虱目魚小子、香蕉王再醜到國際! John Oliver:台灣熱愛即拋的吉祥物 他點出荒謬風景充斥全台的關鍵

·5 分鐘 (閱讀時間)

曾經「醜」哭日本大叔的虱目魚小子再度躍上國際舞台!美國知名脫口秀主持人奧利佛(John Oliver)昨(25)日在《上週今夜秀》(Last Week Tonight)首度以犀利不失幽默的角度大談台灣。

節目開場,奧利佛就以北門虱目魚小子、旗山香蕉王等台灣最醜吉祥物梗圖開場,後更直接點出,台灣各縣市熱愛生產一堆有趣吉祥物,結果隔年就棄置在地下車庫。雖然節目仍關注近期台海緊張關係,以及台灣主權問題,但有趣的自製梗圖曝光後引發不少網友熱議。

確實,實際走入台灣鄉間,不少觀光區、商圈入口處,總有一隻半新不舊且燦笑吉祥物迎客,不少台灣年輕人還會衝著驚人吉祥物,來一趟荒謬藝術之旅。

為何台灣荒謬離奇的吉祥物們,已多到成為外國人眼中的風景?

全台經典吉祥物 你記得哪些?

看文章之前,先來腦力激盪一下,看看這三隻官方近年力推的吉祥物你認得多少?

問一:這隻曾在2019年奪下公領域吉祥物票選前5名,猜猜是哪個部門的台灣黑熊分身?

答:觀光局的黑熊隊長Oh Bear「喔熊」!只是臉書粉絲頁目前已經停工....

問二:這兩隻吉祥物在代言某縣市大型活動後即失業,目前全家族轉職中!

答:台中石虎家族!原為台中花博吉祥物,失業後,從2019年開始擔任台中吉祥物。

問三:這隻吉祥物從2016年開始擔任原住民族產業推廣親善大使,目前仍天天活躍在原民會臉書粉絲頁,至今服役已5年。

答:部落小鷹

上述三隻「吉祥物」,皆是源自台灣數年前掀起的吉祥物風潮,不分中央與地方政府讀目的,就要藉由吉祥物「賣萌」提高民眾的接受度,能創造龐大的周邊文化產業與觀光收入;然而,這些斥資高額公帑的委託設計,卻甚少能夠真正印入台灣人的腦海。

吉祥物氾濫、宣傳短暫 人民腦中難有印象

爬梳台灣最早吉祥物行銷成功案例,為統一超商在2005年委託日本電通設計推出「OPEN小將」,一系列相關人物和設定背景印象,不僅吸引大批台灣粉絲,也受不少日本人喜愛。

隨著企業端吉祥物的成功案例,台灣中央、地方公部門也陸續將觀光行銷、政令宣導導入代言玩偶的素材,希望藉由賣萌的角色設計,拉近與民眾之間的距離。如:交通部自2016年起也與日本公司合作,推出虛擬觀光親善大使「台灣喔熊」,以台灣黑熊為意象推廣台灣觀光。

然而,成功吸引超高人氣的吉祥物僅為少數。台北市議員許淑華就曾在北市議會質詢時,北市15個局處前後斥資450萬元推出36隻吉祥物,一字排開站在北市長柯文哲身後,眼花撩亂的程度連市長本人都搞不清楚,頻問「你(代表)哪個局處的」?

除了台北外,高雄市政府也曾有高達40隻吉祥;光是北高「官方」吉祥物相加就有76隻,台南市「魚頭君」、屏東縣「蔥寶」等令人眼花撩亂,深植民眾腦海者當然是少數。加上「吉祥物」行銷概念設計也應用在台灣大型節慶活動,如歷年台北燈及的主燈,從2016年福祿猴、2017年小奇雞、2018年幸福魔力狗、2019年百變豬寶等,民眾在領完年度提燈、節目煙火散去後,即拋諸腦後。

圖說:台南北門區吉祥物虱目魚小子曾因「醜」哭日本大叔,一夕爆紅!後更被台灣網友票選為台灣最醜吉祥物之一。(圖:蕭婷方攝影)

台灣多小型企業 以在地化元素作為文化象徵的基本素材

世新觀光系副教授陳墀吉指出,台灣觀光發展多是小型企業,難以像美國迪士尼等進行大規模的行銷與生產,因此以在地文化與歷史等元素,作為文化象徵的基本素材」,讓地方的風土成為地方特色,將在地生命力賦予在產品中,走出自己的路。

從以往經驗來看,「越是在地、越可能吸引外來者(觀光客)的興趣;反之,若未與地方文化結合的吉祥物,或是沒有在地內涵、流於表象,就很容易被遺忘。」陳墀吉說。

陳墀吉說明,早期政府推動地方產業、農村再生與社區營造等,大多都是政策性主導、由上而下推展,由於吉祥物能具象化當地內涵行銷,在地人就自然而然地推出,但是外地人沒有認同就容易不以為然,加上地方為了接受補助遷就資源、調整方向,最後形成四不像,反而喪失在地獨特性的魅力。

他更點出地方吉祥物推動失敗的主要因素就是「錢」、「人」,吉祥物推動地方產業觀光,很容易因為公部門經費中斷、或是在地組織間衝突難以延續,最後只剩下「空殼」尷尬地在當地。

陳墀吉認為,創造一隻「有印象且有意義」的吉祥物,不僅要有當地的產業模式,也需要專業,當地居民在產商在地意識後,要能與公部門、學術界合作,中央與地方協調、內外平衡長久經營。


更多今周刊文章
沒60歲就提前退休,勞保+國保「雙年金」該怎麼領最划算?月薪4萬多算給你看
「本金小賺太慢」銀行行員借信貸買股,股價52元跌剩4元,賠光一整年薪水的3個慘痛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