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蘭悲歌2】一盆100元 上街擺攤只求活下去

蔡碧月
CTWANT
新冠肺炎重創花卉產業,人生中第一次擺攤的「美芳蘭園」老闆吳奕儒,從台南遠赴台北圓山花博公園叫賣蝴蝶蘭。(圖/張文玠攝)
新冠肺炎重創花卉產業,人生中第一次擺攤的「美芳蘭園」老闆吳奕儒,從台南遠赴台北圓山花博公園叫賣蝴蝶蘭。(圖/張文玠攝)

新冠肺炎爆發後,花卉產業盛傳「300多戶蘭花農,今年可能倒一半」的風聲。為了幫助花農,農糧署在台北圓山花博公園舉辦花卉促銷活動,4月18日這天,種蝴蝶蘭一輩子的吳奕儒特地從台南拉一卡車蘭花北上,人生第一次擺攤,市價200元一盆的蝴蝶蘭,叫賣100元,這是疫情爆發後,他第一次看到買氣,心情既興奮又緊張,即便客人一問半小時也不嫌煩。

吳奕儒是彰化人,從小喜歡種花,大學聯考選填志願時,瞞著父母放棄陽明大學牙醫系,志願偷偷填了中興大學園藝系,畢業後拚到碩士。他的妻子廖秀真同樣愛花,兩人是同班同學;後來一起考進台糖精農事業部,見證台灣蘭花外銷起飛。

憑著外文及專業能力,吳奕儒從技師升到副執行長只花9年,但月薪9萬元的副執行長只做2年,就追隨不適應國營事業文化的妻子腳步申請優退,此舉讓在台糖糖廠做一輩子當不了官的父親氣炸,罵他為何不滿足?他淡淡回答:「每天都在開會,這種生活根本和種蘭花沒關係!」

見到原本坐辦公室,現在卻為了張羅蘭園大小事而奔波的吳奕儒,吳媽媽心疼地掉淚。(圖/吳奕儒提供)
見到原本坐辦公室,現在卻為了張羅蘭園大小事而奔波的吳奕儒,吳媽媽心疼地掉淚。(圖/吳奕儒提供)

吳奕儒說,故鄉彰化縣的自來水大多抽取地下水,水質中含鈉,比較不適合屬於熱帶植物的蝴蝶蘭,因此才跑到使用「水庫水」的台南市官田區經營蘭園。「我們先購入600坪土地,加上蓋溫室、買種苗等,花了2千多萬元,幸虧媽媽的金援;『美芳』就是我媽媽的名字。」如今,美芳蘭園已擴建到光是溫室就有1800坪。

「美芳蘭園」取名靈感來自吳奕儒的母親,最初占地六百坪,後來擴建到一千八百坪。(圖/宋岱融攝)
「美芳蘭園」取名靈感來自吳奕儒的母親,最初占地六百坪,後來擴建到一千八百坪。(圖/宋岱融攝)

美芳蘭園的電腦自動化溫室,能控制溫濕度,像是蘭花生長時需要維持27.5度高溫,催花梗時夜間要能降到18度,完全不是問題,一整年柴油加電費,平均耗費約200萬元。蘭園剛成立時,母親來探望,見原本坐辦公室的兒子,搬貨一身髒兮兮,返家途中一直哭,心疼他為何把自己搞這麼累。(待續)

見到原本坐辦公室,現在卻為了張羅蘭園大小事而奔波的吳奕儒,吳媽媽心疼地掉淚。(圖/吳奕儒提供)
見到原本坐辦公室,現在卻為了張羅蘭園大小事而奔波的吳奕儒,吳媽媽心疼地掉淚。(圖/吳奕儒提供)

更多 CTWANT 報導
【蝴蝶蘭悲歌3】外銷荷蘭超龜毛 花長太高一律退貨
【酷碰券變變變2】落榜業者「告御狀」 蘇貞昌丟給經濟部
【陽明山大王2】大石壓箱還上鎖 無奈抗猴「連肥皂都吃」

你可能還想看