。

這人以後還會在李後主的記憶裡,一再浮現。因為「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那教坊樂隊臨別的哀歌,仍然是由李家明指揮的。

終於,第五景了。夜宴還是要結束的。

韓熙載親自送客。他揮手致意。有的賓客流連不去。有的,還纏著美麗女侍。有的,明顯往外走了,還有女侍隔著屏風,對他款款細語。

這裡面。還是有故事的。韓熙載終其一生,當不了宰相,看來這幅〈夜宴圖〉,說明了一切。

但,他日子過這麼好,他夜夜可以笙歌,他為何還是一副「我,好不快樂啊~」的要死不活一張撲克臉呢?

他的心思,我再慢慢告訴你。不知人在汴京的李後主,後來想明白了嗎?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