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徐行觀點》G7是外交峰會 不是抗中同盟

·4 分鐘 (閱讀時間)
G7領袖峰會會後聯合公報,首度強調維護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並鼓勵以和平方式解決兩岸議題。   圖:翻攝蔡英文 Tsai Ing-wen臉書
G7領袖峰會會後聯合公報,首度強調維護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並鼓勵以和平方式解決兩岸議題。 圖:翻攝蔡英文 Tsai Ing-wen臉書

[新頭殼newtalk] 拜登希望重建聯盟,並表明美國回來了。但梅克爾表示,歐洲將「會對我們不能接受的事上直言不諱」,也沒有忘記美英兩國在疫情最嚴重時期拒絕出口疫苗;但歐盟縱使接種疫苗進度緩慢,仍沒有阻止疫苗出口到英美兩國。拜登與梅克爾談話的南轅北轍,正顯露美歐之間的分歧,如果七大國無法整合為一個同盟關係,則每年的首腦峰會不過是各言爾志的外交聯誼會罷了。

七大工業國集團(G7)高峰會周日閉幕,各國與會領袖在台海、對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氣候變遷上展現團結一致的立場,美國總統拜登在爭取各國聯合對抗中國大陸違反國際規範上,也達成了這次美國與會的初步目標。接著,在北約年會中,拜登的與會也再次證明了帶頭大哥的影響力,雙方在聯合公報中強調北約將中國視為系統性的挑戰,這無疑的可以視為拜登就任後的個人大勝利。

拜登在這次的英國峰會中展現了個人的外交魅力與領導長才,讓他等於把川普過去四年自認為打得很好的「反中牌」完全搶了過來。在七國的峰會聯合宣言中,美國的連橫合縱之下促成了七國領袖承認中國威脅的重要性,其中,在有關台海和平議題,G7公報中首度提到台灣,強調「台灣海峽和平穩定的重要性,並鼓勵和平解決兩岸議題」。「我們仍然嚴重關切東海和南海的情勢,並強烈反對一切片面改變現狀並加深緊張的企圖 」。另外對於中國問題,最後公報對中國大陸的措辭談不上溫和,公報「敦促中國尊重人權和基本自由,特別是在新疆問題上,此外還呼籲中國大陸尊重《中英聯合聲明》以及《基本法》,保障香港高度自治、港人自由和其他權利」。此外G7峰會也意有所指地呼籲,「按照專家建議,由WHO組織在中國進行及時、透明、專家主導和基於科學的第二階段新冠病毒溯源研究」,這根本就是要跟中國算清楚新冠病毒,計較誰才是罪魁禍首的意思。

然而,歐洲國家雖然不願當面打臉拜登,接受在聯合公報中強調中國為世界帶來的挑戰,但是在實際上卻對於所謂「中國威脅論」抱持著較為軟性的姿態。歐洲領袖們擔心措辭太強硬會激怒北京,因此在公報強迫勞動一段中沒有明白提及中國大陸。法國總統馬克宏則盼望能繼續就氣候變遷等議題和中國大陸有效交流,強調應對中國大陸有所尊重。義大利總理德拉基則表示,公報表達與會領袖同意在中國大陸關係上依據三原則:氣候變化在內的全球問題有必要合作,經濟上競爭的現實,以及有必要公開表達民主國家和中國之間價值觀的差異。

歐洲國家對於反中不像拜登表現的這麼強烈,主要的原因當然是考量中國市場上龐大經濟利益,不願意得罪中國之外;在距離上,歐洲對中國威脅的感受不如中東與東歐帶給歐盟的壓力大,再說這個時節,防疫才是各國政府抱著頭燒的大問題,面對這個幾乎會人口滅亡的病毒,中國能帶來的威脅感當然就沒這麼高了,還有氣候變遷議題對於歐洲來說是個頭等注意的問題。即使北約年會時,拜登也持續地強調中國對世界各國帶來的壓力,但是,北約的焦點都是放在俄羅斯與中東歐上面,要北約發出對於中國挑戰之言,這與北約成立宗旨是完全背道而馳的。

當然,除了拜登展了個人的魅力與才能外,G7峰會雖然洗臉了中國;在裡子上對於中國的損害卻微乎其微,原因就在於G7不是一個國際組織,他不是經濟聯盟也不是政治或軍事同盟。起始於1973年的G7峰會,初始是為了解決國際經濟與石油危機,並沒有固定的辦公處所與工作人員,僅僅是每一年由主辦國的外交與經濟人員辦理與籌備之,這樣的組成性質就讓G7成為各說各話,抒發己見的國際聯誼場所,真要說帶頭對抗中國可能除了擔心會把世界霸主搶走的美國外,其他六國可能更關心經濟與環境議題勝過對於中國威脅的感受吧。

更多新頭殼報導
蕭徐行觀點》萊豬公投會成為台美TIFA復談的絆腳石嗎?
蕭徐行觀點》風雨疫苗來 日美有情更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