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十八

·4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十八
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十八

〈別時容易見時難。李後主能把普通文字渲染出驚人魔力!〉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單憑「赤子之心」,也可能僅會寫出極為膚淺的作品,許多暢銷但通俗的文字,不都是這樣!

要把赤子之心,轉成感人肺腑的文字,而且提煉至有藝術感染力的層次,說真的,運用文字,必須是高手。但高手,很容易讓人誤解。以為用得越炫,越奇,越酷,越深奧,就是文字高手。

唐朝詩人李賀,推敲文字,幾近執迷不悟,但整體的詩創作,卻差李白、杜甫極遠!恰如其分,剛剛好,即使普通的文字,亦能製造驚奇效果。

「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請問,哪一個字,不一般般?但極為普普的幾個字,組合起來,就氣勢雄偉,意境深遠,厲害吧!

在詩詞的歷史上,文字高手不乏其人。因為,詩詞,都有格律,都有公式,在一定的韻腳要求下,選適當的字放進去。

這的確考驗一位詩人,詞人的能耐。但,很多寫詩填詞的人,或許,可以用很恰當或很漂亮的詞彙,卻不一定能傳遞準確的感受給你!

難怪,王國維在評價溫庭筠、韋莊、李後主三人的詞時,會說:溫庭筠「句秀」,很會用詞藻,文句很美;韋莊「骨秀」,就是骨肉,骨架很棒,很有內容,美在內涵;但李後主呢?則是「神秀」,神是指從精神,氣質,整個散發出來的光采。

了解句秀,骨秀,神秀,三者的差異後,我們再回顧一下,是不是有一種感覺,句秀是詞藻賣弄,骨秀是內涵質感,但神秀就幾乎是神人的風采,渾然天成了。

但,你若仔細回想,我們所引用的李後主的詞,他的用字,遣詞,造句,幾乎很少艱澀的字眼,或過於難解的意象,對不對?然而,你讀過他的詞,卻又是感觸,印象如此之深!是不是?

這無疑是李後主,了不起的成就。淺語有致,淡語有味。李後主充分發揮了語言越簡單,感情越直接,渲染力更強烈的文字功夫。

我們之前比較宋徽宗的〈燕山亭〉,同樣是亡國之君的傷痛,為何渲染不如李後主?就是太做作!同樣是用文字發抒由衷的感情,為何最終失之於做作?

文字太造作!什麼樣的文字造作?轉折太多,語意太複雜,用字遣詞無法轉軌到閱讀者的頻道上時,我們就覺得造作!我們不妨再讀另一首,李後主痛苦思念故國的知名詞作〈浪淘沙令〉。

沒有一句用典故。沒有一個字,是複雜深奧的。描述的景,講述的情,都是我們人生體驗裡,很容易發生共鳴的經驗。但,經過李後主的文字排比後,一下子,化學反應便出來了!

你看,「窗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很普通吧!下雨了,連下了幾天的春雨,你意態闌珊。好無聊啊~躺在床上,被子遮不住初春清晨的寒冷。

再看,「夢裡不知身是客,一响貪歡。」也很容易懂吧!夜裡做夢,竟然忘了自己身在異國,他鄉,還以為是在自己熟悉的故國,故鄉,於是安逸的享受那些往昔的歡樂。

再看再看,「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夢醒時分,一陣茫然,你也曾有過吧?醒來,才知道一切都改變了,回不去了。醒來的你,千萬不要一個人依著欄杆望向故國方向。因為,離開容易,想要再見,絕無可能了!你越憑欄眺望,心越糾結啊~

再看再看再看看,「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春雨打落花朵,落入水面,隨波而去。流水無情,一如春光逝去,永不回頭。天上,人間,永遠相隔。

春雨,春寒,春夢。

夢裡,夢醒,糾結。

憑欄,眺望,思鄉。

花落,水流,無望。

每一則意象,都簡單不過。每一個字,詞,都沒啥了不得。至少,很多詞人,都是會用的字詞。但,被李後主放進他的調色盤裡,一挪一移,每個字串,立刻有了顏色,多了感情,添了音聲。

你彷彿,也是那位被囚禁的帝王,在亡國之痛,懊悔之恨裡,反覆掙扎,難以原諒自己。日以繼夜,無法成眠。

千百年後,張愛玲的用詞遣詞,也說了,字是有顏色,有音符,會跳舞的。

當然也會,深深拉住你,在時代的夾縫中,沉吟。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