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這就是一場赤裸裸「二桃殺三士」的疫苗爭奪戰!

·4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這就是一場赤裸裸「二桃殺三士」的疫苗爭奪戰!
蔡詩萍》這就是一場赤裸裸「二桃殺三士」的疫苗爭奪戰!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看著媒體一批又一批的,揭露誰不按規定,施打了疫苗,我心底很清楚,這些被揭露的人,很難逃脫來自民眾,來自網民的,犀利攻勢了!

我並沒有「獵巫式」的興奮,或竊喜,有的,只是淡淡的悲哀。或許,是因為其中也有不少我認識的人,其中甚至不乏我敬重的人!因而,這份感受便尤其複雜了。

藍綠名嘴,或偏向藍綠的媒體政論節目,八成也很尷尬,要罵嘛,鐵定也傷到同路人!不罵嗎?怪怪的,放著這麼好的嗜血題材不碰,怪怪的!

移送檢調後要不要公布名單,已經不是問題重點了,初步露出來的名人,已經很令媒體興奮了,不過,仍有一些政論主持人,媒體主播,現身其中,這些媒體要怎麼在「嗜血獵巫」與「客觀報導」之間選擇,我也非常之好奇?!

由於打疫苗,需要健保卡,所以,理論上,誰打了,根本不是秘密。即使他們承認不按規定先打了,好像在法律上,也沒有什麼罰則,是吧?

所以,撐它幾天也就過去了,頂多是很尷尬,要被嘲笑,要被酸言酸雨語一陣子吧!

但,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造成,一堆名人,有頭有臉,卻在被告知「可以讓你打一劑」的剎那,失去了平日的精明,平日的冷靜呢?我非常好奇,卻也非常感嘆。

難道,是疫情的嚴峻,是疫苗的欠缺,促使人的本能,「趨利避害」,「自私自利」浮出水面嗎?

其實我很不願意唱高調,因為,換成是我,自己年紀不小,家有八十幾,九十幾的雙親,我們又苦等疫苗遲遲不到時,我們會不焦慮嗎?

如果平日的人脈,此時此刻,暗中告訴你,「來吧,不會有人知道的」,我會不怦然心動嗎?

倘若,這樣設身處地的想,也許我也就可以理解,那些名人何以在瞬間失去判斷的心情了,畢竟,疫情嚴峻,每天數百人染疫,每天都有二十幾人身亡,而「隧道的盡頭在哪?」還不得而知,這時候能插隊上車,你如有機會,你會怎麼辦?擠上去,說謝謝;還是毅然決然說不,謝謝你!

但問題的本質是,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有多少人,能被列入「被特別關照的」名單內呢?

從「好心肝」診所,從雲林縣,等等的案例來看,關係一方面是「自己人的內圈關係」,例如志工關係,另一方面呢,則是「外緣的做關係圈」,例如拉攏政經名人。

這就讓我們感受到,「關係」的確是一種資產,人脈的資產,也讓我們看到「名人」也確實是一張好用的名片,在稀有的資源上,「關係與名人」都成了,分配資源的重要依據。

然而,對為數眾多的一般民眾而言,那,「我們」算什麼呢?「我們」就該「坐以待斃」嗎?

當「你們」這些有關係,有辦法的「特殊一群人」,對上「我們」這群沒關系,沒辦法的「普通老百姓」時,這不就是社會矛盾的凸顯,不就是社會公平正義的日思喪鐘嗎?

這才是,「好心肝」名單,揭露的陰暗與震撼面!這,社會,不公平!但何以如此呢?始作俑者呢?毫無疑問,是「資源的缺乏」,是「疫苗的嚴重缺乏」!

資源缺乏,就必須管制,管制不徹底,就會有漏洞有特權,有漏洞有特權,就會使人懷疑管制措施不當,這反覆的質疑,勢必拖垮一個社會的互信、共識基礎!這不也是,當前疫苗缺乏下,「二桃殺三士」的困境嗎?

「給我疫苗,其餘免談!」在未來幾個月裡,台灣社會的焦慮與憤怒,才是我們要面對的重大危機!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