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我跑著,歲月在後頭追趕,希望在前頭等著!

·5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我跑著,歲月在後頭追趕,希望在前頭等著!
蔡詩萍》我跑著,歲月在後頭追趕,希望在前頭等著!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既然報名成功,那你還能賴在床上,混吃等死嗎?五點鐘吧,晨光微微,我似乎是在窗外的鳥鳴聲中模糊醒來的。秋天的清晨,還是微微寒意的。

讓你想賴床,想找一百個理由,明天再說吧,明天不是還連續假期嗎?明天再跑吧!但,我腦海裡仍然很務實的快速跑了一圈。

萬金石全馬已經從去年延到今年,又從三月延到十一月,終於決定開跑了,你能辜負它嗎?你能辜負自己嗎?你能辜負千千萬萬的台灣同胞嗎?(欸,最後這一句太誇張,像周星馳電影對白,算了,刪掉!)你對得起自己,最重要。

萬金石之後,十二月是台北馬。

去年你跑過半馬後,在河濱那一段鎩羽,最後坐著回收車,蹭回跑場,一路上看著車外持續在奮戰的跑者,你不是很懊惱,很後悔嗎?你再不起床,再不出門,再不練習,你今年除非不去,若是去了,你要再重蹈覆轍嗎?蛤,蛤,你這痞子,你這懶鬼,你這胖子!?

突然之間,「你這胖子」這句話,瞬間電到我。

因為這是我家太座,近來為了激勵我,不時稱呼我的抬頭,取代了一貫的阿娜答,親愛的,老公,蔡大哥⋯⋯你這胖子,還在混啊!我醒了!

我站起身,熱了開水,拿出咖啡,打開冰箱,拿出兩片吐司,換上短褲短衫,走到魚缸旁,魚群一擁而上,嘴巴眨巴眨巴的,我倒了魚食,望著牠們上下搶食。

吃完吐司,喝了兩熱咖啡,坐下來,穿上襪子,在膝蓋上,套入護膝,支撐膝蓋上下的肌肉,第一次認真的考慮適應有護膝的長跑,沒辦法,太座叮嚀很久了,再不聽話,跑完回家喊膝蓋痛,連罰跪也會跪不下去的,與其那樣,不如聽話吧!

我望望魚缸,魚群已經把倒進的飼料,狼吞虎嚥,一掃而盡了。我靠近魚缸,魚群又在眨巴眨巴的,我歎口氣,魚兒啊魚兒,不是我不再餵你們,是你們不可以變成「胖子魚」啊!知道嗎?

我出門了。六點的清晨,陽光升起,但溫度適宜,跑起來,非常舒服。沿著社區,往山上跑。都是上坡。我有感受到護膝勒在膝蓋上下發揮的效果,彷彿整個膝蓋是在一種有力的呵護下,被推擠著往前,往上跑。

膝蓋沒問題。但,呼吸有點吃力了。停了好一陣子沒練跑了,突然發現心臟跟腳步,是兩個平行線。而感覺它們今天不太和諧的,則是我的呼吸。

上坡一公里後,我的呼吸似乎不能協調我的心跳,我的心跳也似乎不太喜歡我的腳步,我感覺心跳很混亂,我感覺腳步很踉蹌,我感覺呼吸很急促,一個跑者知道,這樣子,撐不了太久的,你必須重新來過。

我放慢腳步,試著把亂了套的呼吸,調勻稱,兩步一吸,兩步一吐,兩步一吸,兩步一吐⋯⋯

漸漸的,漸漸的,來了,回來了,你知道那感覺回來了,像車子在高速公路上,穩穩的行駛後,引擎非常穩定的運轉的聲音,你真知道,一旦這樣,大概就可以穩穩的,往前跑下去了。

剩下的,只是你久未練跑的腿部肌肉,能持續多久罷了。我慢慢的,往前,往上坡跑。

我不急。我只是一個馬拉松全馬班的後段生,跑完是我的使命感,累積一場又一場,是我的宿命。跑完百馬,你就可以退休了。我跟自己說,也跟擔心我膝蓋的太座說,跑完百馬,我就可以退休了。以後,就跑著好玩,即可。

我慢慢跑著,連假第一天,跑在山路上,有一種改過向善,除惡務盡的新感覺。這條山路,我跑了十六年多了,女兒多大,我就在這山路上跑多久。

我們是在女兒要誕生地球前,決定搬家到這眺望木柵新店的山腰上,樹木一叢叢,鳥兒一群群,我們可以帶著她散步,帶著她看山看樹看鳥看蛇看一個世界的緩緩呈現。

而今,她已經十六歲了。我要繼續跑啊繼續跑。跑到她大學畢業的,跑到她成為一個有自己人生的青年。

我要繼續跑啊跑,跑到她戀愛,她結婚。我要繼續跑啊跑的,跑到牽著我家太座,看盡人生風華,看盡我們自己的白髮蒼蒼。

你還能不起床,不出門,不運動,不氣喘吁吁,不調節自己的呼吸自己的體能自己的人生嗎?

我緩緩跑著,歲月在後頭追趕,希望在前頭等著,我緩緩跑著,今年的萬金石,今年的台北馬,必須成功!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