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十七

·4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十七
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十七

〈無奈夜長人不寐。赤子之心就是你的初衷〉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從心底直接流瀉而下的感情最重要。這應該是,李後主的詞,最厲害,最迷人的地方。

我們千百年後,再讀那些文字,毫無懸念,就是被渲染到。

李後主本身的故事,當然提供了我們對這些詞,未讀先轟動的吸引力。但,關鍵是,讀的當下,沒有窒礙。讀過之後,餘音嫋嫋,韻味十足。

這才是李後主詞,能流傳至今,不退流行的神秘處。為何,那些詞,可以從他內心宛如流水一般,直接傾瀉到我們的心靈深處呢?

王國維的解謎是,赤子之心。

赤子之心,就是未受到塵世,世俗,太多干擾的人性本色。用英文來講,或許primary color,原色,本色,最貼切。

人,很難一塵不染。但,人可以在很多處境下,保有單純的眼光,單純的視野,看待周邊人事,自身處境。換句話說,客觀上,你當然不可能一塵不染,但主觀上,你卻可以努力的,盡量的,讓自己不把世界複雜化。

也可以說,某種天真,某種愚騃,某種單純,也可以是我們因應世界的方式。反正,世界再複雜,我就是我,我就是用我的方式去面對,就是了。

王國維說,詞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亦多少表明了,文學創作者的初衷吧。沒有一顆赤子之心,幹嘛來寫作呢?

或者,也可以說,一旦你進入寫作狀態,「赤子之心」便必然會在瞬間呈現,讓你得以暫時脫離現實,遠離塵囂,忘卻世俗,看到自己的「初衷」。

很玄嗎?其實一點也不。舉個例子吧。不妨舉個現實狀態與寫作狀態,非常極端落差的例子。

曹操是一代梟雄。但,他可同時是政治人物裡,文采一流的好手。三國演義鼎足而三的人物中,劉備也好,孫權也罷,無一是他文采的對手。

我們讀他的〈短歌行〉,信手拈來,很多金句,至今是不是仍然很有感?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人生苦短啊~)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杯底不要飼金魚啦~)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爲君故,沉吟至今。」(我的心裡只有你啊~)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誰能了解我的哀愁是怎麼一回事啊~)

為何我們在讀曹操的〈短歌行〉時,會暫時忘掉他在三國演義裡的刻板印象呢?

只因為,文學的魅力,把我們帶進他的內心深處,讓我們看到當時不可一世的梟雄,竟然也有望月興嘆,感覺自身相對於宇宙的浩瀚,竟如此渺小的時刻!

那當下,他,不是跟你,給我,一樣嗎?我們都只是塵世間的一粒沙,時光飛逝中的一瞬,而已。這就是,「赤子之心」的當下,是人的「初衷」在「瞬間」被文學捕捉下來了。

但,並不是所有試圖創作的人,試圖去捕捉那一瞬間赤子之心呈現時刻的創作者,都有辦法傳遞給你,他要的感受,以及,你會起共鳴的感受,他,創作者,有無找到最適切的方式,顯然還是因人而異。

在梵谷還沒有找到他要的,如漩渦一般翻騰的心思表現手法之前,你很難懂他的孤獨與熱情如何激盪於心。他一旦找到了,你突然在那幅〈星空下〉,便怔住了,便震撼了。我們的心,我們的內在,原來亦曾如此之攪動,只因為,我們有一顆敏感,脆弱,渴望人家懂你的靈魂!在還沒有人能敲開你的心扉 前,我們且獨自仰望星空,承受自己內心的翻騰吧!

敏感,細緻的李後主,其實是一直懂得生命裡的孤獨與無奈的。

「深院靜,小庭空,斷續寒砧斷續風。無奈夜長人不寐,數聲和月到簾櫳。」他仰望星空,感覺某種蒼涼與孤獨。九百年後,梵谷仰望夜空,寂寞如是。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