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子昂專欄:多元但不團結的民主黨

新新聞 蕭子昂
風傳媒

民主黨痛恨川普,但是多元的民主黨是否可以團結推出一位吸引中間選民的候選人,在年底的總統大選打敗川普,讓政黨再次輪替?

雙政黨運作是美國的民主模式。脫英建國時期就有兩個黨派:漢彌爾頓(Alexander Hamilton,現在百老匯最夯的歌舞劇主角)建立的聯邦黨(Federalist),親英、主張聯邦政府集權;另一邊是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二十元美鈔上的人頭)主導的民主共和黨,反英、主張州政府自治。民主共和黨打敗聯邦黨之後改組,在一八二八年成立今天的民主黨。今天的共和黨則成立於一八五四年。

被歧視的少數團體互相排斥

美國有南北之分。共和黨第一個總統是林肯(Abraham Lincoln),討厭他的南方各州很自然地支持民主黨。但是第二次大戰之後,美國民權運動啟動,這兩個黨開始調整方向,共和黨往右走,民主黨向左轉,結果兩黨愈走愈遠,只是意識形態的差距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大。

紅色的共和黨以大象為象徵。黨員思想傳統保守、篤信自由經濟、反對墮胎、支持槍枝擁有權、支持低稅率小政府。黨員多為白人基督徒。

藍色的民主黨以驢子為象徵。黨員多元開放,支持各種平權運動、社會福利、槍枝管制。 黨員包括各種少數族裔、多元性傾向、不同宗教信仰。

美國雖然認為自己的國家是一個民族大熔爐,但是光看藍紅兩黨的黨員就會覺得諷刺:共和黨多為保守白人、異性戀、基督徒,民主黨則是「其他」,如同一個彩虹聯盟。

保守白人有共同歷史文化跟價值觀,所以共和黨容易團結,尤其當他們覺得自己的傳統價值受到威脅時。民主黨則是少數團體組合而成,他們的共同點是爭取平權,希望跟主流白人平起平坐。

但糟糕的是,這些被歧視的少數團體又往往相互排斥。例如,黑人不喜歡亞裔,亞裔看不起西語裔,西語裔多為天主教徒不能接受同性戀……。雖然民主黨有共識把川普(Donald Trump)拉下來,但是民主黨卻很難達成共識推出一位候選人。

以初選的「黑馬」布塔加智(Pete Buttigieg)為例,他三十出頭,有哈佛、牛津大學學歷,曾任海軍軍官,在阿富汗服役,有南灣市長經歷,是出櫃已婚的同性戀者。在眾多「長輩」候選人中,他備受注意,在愛荷華跟新罕布什爾兩個白人州表現亮眼。

2020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South Bend)前市長布德賈吉(Pete Buttigieg)。(AP)
2020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South Bend)前市長布德賈吉(Pete Buttigieg)。(AP)

2020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South Bend)前市長布德賈吉(Pete Buttigieg)。(資料照,AP)

但布塔加智始終得不到黑人跟西語裔選民的支持。理由很簡單,黑人文化上不認同同性戀;西語裔則多是天主教徒,排斥同性戀者。所以他在多族裔的內華達州表現就明顯落後。

民主黨害怕桑德斯的社會主義

這次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初選是有史以來最多元的一次,總共有二十五位候選人宣布參加。經歷三州初選,眾多候選人相繼退出,現在剩下九位,暫時領先的是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只是我懷疑他能否保持領先,最後贏得民主黨提名。

嚴格說起來,桑德斯並非民主黨員。他一九九○年以無黨派的身分在佛蒙特州當選聯邦眾議員。雖然在國會與民主黨合作,但他仍持續保持無黨派的身分,有點像是台北市長柯文哲在第一次競選市長時,與民進黨的那種合作關係:理念不同,但是有共同敵人,所以一起合作。

桑德斯四年前沒有入黨就參加民主黨初選,所以民主黨事後也增加了「桑德斯條款」,要求所有參選者簽屬「忠黨聲明書」。去年桑德斯「自願」簽屬聲明,說自己是「忠實的民主黨黨員」。雖說如此,但因為桑德斯自認是社會主義信徒,黨中央對他一直有所疑慮,擔心民主黨會被他的左傾思想綁架,背離美國「反共」、「懷疑社會主義」的主流價值觀。

桑德斯四年前在民主黨初選輸給希拉蕊(Hillary Clinton)。他競選經驗豐富,現在有充分的競選資金,有年輕積極的鐵粉,有黨內攻擊力最強的網軍。雖然領先群雄,但是在表現最好的內華達州,還是沒有突破五成的得票率。他的社會主義思想,讓他難以贏得中間選民的支持。

其實四年前的初選,就傳出黨中央支持希拉蕊,暗中干預選舉,不讓桑德斯當選。未來可以預期民主黨內部還是會有類似的干預,嘗試整合過半不支持桑德斯的黨員,希望能夠選出一位被中間選民接受的候選人。

美國民主黨初選參選人桑德斯(AP)
美國民主黨初選參選人桑德斯(AP)

美國民主黨初選參選人桑德斯因為偏向社會主義,很難贏得中間選民支持。(AP)

富豪彭博寄望超級星期二

有可能後來居上的候選人是拜登(Joe Biden)跟富豪彭博(Michael Bloomberg)。彭博去年十一月才宣布參選,他刻意不登記參加二月份的四個小州初選,花大錢做宣傳,包括在超級盃買競選廣告,希望在三月三日的超級星期二(Super Tuesday,十四州同一天進行初選)一鳴驚人。

多元的民主黨能否在七月十三日舉行的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Democratic National Convention)之前達成共識,推出一位得到過半選票的候選人?還是會發生「爭議性黨代表大會」 (Contested Convention)?預知後續發展,請大家持續關注這場精彩大戲。

*本文原刊《新新聞》1721期,授權轉載。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蕭子昂專欄:大英帝國藉「五眼」還魂
相關報導》 蕭子昂專欄:川普是習大大的好朋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