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蘭夫人會客室】敬一杯! 那些金馬獎好導演的青春弒戀

·5 分鐘 (閱讀時間)
 鍾孟宏兩年前以《陽光普照》拿多項大獎,今年又以《瀑布》拿最佳影片等獎項,創作力驚人。
鍾孟宏兩年前以《陽光普照》拿多項大獎,今年又以《瀑布》拿最佳影片等獎項,創作力驚人。

今年金馬獎的最佳導演頒給了羅卓瑤,她前面4次入圍都落空,卻無損持續創作的企圖心,鍾孟宏導演獎雖拱手讓賢,但他拿到了最高榮譽的劇情片大獎!這些導演年年在金馬獎相愛、相殺,正好可以何蔚庭正在上映的《青春弒戀》形容之,所謂好導演,都在人生長河對電影執著不放棄吧?然後在金馬盛典上一次又一次的淬鍊燃燒!導演不一定得到他想要的獎,至少在金馬獎影史上留下一筆,並有粉絲陪著揮灑青春。

就算已是拿獎常客,仍然兢兢業業不鬆懈,這種精神,才是後輩該記住不忘的。

何蔚庭新片《青春弒戀》刻畫了Z世代的空虛與執著、相愛與相殺,金馬58,也是他拿過最佳新導演獎項後的首次入圍最佳導演獎,《青》片男主角正是金馬58盛典主持人林柏宏,電影描述5位背景、個性迥異的年輕男女尋愛過程,談的是霸道強取、曲意承歡、靈肉掙扎、成長迷惘等等因缺乏愛而扭曲的靈魂。

何蔚庭讓觀眾透過演員林哲熹,在《青》片重溫了台灣新電影甜美又遺憾的滋味,而丁寧一角母性的安慰、洞悉一切的包容,則如畫外音般警惕著無人引導的青春險惡。

每年好導演們都上演一場「青春弒戀」,各自帶著對作品、對金馬獎的愛戀執著來一場廝殺!圖為都以《青春弒戀》入圍的陳庭妮(右)和李沐(左)。
每年好導演們都上演一場「青春弒戀」,各自帶著對作品、對金馬獎的愛戀執著來一場廝殺!圖為都以《青春弒戀》入圍的陳庭妮(右)和李沐(左)。

《青春弒戀》不如何蔚庭上一部《幸福城市》容易入口,然而《幸》片2018年拿到多倫多國際影展的站台首獎,卻在金馬獎連影片、導演都沒入圍,因為那年張藝謀等強敵太多了。

如果一直努力,好導演總有機會和金馬獎沾上邊的,一直督促自己進步轉變的導演,新作品就會令人期待。

但是獎座只有一個,所以「入圍就是肯定」這句話不是安慰劑,是擲地有聲的鼓舞,盼望你持續用作品讓這個世界更美好。

《陽光普照》在金馬獎幾乎大滿貫獲獎,導演鍾孟宏2年後又端出技術、風格不同的《瀑布》,好導演一直求好求變的精神值得後輩效法。
《陽光普照》在金馬獎幾乎大滿貫獲獎,導演鍾孟宏2年後又端出技術、風格不同的《瀑布》,好導演一直求好求變的精神值得後輩效法。

例如鍾孟宏的《陽光普照》被認為是登峰造極之作,兩年後他交出的《瀑布》在技術、風格上都改變許多,探究問題直指核心的犀利,也不見得能討觀眾喜歡,但他在短時間內拍出這2年疫情打擊人類身心的時代意義非比尋常,即使已是拿獎常客,仍然兢兢業業不鬆懈,這種精神,才是後輩該記住不忘的。

鍾孟宏的《陽光普照》被認為是登峰造極之作,2年後他交出的《瀑布》在技術、風格上都改變許多。
鍾孟宏的《陽光普照》被認為是登峰造極之作,2年後他交出的《瀑布》在技術、風格上都改變許多。

「入圍就是肯定」的好導演,在58屆金馬獎看見羅卓瑤作品《花果飄零》格外有感。羅卓瑤80年代起就拍了不少膾炙人口作品,然而之前4次入圍最佳導演全都落空…原來她和李安《囍宴》這些影片交手過啊!

看羅卓瑤入圍紀錄,簡直一秒 把金馬獎30年風華帶到眼前。
看羅卓瑤入圍紀錄,簡直一秒 把金馬獎30年風華帶到眼前。

包括27屆《愛在他鄉的季節》(那年遇上《滾滾紅塵》嚴浩)、30屆《秋月》(遇到《囍宴》李安)、33屆《浮生》(遇到《陽光爛的日子》姜文)、46屆《如夢》(遇到《不能沒有你》戴立忍)。61歲羅卓瑤的作品入圍紀錄,彷彿一秒就把金馬獎30年的大片風華帶到眼前!

羅卓瑤在香港電影輝煌時期風格獨具,她的電影很多都和移民有關,新作《花果飄零》也是以移民在外的視野包裝,連結了過去和現在的香港與澳門、藝術自由與革命的青春身影,電影如詩般深刻、如夢囈般揪心難捨,小品而蘊意極深,獻聲演出的羅卓瑤更是才情迸發,令人佩服她的創作力量強大。

九把刀是明星般才子,也有萬眾注目的起落發展和領悟,《月老》看見他的狂放有了圓融成熟。
九把刀是明星般才子,也有萬眾注目的起落發展和領悟,《月老》看見他的狂放有了圓融成熟。

羅卓瑤拿下金馬獎最佳導演,評審形容她的資源非常有限,但她完全不妥協,就像沒有武器卻內功深厚的高手,憑己之力如手工般打造出來《花果飄零》,這部影片非常特殊,而且只能在大銀幕上觀賞才能領略影片的深意。花果飄零4字,乍聽非常悲悽,但下一句是靈根自植,其實是充滿希望的。

31歲阮鳳儀以《美國女孩》強勢攻入金馬獎,並拿下新導演獎,把程偉豪、九把刀從台灣新生代推進了中生代,這兩位商業、藝術兼容並蓄發展的導演,其中程偉豪從拿金馬獎最佳短片、入圍新導演和今年以《緝魂》角逐最佳導演,一路在類型片中展現創作才華,未來如能紮紮實實繼續在導演路上努力,肯定大放光芒。

程偉豪從拿金馬獎最佳短片、入圍新導演和今年以《緝魂》角逐最佳導演,一路在類型片中展現創作才華。
程偉豪從拿金馬獎最佳短片、入圍新導演和今年以《緝魂》角逐最佳導演,一路在類型片中展現創作才華。

九把刀是明星般才子,也有萬眾注目的起落發展和領悟,《月老》看見他的狂放有了圓融成熟,雖然只入圍影片、沒入圍導演,但他幾部戲身兼原作、編劇和導演,一條龍式的主控很不容易,上一部《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更風格丕變,對社會控訴強勁狠烈,只要九把刀不停的戰鬥,在票房大賣之外的擁抱獎項,肯定指日可待。

這些好導演們可以老,但一定要一直在作品裡傳達青春與人生百味啊。感謝每年金馬獎提醒我們:進戲院支持一下好導演吧!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蘭蘭夫人會客室】帥痞子陳柏霖的歡樂世界
【蘭蘭夫人會客室】小心回憶會咬人 黃秋生
【蘭蘭夫人會客室(上)】人生轉角遇見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