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礁公投戰 抉擇的難題|珍愛藻礁公投(上)|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陳沿佐 採訪/撰稿 鄭至惟 攝影/剪輯

12月18日四大公投案即將登場,其中被外界稱為珍愛藻礁公投的第20案,不僅是史上頭一起環境公投案,投票結果更攸關台灣生態環境保育,及未來數十年的能源發展。公投發起人潘忠政,是一名國小退休教師,他為了保護藻礁,和生態夥伴們全國奔走,召開超過100場記者會,跟政府激烈對抗。然而中油在桃園大潭,興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卻也是配合政府的減煤增氣計畫,因為能源轉型和維持穩定供電都迫在眉睫!這場公投戰的始末,前進現場,帶您了解。

綿長壯麗的桃園大潭海岸,迎來入冬以來,最強一波東北季風。每年秋季到隔年春天,殼狀珊瑚藻進入活躍期,在潮來潮往間,吐露一抹嫣紅,這道美麗海岸,成為全體國人注目焦點。一片千年藻礁,一座天然氣接收站,引爆台灣有史以來,首場環境公投戰。

經過層層安檢,換上防護裝備,華視新聞小組,申請進入鮮少對外開放的禁區,直擊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施工現場。目前三接工程,已經接近50%的總體進度,中油液化天然氣工程處處長黃榮裕說:「跟各位介紹,我們背景後面看到的,是目前棧橋全長742公尺,這742公尺我們是採大跨距的,有75公尺的跨距,也有110公尺的跨距。」大型吊臂突出海面,工作人員忙碌穿梭,交織成桃園濱海最獨特的景象。

2015年中油配合政府減煤增氣政策,啟動第三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投資計畫,站址就選定在大潭藻礁區,但也引爆一場,能源轉型與生態保育間的激烈角力。記者陳沿佐說:「引爆這場環境公投戰的,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目前工程正在如火如荼進行當中。現在外界都十分關心,這些施作工程,難道不會影響當地生態嗎?」

中油代理董事長李順欽說:「為什麼一定要蓋三接,而且非趕快蓋不可?因為政府希望2025年達到非核家園,天然氣主要用在發電部分,我們會在2025年達到50%的配比,基於區域平衡,我們希望在北部,也有一個接收站。」跟著中油工程人員,走近海岸最前線,由超過20個沉箱組成的,像鯨魚般浮出海面,成為離岸工業港,人工抵禦海潮的第一道防線。黃榮裕說:「我們現在施作的是,靠北側的北防波堤,1號到37號沉箱。目前1到22號沉箱,已經定位完成。」

巨型鋼柱深入海床60公尺,一釘一槌,打造政府對未來三十年,能源轉型的想像。但浩大工程卻也被質疑,將成為破壞海岸樣貌的巨獸。現在看到那個紫紅色的,就是會造礁的殼狀珊瑚藻。頂著寒風,長期守護藻礁的桃園新坡國小退休教師潘忠政,帶著採訪小組,來到退潮後的潮間帶,一睹藻礁廬山真面目。

珍愛藻礁公投領銜潘忠政說:「它被沙子覆蓋,你現在看到是這個樣子,但裡面其實就是殼狀珊瑚藻。」輕輕拭去表面漂沙,殼狀珊瑚藻展現真實美麗姿態,桃園大潭這片具有世界遺產價值的珍貴藻礁地景,每年僅成長0.1公分,歷經7500年,才形成你我眼前的壯闊景緻。潘忠政說:「東海大學劉少倫博士,他找到24種會造礁的殼狀珊瑚藻,發現到19種世界新種,怎麼可以在還沒有全面了解它,就破壞它呢。」

繼續往海的方向前進,沿途隨處可見,令人驚嘆的生態奇景。這個叫觀塘無常軟珊瑚,會用無常來命名。就是說他感嘆觀塘的命運,真的是無常,應該要被保護的,一直被政府唬弄,現在它的命運,還是不知道會怎麼樣。」這個是柴山多背孔珊瑚,褐黃比較毛茸茸的。小小的觸手隨波漂搖,模樣十分討喜,牠是柴山多背孔珊瑚,2012年被發表為世界新種,2017年,由農委會公告為瀕臨絕種第一級保育類,如今面臨中油三接開發,命運岌岌可危。

潘忠政說:「這裡如果被長期做港,港外面要有防波堤,防波堤做了之後,這邊的海浪的形式就會改變。」工程尚未完工,潘忠政卻發現,當地生態已經悄悄變了樣。潘忠政說:「我們過去在岸邊很少見,這些都是藻礁屍體,如果不是中油工程的話,這裡不會有這麼多,突然冒出來的藻礁的礁體。

心痛指著遠方工地,潘忠政懷疑中油開發,就是一切問題的主因,擔心生態萬劫不復。2020年潘忠政領銜發起珍愛藻礁公投,要求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遷離桃園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他的行動,獲得各界串聯挺身支持,而爭議焦點,主流民意站在哪一方,將牽動台灣的未來。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