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被迫改革?馬英九3面向釋疑了

·5 分鐘 (閱讀時間)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資深媒體人黃清龍閱讀故總統蔣經國日記,做出「蔣經國並不是個改革者,他的改革是被迫的」評論。前總統馬英九今(24)以他曾為蔣經國秘書,以及解嚴、開放探親、國會改選三面向近身觀察替蔣掛保證,指他未有「被迫改革」的印象,稱讚蔣經國出身威權體制,卻能親手終結威權體制,值得永遠追思、懷念。

蔣經國、馬英九(組合圖)
蔣經國、馬英九(組合圖)

《蔣經國日記揭密》作者黃清龍傾日前發文表示,他傾向同意,蔣經國生前最後幾年的改革,是不得已而為之的改變。黃認為,蔣經國並不是個改革者,他的改革是被迫的,且如果不是蔣經國晚年的身體不行了,如果不是兒子太不成材,蔣會不會在最後做出同樣的決定,恐怕還是個疑問。

馬英九下午在臉書發文,最近有一種說法,指蔣經國晚年推動政經改革是出於情勢所迫、政躬違和與子嗣不賢,他深感詫異。謹以擔任蔣秘書6年多的經驗,從「解除臺灣戒嚴」、「開放大陸探親」、「國會全面改選」這三個面向,分享我的觀察。

馬英九說,臺灣從1949年宣布戒嚴,到1987年解嚴,前後38年。1985年,前美軍顧問團團長、蔣經國的好友戚烈拉(Richard G. Ciccolella)將軍來函,建議解除臺灣戒嚴,因為戒嚴在西方是國家遭遇危急情勢時才採取的措施,臺灣並沒到那種程度,何不解除戒嚴,丟掉這個有損國家形象的大包袱?

馬英九回憶,當時蔣經國找他去問:「戒嚴」這個字的英文是什麼?馬回應說,是martial law。蔣要馬查報西方社會對戒嚴的看法。馬英九說,他查了大英、大美百科全書,以及布萊克法律辭典、韋氏大辭典等書後回報,martial law在英文的意思是military control(軍事管制)或no law at all(無法無天),蔣經國了不以為然地說:「臺灣哪有軍事管制,也沒有無法無天啊!」

馬英九接著說,一年後,1986年10月7日,蔣經國接見美國華盛頓郵報發行人葛蘭姆(Katherine Graham)女士,被問到戒嚴時主動表示:「我國將在制定國家安全法令後解除戒嚴並開放組黨。」當時在現場擔任翻譯的馬英九說,當時彷彿遭電流通過般震撼,心想臺灣的歷史將就此改寫了。他印象所及,當時包括駐美代表錢復、旅美教授丘宏達在內的有識之士,也曾作出同樣建議。

1987年3月下旬,馬轉述,蔣經國突然問他:「英九,最近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馬說,這一個月來,有一群老兵在西門町遊行請願,希望回大陸探親;事實上,這兩年已有上名萬老兵偷偷從香港入境大陸探親了。當時,立委趙少康、洪昭男、李勝峰也在立法院聯合質詢,建議開放大陸探親。蔣經國經國說,這事已經交代當時的總統府副秘書長張祖詒了,請馬去看他。

馬轉述,張祖詒當時告訴他,蔣經國已決定開放大陸探親,要他草擬方案呈報,原則上透過紅十字會經香港進行。經連串修正核報,該方案於當年11月2日實施。馬認為,蔣經國這個石破天驚的決定,尊重了民意,照顧了老兵,也改變了兩岸關係。

1987年11月底,馬說,蔣經國突然要他到七海寓所見面,那時已病得不輕的他躺在床上,問他國會改選案的進度。馬說,進度卡在有些國大代表主張設立「大陸代表制」以延續中華民國法統。蔣問馬,政府當年遷臺,有沒有宣布我們在這裡還是代表全中國?馬說,似乎沒有發表過這類聲明,蔣要馬再去查一查。

馬英九接著轉述,他當時再赴七海寓所向蔣經國回報,政府從成都遷到臺北,並沒有發佈任何相關聲明;蔣經國就說,其實只要是根據《中華民國憲法》選出的代表,當然就代表中華民國法統,不需要再設「大陸代表制」。馬表示,他聽了心中一寬,輕鬆無比,走出七海寓所,抬頭望見滿天星斗,由衷敬佩蔣經國的英明與睿智。這項決定,排除了國會全面改選的主要障礙,讓臺灣的政治民主化,再向前邁進一大步。

馬英九強調,蔣經國從善如流,擇善固執,從未有他是「被迫改革」的印象。他說,蔣經國最令他敬佩的,就是出身威權體制,卻能親手終結威權體制,為國家人民留下可大可久的民主根基,值得國人永遠追思懷念。

更多三立新聞網報導
李眉蓁被爆打…命理師卜卦頭「帶枷鎖入獄」:退選辭議員
美軍將在南海開火!專家:與印度2路夾擊中共
11月前美發動懲中戰爭?專家驚曝熱點:海南核潛艇基地
論文火燒國民黨…李乾龍竟對江啟臣搖頭:李眉蓁不受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