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詩人老友羅智成的《荒涼糖果店》,得獎啦!

·5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詩人老友羅智成的《荒涼糖果店》,得獎啦!
蔡詩萍》詩人老友羅智成的《荒涼糖果店》,得獎啦!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2021台灣文學金典獎名單裡,不少老友,但唯一的詩集入選,則是我的死黨大詩人羅智成,我們一貫叫他「羅某」。

得獎的作品,是他的新作《荒涼糖果店》。新書發表會,一如之前幾次的慣例,他會「盡量搞大」,但「沒有資源」!沒有資源,又要盡量搞大,怎麼辦呢?當然是靠「他的創意×他的朋友」啦!

我忝為他的死黨,從來都是他新書發表「首選的」「御用的」主持人,加上我的「外型勉強不差」「聲音差可迷人」,因此,我也常常是他新書「朗誦隊」的一員。

對,朗誦隊,你不必懷疑,他可是「詩壇教皇」啊,於是,每次新書堂堂上市,怎麼不像教皇出巡一樣呢!?當然要有「唱詩班」在前面引導啊!

是的,我們這群朋友,無分老中青,就是他的「唱詩班」,他的「朗誦隊」。我們,可不是隨便就可以找來朗讀的喔!不信的話,你讓其他詩人「請我們試試看!?

但,我們,老中青都有,帥哥文青,美女作家,始終都在「羅某他老人家的身旁」,硬是會隨著羅某的來電,在我們心底想「靠,又來了!」但嘴巴發出的最後一節字卻是「那好吧,我來喬喬看,盡量挪開其他事情吧!」,然後,一次又一次的,他的新書發表會,我們都在!

是的,我們最終,都是「挪開其他事的」,因為,在我們的友情中,有哪一件事,可以比「羅某出新詩集」,來得更重要呢!於是,一次又一次,一本接一本的,印象中,這些年,我幾乎沒缺席過。

當然,我也不能缺席,我若缺席了,那羅某他可麻煩大了,我可是「一人兼顧三角的」:可以當主持人,可以當朗讀隊員,還可以,幫他現場招呼各路文壇人馬。

為何?因為我們的朋友圈很接近,因為,我們都是橫跨老中青三代的老文青了啊!

但,我必須說,雖然,每次羅某他總是「無事不登三寶殿」,而我,也總是無法推卻這份幾十年老友的情誼,但我真的必須說,我很為有他這麼一位詩人朋友,感到驕傲。

我自己年輕也寫過詩,但自知才情不足。甚且,我很早便往知性議論的方向走,對詩需要凝聚字句,在意象鋪排中,傳遞密碼的精煉功夫,我實在沒有了耐性。但,我一直在讀詩,這是數十年來沒變的。

透過讀詩,我可以彌補年少放棄這條路的遺憾;但也透過讀詩,我不時提醒自己,在寫散文,寫評論時,不忘句子的提煉,句子的詩情化,有時確實會起到振奮人心的效果!

我對羅某最敬佩的是,很多詩人,把詩當成性之所至,真情流露的平台;也不乏把詩,當成感時憂國的利刃;當然,也有詩人,把詩切入生命的感懷,意義的探求。

但羅某無論在前述的哪一方領域,都顯得遊刃有餘,從容自得。

做為他的老朋友,我幾乎從認識他伊始,大約二十七八歲吧,我就很驚嘆,他平素聊天的語言,就是含金量非常高的「詩句」,這讓我相信,詩人固然可以「勤奮寫出來」,但「天份+勤奮」則勢必銳不可擋!

透過羅某,我相繼認識他的年少老友夏宇、楊澤,我就越發相信,詩壇一如其他知識、文化的領域,在某一階段,某一群人蜂擁而至的「群聚效應」,剛巧促成一個輝煌的年代,就是剛巧,就是他們,別無理由了。

然而,羅某最讓我折服的,不是他一直在寫詩,(也有其他詩人一直在寫,跨過了時間的平蕪,歲月的山巒)而是,他始終把詩當成自己思索世界「何以如此」的工具,理解人間之荒蕪,舒緩自己之焦慮不安的平台,於是,這幾年,羅某的「故事雲」,企圖很明顯,詩是要繼續寫的,然則,詩也是要繼續提升,提煉的,於是,龐大規模的「詩劇」,逐年呈現了。

今年得獎的《荒涼糖果店》,完全展現他縱橫揮灑文字的功力,但尤其讓我們不能忽略的,是他一貫綿密思索人生困惑,知識陷阱,以及,生命花園裏撲朔迷離之幻象的哲思。

我知道很多人對「詩」還是有所疑慮,覺得不好懂。可是,人生好懂的事,您以為有多少呢?是不是每次跨過一道艱難的門檻後,你都會有「人生不枉此行」的按讚呢!

如果,這樣,我推薦您,讀讀羅智成的詩,讀讀《荒涼糖果店》,裡面,有著我們反思生命的很多道密碼。

「時間忘得太快

而我忘得太慢

我將繼續牽掛

繼續成長

直到和世界

相互遺忘」

《荒涼糖果店》的最終段,如此糾纏著我們個人生命與浩瀚時間的糾纏。羅某,沒關係,我們繼續牽掛,我們繼續不成熟,我們繼續忘得太慢關於我們的一切。

下次出詩集,再找我,我必然在。直到有一天,世界遺忘我們,我們揮別世界。但,詩還在,執著還在。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