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熱愛馬拉松的人,自己完賽,絕不作弊!

·4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熱愛馬拉松的人,自己完賽,絕不作弊!
蔡詩萍》熱愛馬拉松的人,自己完賽,絕不作弊!

跑完田中馬,完成我的第十一個全馬後,休息兩天,又稍稍做點運動,準備隔週去活水湖226三鐵接力。

怎知,突然傳出田中馬「代跑」而又上凸台領獎的事件!我是完全無法理解「代跑」的心理狀態。身為一個後段班的馬拉松跑者,我從來沒想過自己可以上凸台,領獎。

因為,真要那麼做,我就必須把跑馬,當成專業來看待,從平日的訓練,到參賽的積極,但那實在不是我這個人,「這個蔡詩萍當很久了」的人,的性格。

我也許可以在其它事務上,拚一些前茅,但跑馬,我就是把它當成自我鍛鍊,當成對自己中年以後的人生,一種持之以恆的自我期許。

因而,認真跑,每一次都不放棄。即便,在跑之前,可能由於狀況不佳,天候不佳,而考慮放棄。即便,在跑的過程中,由於體力不支,或路況比自己預期的更為吃力,而跑得齜牙裂嘴。

但我都不會想到「作弊」這檔事!跑步,不就是跑步嗎?跑步,不就是用自己的肉身,去見證自己的意志力,去堅持自己以為的某種存在的意義嗎?

如果可以作弊,作了弊又有什麼意思呢?有人替你代跑,因而,讓你得了名次,上了凸台,但那又怎樣呢?那個獎牌,甚至那份獎品,會因為這樣而榮光你自己身為跑者的意義嗎?

人生有太多的競爭,的確牽扯到利益的多寡,權力的爭奪,名位的有無,使得我們或許要無所不用其極的,去「舞弊」去「作弊」。但,正因為如此,我們不該在跑馬這件事情上,更珍惜它的單純性,它的初衷性嗎?

我們多數去跑馬的人,都不是跑步專業。

我們知道,我們在槍響的那一瞬間,就注定是跑不贏肯亞的高手,台灣的國腳,甚至,跑不贏,能在三小時左右完賽的一些pro級業餘好手!

但我們為何要跑?!我們之所以要跑,是熱愛跑步帶給我們的意義。

我們能靠著自己的肉身,在漫長的柏油路上,跑出超越自己年齡的活力,跑出超越日常平凡的自我,跑出我們「迎向一個可能更好的自己」!

每一次跑全馬,我都知道自己不可能是世界上跑最快的人,但,我應該放棄嗎?我應該去找個跑得飛快的人,「代跑」而讓我上凸台。領獎,接受掌聲嗎?

我如果這樣想,就完全背離了我「跑步的初衷」。我的跑步初衷是,再慢,也是我的跑步人生。我不能跑贏別人,但我至少要「跑出自己」,不是嗎?一旦作弊了,一切,都是枉然。

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跑步是為了自己,是「不為什麼而為的」,堅持跑下去的自己。

我們,都很平凡。但我們持續的跑馬拉松。要說,馬拉松有什麼意義,請回過頭,看看歷史吧。

那位從前線,獨自奔跑過馬拉松原野的雅典士兵菲迪皮德斯,一個人,吃力的跑,奮進的跑,孤獨的跑,跑回他的國家雅典,告訴國人,他們打贏了,他們以寡擊眾,打贏了波斯。

沒有人替他代跑。一路上,他只有一個信念,跑回去,報佳音。即便最後倒下,也要倒在終點線上!這就是跑馬的意義。你若問我,為何要跑?即便跑這麼慢?

我會告訴你,這是我的人生,這是我的「一個人的馬拉松」,我只想每次都完成它。代跑,作弊,在馬拉松的世界,是可恥的!不屬於真正的馬拉松人!

誰是真正的馬拉松人呢?2015年我在日本宮崎跑馬。三十幾公里後,我已經沒力了。但我還是慢慢穿越一個跑在我前頭的,身形一拐一拐的跑者,穿過他時,我幾乎當下流淚。

他是一名腦性麻痺患者,一張臉或許由於已經跑了三十幾公里而更形扭曲,但他看到我望著他,他隨口向我說がんばって(加油)。

那場馬拉松,支撐我完賽的,一個是在寒風中等在終點線的我妻子,另一個,無疑是在三十幾公里處跟我交錯的那位跑者。

真正的馬拉松人,不作弊,自己完賽!

作者為知名作家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